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妈是长孙皇后 > 第四十五章 柳七官人
  (早上起来就被认质问我这本书是不是抄袭,被人说抄袭,我居然心中一乐...要是真抄袭就好了,我会鼓励对方举报,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写一本不能签约的书了,我现在双开,这本在写,另外还在写一本(脑仁不够用了),那位大大叫什么来着,哦...阴阳之约书友...欢迎您提供证据举报本书,求求你去找证据过来,如果真的是抄袭,大家就都能看到李安和长孙皇后母子相认了,我应该也不会被寄刀片了,请一定好好的想一想,拜托举报我吧!)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一起在甘露殿商议攻打吐谷浑的时候,我们的李安正好走出了承安大街。

  这一次的事情,让李安那是记忆深刻,要是没有长孙无忌的突然出现,李安的一双胳膊就要废了,所以说怎么可能不记忆深刻,而这一次的事情,也让李安知道,想要在大唐这个时代可以安枕无忧的活下去。

  仅仅的靠头上的这个芝麻绿豆官是绝对不够的,他需要结交贵族,需要拥有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保护自己。

  这里不是现代,现代的话,还有媒体,还有所谓的民主,现在这里是古代,是大唐,那是有等级制度的,李安这个文林郎,虽然算个官,可以在百姓面前摆谱,可是碰到了真正的贵族,那还是狗屁都不是。

  所以呀...李安突然想自己的乾弟了...如果等下次见到李承乾,李安一定要和他联成一条线。

  .........................

  “少爷...你出来了?”

  一出来,李安就见到了一直在外面等着自己的张狞和张烮。

  “你们还没有吃饭吧?”李安问道。

  两人都点点头,李安则是笑了笑道:“走...我请你们吃水盆羊肉。”

  “太好了...!”张烮和张狞都笑了起来,要知道,他们两个从上午一直等到快下午,那是真的太饿了,听到水盆羊肉,那真的是心中大喜。

  李安没有食言,不但是带着两人吃了一顿水盆羊肉,还给两人一人买了一点黄酒喝,其实大唐的黄酒真的不怎么样,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唐人总觉的好喝,可能是因为贵吧。

  就在三人准备启程回里桥村的时候,李安居然遇到了赵钱。

  “李公子...哦...!”赵钱看到李安之后,先是激动的走了上来,不过,等赵钱发现李安身上官服的时候,惊讶的愣了起来。

  李安等人看着赵钱那呆愣的模样,微微的笑了笑。

  一边的张烮则是得意的道:“赵管事,现在我们家公子已经是文林郎了,你要喊大人了。”

  “哦...是...是...真的没有想到,几日不见,李公子已经变成李大了,那个...小人赵钱见过李大人。”说完,赵钱就要跪拜。

  李安则是一把将赵钱给扶助道:“赵先生,我们的关系不必如此,一个小小的文林郎而已,没有必要...!”

  被李安扶起,赵钱那是春风满面,咽了咽口水,赵钱道:“大人为人谦和,有君子之风,也不枉我们家姑娘一直想着大人。”

  “什么...若染姑娘一直想着我们家少爷?”张烮忽然八卦的看着赵钱。

  这边赵钱则是呵呵的笑道:“李大人那人送来诗作一首,自从那日开始,我家柳姑娘就已经被大人的才华所折服,日夜都在苦盼大人可以再次登门指教。

  那时,我家柳姑娘定然扫榻以待。”

  “哇...!”张烮带着一丝坏笑看着李安:“少爷...您可真厉害,要知道柳若染姑娘可是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扫榻以待。”

  “砰...!”李安在张烮的头上敲了一下道:“我看回去的时候,一定要让福四叔对你多加管教,最好是给你找个媳妇,要不然,你呀总是乱说。”

  “嘿嘿...!”张烮的脑袋往后一缩。

  跟着就见李安对着一边的赵钱道:“赵先生,你去帮我向柳姑娘说声谢谢,不过,我暂时还不能和她见面,还有那首诗作,请一定帮我保密。”

  “那是自然...李大人吩咐,我们一定守口如瓶,不过,我们家姑娘是真的很仰慕李大人,这段时间一直都沉浸在李大人的诗词之中,做梦都想着可以和大人再见一面。

  所以大人......!”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李安知道,自己算是欠了一笔桃花债了,也许在现代,你写首诗给女孩,女孩会耻笑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写个酸诗,就想获得一个女孩的青睐,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现代女孩多喜欢的还是金钱,你送个法拉利还差不多,诗的话,那就是个笑话。

  可是这里不是现代呀,这里是古代。

  古代的女人对诗词,那是绝对没有抵抗力,特别是青楼的女子,不相信,呵呵...有人为证呀,谁呀....宋朝柳永。

  柳永年轻时随父到都城东京,因在家中排行老七,所以人称柳七官人。柳七官人生得俊朗,才华独步词坛,又不愿结交达官贵人,于是朝朝楚馆,夜夜秦楼,京城名妓没有不认识他的。而且,哪个妓女若说不认识柳七官人,就会被耻笑,都以结交这个当朝第一才俊为荣。可见,当时的妓女并不一定看重钱财,而是看重男人的才华。所以,东京城里的妓界流传这样的口号: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柳七官人没有工作,又不愿吃父母的,京城三大名妓争着养他,这三大名妓是:陈师师、赵香香、徐冬冬。宋朝名妓散尽千金,只求柳七官人与之一寝,求得一词一诗。

  所以,当柳七终于被人举荐到杭州去任一个县官时,消息传来,东京妓界一片呜咽。临行那天,没有别人送别柳七,全是妓女!柳七有诗为证:

  郊外绿阴千里,掩映红裙十队。惜别语方长,车马催人速去。偷泪,偷泪,那得分身与你!

  红裙一词代指妓女,竟然排成十队之多,而且分别的话儿说不完,真个是长亭更短亭。

  柳七依依不舍告别京城,途经江洲时,闻听当地有一名妓,于是停歇下来。当他来到这个叫谢玉英的妓女住处时,谢玉英正在书房抄写柳七的词,当柳七自报身份时,谢玉英当即跪倒在地说:“贱妾凡胎,不识神仙,望乞恕罪。”看看,都将才子柳七当神仙了。柳七便与谢玉英缠绵了五天。分手时,谢玉英发誓一辈子要当柳七的仆人,从此不再接客,等待着柳七的归来。

  柳七在杭州任官三年后回京,东京妓界欢呼雀跃,柳七又日日与她们相混。谁知有小人告状,认为柳七有“作风问题”,有损干部形象。于是,柳七罢官了。

  柳七罢官后更狂荡不羁,众妓女纷纷安慰他,要那鸟官作甚,俺们养着你!那江洲名妓谢玉英也赶到京城,专门侍候柳七,其他名妓也不眼红,相处甚欢。

  柳七死后,由陈师师成立治丧委员会,各妓家凑份子,将丧事办得热热闹闹。柳七好歹也工作过,但没有一人答理。出葬那天,东京城里无一个妓家不到,哭声震天。有一个羡慕柳七才华的小官悄悄前往想送一程,但见全是妓女,深感惭愧,悄然而返。

  谢玉英竟因忧伤过度,两个月后随柳七西归,也葬在柳七墓边上。自第二年清明起,妓女们都自发地前来祭扫,风气渐渐演变到民间,其他的人也参与祭扫,称为“祭风流冢”。葬柳七的地方叫乐游原,后人写诗描绘道:

  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所以在古代和现代大不同,古代你有才华和现代有钱有权差不多,李安的《清平调》已经深深的击中了柳若染的心,此时要让柳若染为李安去死,那仅仅是一句话的事情。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