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97 做戏
  第二日,夏宅果真热闹了起来。先是太子来夏宅要见陆长夏,被那盛好言相劝不管用后,陆长夏这个当家主子才出来又和太子吵了一架,吵架的内容当然是讨厌透了之类的话,那衍在旁边喝着热滋滋的茶抬眼去瞧,二郎腿翘出了天际。

  倒是素月轻牵着竹末的小手,二人四目相对,流了串串珠泪,竹末看着太子气得跳脚,不得不说:“素月,我想太子应该放不下小姐,我相信我还会回来的,你愿意等我吗?”

  素月用袖子擦了擦眼泪道:“你要好好劝劝太子,我也好好劝劝小姐,还有,你武功高强可以随时来看看我吗?”

  竹末似乎很为难,扫了眼太子,终究不忍:“你放心,我一定会来。”

  素月这才安心地点点头又嘱咐道:“太子府好看的姑娘多,你不要拈花惹草,被我知道的话我不会饶了你。”

  竹末破涕为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你放心,竹末这辈子只娶你一人。”说完从脖子上解下一条项链道:“这是十几年前我娘去庙里求的平安福,你带着,就当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可是我没什么给你。”素月有点懊恼和神伤,竟无奈地挠挠头。

  竹末抓住她的肩膀道:“不怕,你在这保重自己。我走了。”

  素月艰难地点点头,抬眼见自己的深爱之人已经飘飘而去,不免心头空落。

  太子和长夏很自然地撕破了脸皮,那衍见太子一行人走了,便笑看着长夏:“我早就看他不顺眼,这下清净了。”

  清净自然是指,赵明熙再也不会来,天际飞过几只白鸽,阳光刺眼,长夏眯眼望了望,便低头回身,故作高兴道:“那是自然,我早就烦透了太子。”

  说完便迈出步子向前走去,而身侧那衍哥哥的声音却响起来:“要想取得重华宫的信任,就要做出点成绩。”

  “我现在没心情害人。”

  他嗤笑道:“谁让你害人了,你可以帮着柳贵妃复宠,皇帝现在只是怀疑,没什么真凭实据证实自己枕边人是个骗子。”

  “先给敌人甜头,让她无比信任自己,然后再一举功之,这是鬼谷老师教我的。”

  那衍点点头:“关于密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长夏侧眸扫了眼那盛,见那盛站在素月身边一副呆呆的样子,说道:“那衍哥哥,你知道这京都的菜价贵成了什么样吗?我不储备粮食,咱们怎么过冬?”

  合着,这丫头叫那盛背着所有人挖地窖,是为了储存秋菜?

  三岁孩童也没有这样好骗吧。

  “别玩的过火,什么事都谨慎为好。”

  “那衍哥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他半低着头道:“下个月长公主寿辰之后,我也要离开夏宅了。”

  他说的黯然,嘴角却微微翘起。俊逸非常的脸上现出一抹忧伤。

  “你要想好,一旦站在太子身边,就是危险来临的时候,或许,衍哥哥你再也回不去了。”

  她望着他,他则半低着头,看着地面的枯草,神色又点哀泣:“我知道,你想换绣闲回来,可是,她不会回来了”

  “就是有一个时辰,能让你们肩上一面,我也愿意一试。”

  他抬起头,黑黝黝的眸子瞧着远处的檐角,似乎在发呆,可那淡淡的眸光中掠过一种叫做哀伤的东西,然后低头笑了下,半侧着身子,将手放在她的头上抚了抚:“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她已经死在狱中了。”

  关于梁朝公良子实一案,孙绣闲不过是个蝼蚁般的小角色,所以,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存在死在了狱中就不足为怪了。

  或者说,张氏恨极了孙绣闲,才会让母族使了点小手腕,杀死了她。

  而那样仙气的女子死的时候居然是笑着的,狱卒将她抬到了天牢之外的旧马车上,与一些刚刚死去的新鲜尸体摞碟在一起,然后转头交代了官夫几句,便嘘吁地笑着拉起旁边的哥们去花坊,谈笑间能听得见,对那位美人的觊觎未得之心。

  长夏虽然和孙绣闲的交情不深,但晓得那衍哥哥心中的悲痛,不免神色忧伤,伸手抓住那衍宽宽的袖口,说道:“对不起,我应该早做准备。”

  他轻轻牵起嘴角,朝着对面这姑娘扫了一眼,便悠然一笑道:“你不知道,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因为有些事永远都回不去。”

  说完,将袖子抽回,迈着极为冷冽的步子向前走去。

  长夏知道,此时的那衍真的需要静一静。

  *******

  长夏不准备复宠,却准备为柳贵妃做一件事。

  重华宫看似与往日不同,可是宫内宫外却流窜着一股肃杀之气,每个人都谨小慎微,连走路都不发出任何声音,生怕吵了两位主子,得个一丈红从而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至于今早夏宅发生的一切,早就传到了柳贵妃的耳朵里,所以,今日柳贵妃的精神似乎好了些,或者说,在陆长夏面前不在虚张作伪,一听到陆长夏要为自己找人,便坐直了身子,准备看看这位绣坊掌司如何聪慧过人。

  “丑姨消失的最后地点是哪??”

  旁边侍立的丫头得了柳贵妃的眼色,便朝着长夏说道:“娘娘让她做厨房的伙计,所以做了那顿午宴之后,就不见了人影。”

  “娘娘着人带我去小厨房看看。”

  柳贵妃起身,将手臂搭在丫鬟伸出的胳膊上,便笑着道:“本宫随你去看看,看看你这丫头有没有能耐破解出什么?”

  长夏微微挑眉,态度极为恭敬:“柳贵妃过誉,奴才不过是个愚人,用笨方法看看能不能把人找出来。”

  一行人移至重华宫偏殿里的一处,正在烧火做饭的丫头见主子来了,赶紧放下手中的伙计,跪下行礼。

  柳贵妃说了免礼,一行人起身站到了旁边,这才注意到来人中多出了一个人,这人穿着宫装,形容举止大方得体,绕着屋内环视一圈,又左右查看了一番,确系没什么,转头拱手行礼,似乎很无奈地朝着柳贵妃摇摇头,柳贵妃也很失望,然而这是意料中的失望,毕竟陆长夏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成什么事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