“长弓先生,有件事情,我得先和您说明一下。”田中的语气有点儿严肃。
“怎么了?”
“中国那句古话怎么说来着,福不是一……”田中有点卡壳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对,对,就是这句。”田中说道。
“你的意思是,咱们还有祸?”
“只能说,咱们的麻烦不止一件吧。
我们之前说的,有位能说中文的主持人,她昨天在外面录制节目,最近旅游行业不太景气,她们出去做个专题。
然后,今天没能赶回来。原因是路况不好,有落石,需要排险。
跟她一起去的,还有一位专职翻译,这位翻译他本来是今晚的画外音翻译之一。
消息是下午通知我的。
我还一直心存侥幸,那条路我也走过几次,通常排险很快的。
我觉得她们应该能赶得回来的。
结果我也是刚刚再次确认了一次,她们还堵在路上,今晚肯定是来不了。”田中说道。
“没有主持人了?问题不大吧,我看您就能客串。”老周说道。
“谢谢您的慧眼,可一般人是当不了主持人的,外貌不及格,对收视率是很大的打击。
我就不能给台里雪上加霜了呀。
但我肯定是要顶上去的,不是主持人,我要去协助画外音。
至于主持人,台里临时协调了一位来救场,也懂些中文。
虽然没有原定的那位好,但请您多担待一下,语速稍慢一些,就基本上可以了。
全场的内容我都要把控的,所以,您也不必担心。
翻译上如果有问题的话,只要我没有更紧急的事,我都会在耳麦里提醒您的。
好的,这个麻烦,也说完了。
感觉还好,对吧?”田中说道。
“额……确实,还好吧,就是我跟主持人对话的时候,吐字清楚一些,语速慢上一些。对吧。
这些对我倒不算什么了,我更头疼的是现场那么多的观众。”老周说道。
“哈哈,长弓先生大可放心,我就在下面第一排坐着,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手势。
我会安排摄影机偏转。
您就是想在台上吃一碗面,我也是有办法给您安排上,而不会穿帮的。”田中说道。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田中的车应该是穿过了市中心。
礼堂就挨着那几条热闹的街区。
田中刚把车子停下,那台身形巨大的转播车也到了。
旁边有些行人经过。
穿着电视台制服的工作人员,向行人介绍今晚的节目。
应该是邀请他们进去当观众。
太过仓促了,连宣传单都没有。
田中等转播车停好了,走过去跟车里的人又交代了几句。
然后,从车里拿了台电脑,这才带着老周进了礼堂。
礼堂里,后排的灯没有开。
黑洞洞的,田中在这里竟然还发现了几位观众。
田中立即过去,又是鞠躬又是劝,才把他们给请到了前排。
本来观众就不够,颗粒归仓吧。
只有前面几排的灯是亮的。
观众都被集中到了靠近中间的位置。
大概能坐两三百位吧,现在还空了一少半儿。
田中给老周指了一个靠边的座位,让他在这里候场。
这里刚好介于明区和暗区的交界处。
舞台上悬挂着一些装饰画,有几个字,好像是这档节目的名称,热力放送加。
有人正在往舞台上摆沙发。
舞台上有台大屏幕的电视,是那种方便移动的。
屏幕上在播放一些片段。
旁边的工作人员在调整大屏幕的位置,争取让现场的各个角度都能看得清。
舞台的两边有字幕机。
是竖排的,每次只能显示两排字。
一般戏曲演出时会用到这个。
今天,正好可以把老周说的中文翻译出来给现场的观众。
老周忽然看到右前方的两位观众,有点奇怪。
他们的衣服穿得好潦草,就是很短小的一件。
脖子上还都系着一根绳子。
这绳子倒是很粗。
而且绳子在座位后面荡了很长的一截。
这要是稍不注意,被人给勾住了绳子,那不就上了绞刑了?
老周耐不住好奇,伸到前面一排去看。
他们还戴着口罩,却不是挂在耳朵上的,而是直接在脑后打了个结。
为什么不挂在耳朵上呢?
啊?他们没有耳朵?
再看一遍,真的没有。
这把老周给吓了一跳。
仔细一想,老周很快也就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田中所说的假观众。
是假人就好。假人就好。
不然老周的身后就是一大片的黑暗,还真有点吓人呢。
假发不错,比我这顶帅气。
这时,田中过来,给老周的胸前别了一支小黑方块儿,这是麦克风。
又给老周的耳朵里塞了一粒白色的耳机。
田中退后了几步,转过头去,老周的耳朵里就传来了田中的声音,“七加十四等于多少?”

老周脱口而出,“二十一。”
结果,这一声直接从舞台后方传了出来。
吓得老周赶紧闭嘴。
田中却走过来,给老周比了个OK。
“长弓先生,一切都很顺利,我就坐在第一排,最左边的那个位置。
一会儿我会在耳机里通知您要做什么。
比如我说可以上台了,您就从这里靠边走,一直走到前面,那里有一段台阶。
您顺着台阶上去就行了。
上台之后,尽量听主持人的安排。
我会给您做声音辅助。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上台之后,应该是坐在那只红色的沙发上。
那里距离台下的我,不到十米。
所以,放轻松就好,一切有我。”
老周想跟田中说话,又怕声音被外放出来,就指着自己胸前的麦克风。
“您可以说话了,外放现在已经关掉了。”田中说道。
“还有……”老周试着轻声说了两个字,确实没有外放出来,才继续说道,“还有几分钟开始?我想去卫生间。”
田中笑了,“还有十几分钟吧,您去吧,半小时内回来就行。
节目开始阶段,不需要您出镜的。
那里,那个门,出去就能看到卫生间了。”
老周站了起来,刚要出去,又转身对田中说道,“我一会儿在台上要是想上卫生间怎么办?
还有,我一会上台的时候,要先迈哪只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