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妈是长孙皇后 > 第二十一章 上天的惩罚
  (求推荐票...意大利人是狂...我相信他们!)

  “下雪了...!”

  茜茜站在外面高呼一声,这个时候一边的张福四也是立即喊道:“狞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给少爷的屋子里加点碎碳,记得一定要少爷开一点窗子,可不敢闷在里面烧。”

  “哎...知道了。”张狞应了一声。

  跟着又听张福四喊道:“烮儿,多劈点柴,至少要十天用的,还有...老婆子,该去准备做饭了,茜茜和小麦给豆芽菜浇水。”

  屋子中,听这张福四一一的安排,李安感觉无比的放心。

  “少爷...!”张狞走进了李安的屋中,手中拿这一个小竹筐,竹筐中是一些碎碳。

  走到李安房间中的炭火盆旁边,张狞将筐中碎碳给加了进去,然后拨弄了两下,火就慢慢的升起来了,大唐这个时候,宫廷或者平常人家都会通过炭火盆来为室内取暖,毕竟在那个年代既没有统一的供暖也没有空调暖气等制热设备。所以古代人在天寒地冻的时候想要保暖不被冻死就只能依靠这种比较原始的方法。

  碎碳是最便宜的那种,一般有钱有权的人家用的都是块碳,就是个头很大的那种碳,块碳烧起来持久,不像碎碳一会就要加一次。

  块碳的价格是碎碳的五倍...不过,这些碳也就长安城的百姓用,长安城外的百姓,烧的都是木柴,对他们说再便宜的碳也要用银子买,木柴可是不要银子的。

  李安家用碎碳那是因为这些都是秦丰给的。

  加完了碎碳,张狞就走了,留下李安一个人在那里写写画画...要知道李安曾经为了追求女生学过一段时间素描,所以有一些画画的功底,此时李安正在设计煤炭炉。

  没错,就是可能所有八零后,都使用过的煤炭炉。

  李安也是看了碎煤才想到的,制作煤炭炉很简单,碎煤可以加工厂蜂窝煤,这煤炭炉不但可以取暖,还可以烧水,做饭,如果推出,李安已经看到了火爆的前景。

  当然了...现在李安还没有能力做这件事情,所以李安现在只是想一些自己的想法给记录起来,除了这制作煤炭炉,制作蜂窝煤,李安还设计了一些明朝的家具,因为你要知道大唐的家具,是真的太难坐了。

  连椅子都没有,只有方凳和月牙凳,很不舒服,吃饭用的是案,长方形,四边有拦水线,下有两足板状腿,也没有桌子,李安家用的是自己设计了竹桌。

  李安将记忆中的一些明朝家具给画在了纸上。

  当然了,李安并没有将最值钱的几样东西给画出来,譬如制盐技术,纺织机还有造纸技术...这些李安都没有画,因为这些画出来,那就是震惊大唐的存在,拥有将大唐的科技树点亮的能力,那是不能轻易记录下来的。

  就在李安看着窗外的雪景,孜孜不倦的写写画画的时候,长安宫中,李世民,长孙皇后,李承乾,李泰,李治,李明达一家六口正在立政殿中团聚。

  李世民在四个孩子中,对李承乾最严厉,毕竟是太子,对李泰最为喜欢,对李治也是喜爱,而对这唯一且才刚刚四岁的女儿李明达,也就是兕子那是最为宠爱。

  “父皇...你的胡子好好玩呀。”

  被李世民抱在怀中,兕子肆无忌惮的抚摸着李世民的胡子,李承乾,李泰,李治三人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一切,不过,李世民却一点也不讨厌的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

  还是一边的长孙皇后实在是看不过去,直接将兕子给抱了回来,然后在兕子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道:“不能和你父皇这么闹。”

  “哼...!”小家伙撅起小嘴巴道:“可是父皇也很开心呀,母后打兕子不对,兕子要吃蜜饯果子。”

  “哈哈...!”李世民看着自己乖巧的女儿笑道:“好...你母后打你打的不对...父皇给你做主,今天给你吃蜜饯果子。”

  “哇...太好了...吃蜜饯果子了。”四岁的小兕子开心的拍着小手。

  不过,就在拍着拍着的时候,突然,小兕子开始急促的呼吸了起来,一下接着一下,如果李安这个现代人在这里,一看就知道,这是典型的哮喘。

  哮喘又名支气管哮喘。支气管哮喘是由多种细胞及细胞组分参与的慢性气道炎症,此种炎症常伴随引起气道反应性增高,导致反复发作的喘息、气促、胸闷和(或)咳嗽等症状,多在夜间和(或)凌晨发生,此类症状常伴有广泛而多变的气流阻塞,可以自行或通过治疗而逆转。

  只是现在是在古代大唐,根本就没有治疗的能力,所以这种病是很可怕的,因为一个不甚就容易死亡。

  看到兕子开始急促的呼吸,马上长孙皇后就惊慌的喊道:“传太医,快点传太医。”

  李承乾立即奔跑出了立政殿呼喊:“传太医,传太医。”

  李世民则是来到兕子的身边,不停的抚摸着小家伙的背,这是在给小家伙顺气,立政殿中鸡飞狗跳,大概是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太医来了。

  这位太医就是孙思邈的首徒名叫孙大可,怎么说呢,这位孙大可学到了孙思邈一半的手段,是大唐的太医署的医正,等这位孙太医来了之后,立即给小兕子扎了几针,这几针下去,效果还是明显的。

  很快本来急促喘息的小家伙,缓缓的平静下来,跟着呼吸慢慢的舒缓了起来,这个时候,兕子这个只有四岁的小家伙,很是可怜的看着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道:“父皇,母后,对不起,兕子又发病了,让父皇还有母后又担心了!”

  “哎呀...!”这一说,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眼圈都红了。

  只是两人却强自忍住眼泪不哭出来让兕子担心的道:“这有什么...兕子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好了,我们一家再聚。”

  “嗯...!”小家伙轻轻的点点头,跟着闭上了疲惫的小眼睛。

  看着兕子闭上了眼睛,李世民让长孙皇后在旁照顾,跟着和孙大可来立政殿外,李世民看着孙大可问道:“令师最近有没有和你通信?”

  “陛下恕罪,吾师一直都在山中采药,还不曾出山,所以...!”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李世民叹息一声道:“你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这...!”孙大可有些为难的道:“此气疾其实和皇后娘娘的气疾是一样的,臣真的无能为力,只能等我师父,或许才有一线机会。”

  “哎...!”看了看孙大可,李世民无奈的道:“你先下去吧。”

  “诺...!”孙大可缓缓的退下。

  看到四周无人,李世民又一次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跟着眼圈微微的红了起来,很是痛苦的摇了摇头道:“这是上天对朕杀兄弑弟的惩罚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