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妈是长孙皇后 > 第二十章 天香楼柳若染
  (各位兄弟...书如果有错误的地方,请标明,我好改...历史书很难写,要考证很多的东西,有错误请大家提出来,也标明一下,感激不尽....!)

  小麦额头上的伤口不是很大,三针搞掂,完成之后,在小麦的额头上撒上了云南白药,跟着用干净的绷带给包裹好,然后让张狞给小麦喂了两粒头孢胶囊。

  这头孢是防止细菌感染的,古代死亡率最大的就是细菌感染,很多人看电视都应该知道,古代弓箭手,喜欢在自己的弓箭之上抹上污秽之物,还有那个金汁。

  就是为了造成细菌感染,在古代要是被细菌感染了多半会被烧死。

  人体为什么会发烧,其实人体发烧是人体的一种自救行为,有细菌了,人体斗不过细菌,就提高自身的温度,想要烧死细菌,只是多半人体自己会首先受不了高温。

  “少爷...您还会治病呀?”

  张福四从外面走了进来,早上张福四和自己的妻子去收购黄豆去了,家里的黄豆不好,所以两人重新去找好的黄豆。

  在外面,两人也听到了点风声,赶忙回来了,刚刚回来,就看到李安给小麦用针线缝合伤口,等李安处理好了小麦之后,张福四才走了上来。

  看到张福四,李安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道:“就是一点皮毛,处理外伤还可以,其他的就真的不行了,哦...对了...张婶。”

  听到喊自己,张婶立即应道:“少爷...我在...!”

  “那个小麦头上受了伤,要躺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张婶就废废心,好好照顾小麦,以后小麦也是你们张家的媳妇,去村了里给买几只鸡炖炖...。”

  “呵呵...!”一句你们张家媳妇,让张福四和张婶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少爷就放心吧,我一定精心的伺候着,我还等着抱大孙子呢。”张婶哈哈一笑,跟着走进了房间。

  倒是另一边的张福四小声的问道:“少爷,我听说回来都快没气了,真的没事吧?”

  “谁说没气了...福四叔,你放心好了,就是血流的有些怕人,其实是被石头划的,不太严重,都没有肿起来,现在我将伤口缝合了,又止了血,多补一补,能给你张家生一群孙子。”

  “哈哈...!”张福四听了李安的话,大声的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对了...我去村里买鸡,买肥鸡...!”说着,张福死掉头就跑向里桥村。

  看着开心的张福四,李安也是露出了舒心的微笑。

  时间到是傍晚...和李安预测的一样,小麦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失了点血,然后头被撞的有点疼,其他都好好的,不过,醒来之后,小麦那是好好的哭了一场,没办法,有这样的爹,是真的让小麦有点生不如死。

  后来张婶告诉小麦,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她的那个爹了,因为少爷李安已经花五十两将小麦给买下来了,以后小麦就是李家的人了。

  而且李安已经同意,过了冬,开春就给张狞还有小麦办喜事,这样小麦才算真的安下了心。

  ...........................

  “吃饭了...!”

  一张长长的竹桌上,李安坐在主坐,张福四坐在次坐,这个时候,张婶扶着小麦出来。

  “小麦...你好些了吗?”张狞担心的起身扶住小麦。

  小麦点点头微笑道:“狞哥,我好多了,头也不疼了,这是要来谢谢少爷的救命之恩。”说完,小麦就给李安跪了下来道:“少爷...小麦多谢少爷的救命之恩,以后小麦一定尽心尽力给李家做事。”

  “好...好...起来吧,要不然我狞哥要心疼了,过了冬,等我们有银子了,我就给你们成亲,那个时候,我们好好的热闹热闹,请全村吃上三天的流水席。”李安哈哈一笑。

  “多谢少爷...!”张福四感激的看着李安。

  李安则是呵呵的道:“好了...不要谢来谢去了,我们吃饭吧,我都听见我家茜茜肚子咕噜咕噜叫的声音了。”

  “什么呀...我哪有,少爷就爱乱说。”茜茜小嘴微撅。

  李安嘻嘻一笑:“哦...是少爷的错,少爷听错了,原来是少爷肚子的叫声。”说完,李安一挥手道:“吃饭...!”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小麦真的是感慨良多,而让小麦更感慨的是,等自己落座之后,不但是桌子上的菜,张婶还给自己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鸡汤。

  一时之间,小麦的眼圈之中满是眼泪,这种家的感觉,是小麦很长时间没有体会过的了。

  .................................

  “什么...女孩直接撞石头了,生死未卜?”

  天香楼中,一件雅房中,一位滚圆的老鸨有些诧异的道:“那个小妮子还挺有骨气的,这是宁死不屈呀,可是这冤不冤呀,我买她又不是让她接客,我只是想买给丫鬟给若染用呀、”

  “哎...都怪我,将小翠给放走了,要不然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老鸨说完,坐在老鸨身边的一位清丽的女孩出声了,女孩十六岁左右的样子,长的十分的清新脱俗,是天香楼的头牌柳若染,不折不扣的一名清倌人。

  “女儿...你就别烦心了,还是想想赏雪观梅宴的事情吧...这次长安六大花楼的头牌都会一一到场,我们天香楼要想挤进上等花楼的位置,就靠你这一次的表演了。”

  老鸨的话,让柳若染一个皱眉:“妈妈...我倒是想要挤进去,可是我手中没有好的诗词,我本身就和其他的姐姐们有差距,这次如果没有一首惊艳的诗词,我是不可能获胜的。”

  “哎...这叫什么事情,以前来的那些文人士子个个都说自己才华横溢,可是真的请他们写出一首稍微像样的诗词来,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写的这些简直就是不堪入目。”老鸨气愤的不停。

  后面老鸨有些同情的看着一边的柳若染道:“女儿...这次要是输了,我们天香楼挤不进上等花楼变不成天香阁,那女儿...你很可能就要...!”

  后面的两个字没有说出来,但是柳若染却知道,那是接客两个字,因为她柳若染被人盯上了,这次赏雪观梅宴,自己是背水一战,如果失败,她柳若染只能靠卖身苟活了。

  “我知道...!”柳若染淡淡的起身,然后从自己的荷包中拿出一锭十两的银子递到赵钱的面前道:“赵管事,将这十两帮我送给那位女孩...也帮我道个歉,我是真的不想的...!”

  说完,柳若染默默的离开。

  赵钱带着一丝笑意拿起桌子上的十两银锭,不过,这个时候老鸨却在一边冷冷的道:“赵钱,这十两银子,你要是敢贪一两,老娘就剁了你的脑袋,若染这次没有退路了,你如果还敢对她的钱有坏心思,老娘绝不放过你。”

  “呵呵...!”马上赵钱干笑两声道:“放心吧,我一定将银子一文不少的送到那位女孩的手中,就算那位女孩死了,我也用十两给她买一副上好的寿材。”

  “嗯...这还像句人话。”说完,老鸨带着满意的表情也离开了房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