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95 尊重照顾我们的人
  只听哎呦一声,赵明熙的额头吃痛,松开的那只手捂住额头道:“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而这功夫,黑衣人早就推开了他的另一只胳膊,撤离了床沿,站在了床边:“我的迷药居然没用?”

  赵明熙从床上跳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道:“你个小蠢货,不明白本宫从一开始就等着你入瓮?”

  陆长夏挥手之间,捂住鼻子嘴巴的黑色口罩便揭了开去,月光下,那张小巧的脸上,多了几分狠厉:“我说太子府戒备如此之松?原来你算到了我要来太子府?”

  赵明熙按了按额角,呲地一声,眉头紧皱:“下手这么重?难道你不会疼?”

  “我练过铁头功你信吗?”

  赵明熙没回答,也没继续问,而是伸手拉住了陆长夏的手,非常自然地将她按在床边,蹲下身子,仰视这她道:“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对付重华宫?”

  “我还没想到,但是,明日你去夏宅恐怕要配合一下那盛了!”长夏见他也坐在了身侧,心生郁闷。

  “所以呢,对付重华宫你并没有什么周全的计划?”他的语气有些失望,又有些担忧,但是绝对没有陆长夏以为的讥讽和嘲笑。

  “我不瞒你,我之所以接近重华宫是想知道他们将我母亲藏在了何处?”她转头看月光中的他,清俊的眉眼微微皱着,唇线紧紧抿住,似乎在思索什么?

  看不到赵明熙吃惊,陆长夏就已经猜到了某些事?

  “苏岩居然有窃听的功夫?”

  他霍地起身,背着手:“苏岩只听到公良子实杀了你母亲。”

  他背着手站在那,乌黑的发在月光中散发着盈盈之光,修长的背影挺拔比值,如一颗傲立雪中的松柏。

  “我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忙?”

  陆长夏起身站到了他的身侧:“我要去大牢看望一个人。”

  其实上次进牢房,就应该将此事办了,但苦于当时没找到这样一个人,而关于母亲她不想夜长梦多。所以提前见了公良子实。

  “你还要去?”太子转头,俯视着她,她半低着头,长长的眼睫覆下一片阴影。

  “好,但是你能保证你对付重华宫的每一步都要知会我吗?”

  “好啊!”她答的随意,他却听得认真,赵明熙扫了眼这位心眼多多的姑娘,想起一件事:“我去过太医院,查看伊妃用药的情况。”

  他等着她问似的,并不继续,对方似乎也很感兴趣,追问道:“真相呢?”

  陆长夏当然想知道是谁和自己的想法一致,想要对付伊妃。

  他转过眸子,深黑色的眼眸眯了眯:“是父皇。”

  陆长夏的心头一跳,怔然地望向赵明熙,许久才道:“皇上忌惮胡族的势力?所以才....”

  他没说话,甚至神情有些萎蔫,走了几步坐在了圆桌后,扯过杯子倒了一杯水,水是温的,一仰脖子进了肚,那姿态不像喝水,倒像是喝酒。

  长夏坐下,同样倒了一杯酒:“你失望了吗?”

  似乎只有失望两个字能够表达赵明熙此时的状态。

  握着茶杯的手顿在半空,他的眼神停住在她的脸上:“这种事看得多了,没什么失望的,我只是感叹,作为帝王,一定要用最惨烈的方式终结问题吗?”

  “高处不胜寒,皇上自由皇上的用意,如果牺牲一个女人能够换来大梁江山的和平未尝不可,何况,皇上做的好,起码叫我心里畅快。”说完仰着脖子喝了个精光,喝完了,还不忘将茶杯朝下向他示威。

  他“啪”地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我知道你失望的是帝王无情,而不是伊妃本人,还怕的事,将来自己坐了皇帝也会走上这条杀人不见血的路,可是帝王之路难道你就光明正大的等着馅饼落到你碗里吗?”

  他不悦,眉头蹙得极紧:“其实,我并不想做皇帝。”

  与以往不容,赵明熙此时的语气多了十分的认真,而此时更是抬眼望着长夏道:“其实我刚想做个闲散王爷。有钱有闲有情调。”

  “呵,赵明熙你是不是疯了,永和王想皇位都想疯了,你那两个幼弟虽然年纪小,但是长大了对帝位难免生出觊觎之心,倒是你这个正牌太子是不是假正经了点?”

  “说正经的,永和王大婚你要送什么给嘉怡?”

  他挑挑眉,食指不经意地搓了下鼻尖,然后以非常撩人的姿势,将那张自以为是的大脸凑了过来:“大婚,当然要送点特别的东西。”

  眉宇间早就没了刚才的温文认真,而是又多了一股痞气:“你不会还如从前送个不合时宜的东西吧?”

  陆长夏说的自然是嘉怡生辰,太子送金佛一事!

  而赵明熙也知道这丫头再想什么,于是玩味道:“我搜罗了几本奇书,送什么便会一见分晓。”

  “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长夏答道。

  “话又说回来,你现在是绣坊掌司,你要送什么东西呢?”他捏着杯,想看她笑话似的,也对呀,现在自己算是重华宫的人了,不提对方到底信了几分,单就目前的形势,自己也得做出点样子的!

  陆长夏耸耸肩膀:“我是很小气的,想要我花大价钱送出什么豪礼,门都没有。”

  他漫不经心地笑着,笑容有点邪魅:“需要本宫支援你吗?”

  “你有个误区,太子殿下,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值钱的东西才能彰显诚意,只要用心,一杯水都是一份礼。”

  他憋着乐,缓儿看着她道:“是谁不把本宫的向日葵放在眼里的?”

  那个向日葵花海,大半夜出现在黑漆漆的街角,自己无聊啃了一大堆瓜子,还喂饱了几只蚊子,这人突然跑出来说,向日葵是一定要送给自己喜欢的人。

  “终于中了圈套,本小姐困了,这就回去了,记住了,明天来夏宅,把竹末带回来。”伸了个懒腰后,陆长夏扯过黑布巾,打算带上,却被对方一把扯过去,对方吹胡子瞪眼道:“我说你真是个刻薄的主子,竹末和素月刚刚培养好感情,你就从中作梗,你叫我们家小竹竹怎么办?”

  陆长夏翻了个白眼:“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太子殿下博学东西,这点道理还不懂?”

  他不以为耻反而为荣道:“真不懂,毕竟我还是处男,我们家小竹竹也是处男,你得尊重并且照顾一下我们的情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