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妈是长孙皇后 > 第三十四章 清平调
  李安透过晕红的帐幔,环视了一周这个古代的闺房。床的斜对面是一座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甚是华美无朋,绚丽夺目。梳妆台的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刺绣丝帛,一幅绣的是牡丹花,牡丹不愧是中国的国花,绣的娇艳动人;另一幅绣的也是花,有荷花,蜻蜓,暂称为《蜻蜓荷花图》。

  书桌的左边有扇大大的窗户,窗边的台上放者一支花瓶,正值冬天,插着一枝冬梅,越发显得遗世而独立。花瓶不知道是什么瓷的,有些像家里老式的蓝色饰纹的餐具,不同的是这种蓝还带有墨色。

  屋子的左边用一个屏风隔开了,可是还是隐约可以看到一张琴和一把琵琶。琴只露出个琴头,但还是可以看出来颜色黑暗陈旧,与全屋精美富丽的风格完全不搭。可是却将整间屋子的格调提升了几个档次。

  “你就是李公子呀...!”

  就在李安四周打量的时候,一位女子从房间的一角走了出来。

  “啊...柳姑娘...!”李安连忙的躬身施礼:“融安县李安...!”

  “李公子请坐...!”柳若染微笑着请李安坐下,这个时候,李安看着走出来的柳若染,也终于知道这位柳若染很像自己见过的哪位女星了。

  这位女星李安很喜欢,也很漂亮,不过太容易招黑了。

  “不坐了...!”李安笑着:“柳姑娘可有笔墨,我写完就走。”

  “啊...有的...!”柳若染小小的一个惊讶,因为这还是第一个男子,进了她的闺房着急着离开,很快将笔墨给拿来,然后亲自铺到了书桌上,更是还亲自为李安研磨。

  等墨研好,李安抓起毛笔,蘸了蘸墨汁,挥豪而出。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就在李安写的时候,柳若染也轻轻的念了出来,这第一句刚刚念出,就已经瞬间震撼到了念诗的柳若染,而且是将柳若染给震的是体无完肤。

  两年的时间,柳若染可以说也算是会尽了长安的才子们,那些才子们的诗词也是听了不下千首,可是此时的那些诗词在李安的这首《清平调》一比,那就是彻彻底底的渣渣。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李安接着将《清平调》的后两首也写了出来,写完之后,李安没有署名,而是搁笔抱拳道:“柳姑娘,希望你在赏雪踏梅宴中夺魁。

  李安将《清平调》献之,不过,有一请求,望姑娘不要透露这首《清平调》出自我手,感激不尽。”

  跟着李安拱拱手潇洒离去。

  只剩下柳若染沉浸在诗中,久久不能自拔。

  这首《清平调》是李白的最经典之作,它将杨贵妃的倾城之姿淋漓尽致,脍炙千古...李白通过丰富的想象,以云彩、鲜花等意象来赞美杨贵妃的美貌,每首所表达的重点都不一样。后世文人对这三首《清平调》的评价甚高,《唐诗选胜直解》甚至给出“《清平调》三首章法最妙,情境已尽于此,使人再续不得。”的赞誉。

  《清平调三首》字字华丽美艳,衬托而出人更美,将花与人相提并论,杨贵妃成了牡丹的化身,貌美可做“牡丹仙子”,花美即人美。三首从三个角度来写,第一首只写人美,二首写花美,三首合二为一,中间夹着神话传说与历史典故,将杨贵妃的貌美从人间上升至天上,可谓绝世之姿。

  当然了,此时这首《清平调》歌颂的对象不是杨贵妃了,而是柳若染。

  “女儿...女儿...那个李公子这么快就走了,他写了什么诗给你呀,能不能看呀?”

  李安离开之后,天香楼老鸨急匆匆的就走了进来。

  一进来老鸨就看到柳若染傻呆呆的站在书桌前,看着书桌上的字,跟着老鸨也是带着笑意走到了书桌前看了看道:“那位李公子写的什么呀?”

  只是可惜老鸨是看不明白,虽然可以读出来,但是却不懂里面的精妙之言。

  念了几遍之后,老鸨有些困惑的看着柳若染问道:“女儿...你怎么不说话呀,那位李公子留得诗到底好不好呀?”

  轻轻的摇了两下柳若染,这个时候柳若染才从诗中醒来,醒来之后,柳若染双眼泛泪连喊几声:“李公子...李公子呢?”

  “啊...?”老鸨诧异道:“李公子已经走了,女儿你不知道吗?”

  “怎么...怎么就走了...李公子这样的大才怎么就走了。”柳若染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大才...!”老鸨心中一喜:“女儿,这首诗到底怎么样呀?”

  “这首《清平调》足可流传千古,有了它,赏雪踏梅宴,谁也争不过我,花魁一定是我的。”柳若染说的那叫一个斩钉截铁,但是此时的柳若染还是小看了这首《清平调》的威力,这首《清平调》一出,直接将整个大唐给炸开了锅。

  后面因为《清平调》想要一睹柳若染一面的人,那是如过江之鲤,数之不尽。

  这位柳若染也会凭借这首《清平调》成为长安第一花魁。

  “对了...妈妈...不要将李公子来过天香楼的事情说出去,任何人都不能告诉。”忽然,柳若染放话。

  “这是为什么...如此好的诗,我们也可以帮李公子扬名呀?”老鸨有些不解。

  这个时候柳若染好像想到了什么淡淡的笑了一下道:“李公子这样的大才,会稀罕我们给他传名,他走的时候说过,不能让人知道这首诗是他写的,我们要做到李公子的要求,对了,妈妈...帮我将这首诗裱起来,一定不能弄坏。”

  说完,柳若染的脸颊微微一红。

  ................................

  “少爷...好了?”

  张福四看到李安很快的就走了出来,那是浑身都松了一股劲,他是真的害怕李安在青楼中迷失了自己,现在看李安这么快就出来,那是轻松了不少。

  “出来了...我们回家吧。”李安坐上了大车。

  刚一坐上,张狞立即将车上的羊绒被给李安盖上。

  看到李安坐好,张福四露出笑容道:“好...回家了。”

  跟着一辆大车,三个人迎着正午的阳光,慢慢的往家走去,就在张福四,李安还有张狞回家的时候,长安皇宫之中,李世民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秦琼惊喜的喊道:“秦爱卿,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