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在非洲当富豪 > 第40章 树上掉下个洋妞
  怎么回事儿?难道又开战啦。

  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的宏伟计划才刚刚开始,就要结束啦?

  “马丁,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地雷爆破呢。对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介绍你跟西尔维娅认识么。西尔维娅就在那里,咱们过去。”

  “这个西尔维娅跟地雷有什么关系?”

  “以前打仗的时候,埋下了不少地雷。战争虽然结束,但是仍然有一些地雷没有爆炸。”

  “这里的居民,出来种地和放牧的时候,有时候就触发了地雷,被炸死炸伤。”

  “那就排雷啊。”

  “可不就排雷么,政府没人管,当地人也管不了,只好联合国管。西尔维娅就是联合国难民署的人,她带着一个排雷小组,正在那里排雷。”

  “刚才的爆炸,就是把排出来的地雷引爆。走,咱们过去看看。”

  还有地雷隐患?

  如果地雷多了,其实跟战争也没什么区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死伤。

  看来想在这里投资办企业,招商引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楚杰克简直无语。

  顺着大坝往前走,就到了水闸。

  水闸没有安装闸门,现在已经落潮,水库里的水正往外流,排到滩涂上,进入大海。

  水闸上面是桥,穿过桥不远就到了对岸,往东走了二百来米远,就到了刚才爆炸的地方。

  六个人正坐着说笑。

  跟楚杰克预期的不同,这六个人都不是白人,也没有黑人,反而都是黄种人。

  但是跟中土又有所不同,身材不高,颧骨有点高,看起来很像是东南亚人。

  一打听,果然如此,六个人都来自高棉。

  这一下,楚杰克就明白了。

  高棉也曾经历经多年战争,交战各方留下了大量的地雷,目前是世界上残留地雷最密集的地方。

  战争虽然结束,但是留下的地雷成为巨大隐患,每年都有不少人被地雷炸死炸伤。

  现在高棉还在进行扫雷工作,由于地雷太多,一些人看到了商机,就靠着扫雷赚钱。

  这几个人就是职业排雷者,受雇佣在这里从事排雷工作,西尔维娅就是他们的头儿,也是古雇主。

  “西尔维娅呢?”

  马丁跟这些人似乎认识。

  “到东边去了,你到信号树那里找一下,或许到树上上网去了。”

  一个看起来是小头目的人说道。

  讲的是法语,虽然不太标准,但楚杰克也会一些法语,还是听明白了。

  明白是明白,但是又糊涂了。

  上网就上网呗,怎么还到树上上网?

  “走,咱们到信号树那里找她。”

  马丁就带着楚杰克向东走去。

  “喂喂喂,马丁,这个信号树,树上上网什是个什么意思?”

  “这里信号不好,那边地势比较高,那棵树看见了么。树上更高,有信号,就到树上打电话,上网。”

  原来如此。

  其实道理挺简单,只是有点儿奇葩。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苏马里果然是个遍地奇葩的神奇国度。

  步行十来分钟,到了距离信号树十来米远的地方停住。

  这是一棵金合欢树,四五米高的样子,树叶密集。

  “西尔维娅,我是马丁,西尔维娅,你在么?”

  马丁喊了好几遍,却没什么反应。

  “可能听不见,到树跟前去看看吧。”

  楚杰克刚要走,被马丁拉住。

  “不要轻易靠近树,也不要轻易上树。”

  “为什么?”

  “树上可能有猎豹,有蛇。”

  这么一说楚杰克就明白了。

  看《动物世界》的时候,就曾经见过非洲草原上,猎豹到树上捕食,或者叼着食物到树上吃,甚至在树上睡觉的故事。

  “我想到树上查一下资料。”

  既然树上有信号,楚杰克就想用手机上网,查一下关于赛拉湾潮汐发电厂的消息,没准儿能找到有用的信息。

  “这也好办,你跑过去,使劲儿在树干上踹一脚,然后大喊大叫。如果有野兽和蛇,受到惊吓,它们就会跑掉。”

  “这招儿管用么?”

  如果猎豹不跑,跟我杠上了,那怎么办?

  “管用,我们在草原上旅行,都是这样。尤其是遇到猴面包树的时候,上面经常有猴子和狒狒,不把它们吓跑,就会攻击你。”

  “好,我试试。”

  楚杰克后退了十来米,助跑几步,然后加速,到了树跟前,一跃而起,大喝一声,踹在树干上,金合欢树一阵摇动。

  “啊!”

  突然间一阵惊叫,就见一个人从树上落了下来。

  然道是西尔维娅?怎么一脚把她给踹下来了?

  楚杰克反应够快,一步穿了过去,接住了这个人。

  但是这人下沉力大,连带着楚杰克也被带倒,两人落在地上。

  那个人在下面,楚杰克就结结实实的压在那人身上,脸都贴在一起。

  楚杰克急忙抬起头,就见到一张美丽的面庞,一张年轻的脸。

  这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一双大眼睛,惊恐地盯着楚杰克,红唇轻轻抖着,却说不出来话。

  只有悠悠的香水味儿,不断地钻进鼻孔。

  真是个大美人儿啊,刚才似乎碰到了她的唇,这算不算是第一次亲密接触?是不是她的初……?

  楚杰克不可救药地胡思乱想起来。

  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喜欢这个样子,这个女子竟然没有挣扎,也没有推开楚杰克,就那么呆着。

  楚杰克也忘了起来,恨不得永远这样下去。

  两双眼睛就这样互相注视着。

  “喂喂喂,杰克,该起来了。西尔维娅,你没事儿吧?”

  该死的马丁,你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尽管恨死了马丁关键时刻出来搅局,但是楚杰克也不得不起来。顺手把女子也扶了起来。

  “你没事儿吧?”

  楚杰克用法语说道。

  西尔维娅活动了一下身体。

  “哦,没事。我叫西尔维娅,马丁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西尔维娅伸出手,楚杰克跟她握握手。

  “我叫楚杰克,你可以叫我杰克,没想到会用这种方式见面。”

  “原来你就是杰克?我听马丁说过你,你是个很优秀的人。对了,你的船好么?”

  西尔维娅眼睛一亮,神情鲜活起来。

  楚杰克看看马丁,觉得顺眼了不少。

  看来这个家伙在西尔维娅面前说了我不少好话,这才叫朋友么。

  “我的船很好,谢谢西尔维娅的关心。”

  “不用客气,我也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接住了我,我此时恐怕要受伤了。”

  “如果不是我踹了树,你也不会掉下来,还请原谅。”

  “没关系,这不怪你,都怪我在树上睡觉。对了,马丁,你为什么不叫我?你做事还是这样,总是不愿意思考么?”

  马丁心里无限委屈。

  我没叫你么?叫了吧。谁知道你会在树上睡觉?

  明明是杰克把你踹下来的,你不怪他,反而来怪我,这是什么道理?

  你们一见面儿就抱在一块儿,若不是我过来,此刻怕是还不分开呢。

  哼,就是一对儿狗男女。都不是好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