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90 粥食
  郭凤仪接过丫鬟泡好的茶,又含情脉脉地将茶杯递向赵明熙,可惜,赵明熙态度冷漠,竟然看也不看她,而是转首对皇后说道:“这些杂事芮白做的一向很好,倒是母后,你让这小丫头站在那干嘛,还不过来端茶倒水服侍未来的夫君?”

  这话说的有些轻佻,郭凤仪被冷淡,心里不好受,眼睛竟然闪出了几片泪花。

  一个姑娘家苦巴巴地迎合着不爱自己的男子,而那个男子当着自己的面要另一个女人服侍,这脸打的啪啪响。

  陆长夏则在心里咒骂了赵明熙小王八羔子,趁机让自己做使唤丫头。不过面上她哪敢表现出来,赶紧从表情木讷的郭小姐手中接过茶,咬牙说道:“太子请喝茶。”

  然后用二人听得见的声音咬牙说道:“烫死你。”

  赵明熙挑挑眉,点头道:“要说母后的眼光绝对毒辣,竟然知道这样绝色的女子才能配得上本宫,母后可能我要多多生娃才能报答你的大恩了!”

  “噗....“郭宇轩一口茶呛进了嗓子眼,不禁是郭宇轩,就连守在门口的小宫女都忍俊不禁,而自己则真真地红了脸。

  随着皇后的一声轻咳,众人已经敛了神色,只有郭凤仪咬着唇,似乎将她艳艳红唇咬成了枯枝白,而此时,双手绞在胸前,竟是将一条帕子拧成了无数折痕。

  郭宇轩起身站在妹妹身侧,对着脸色不大好的皇后说道:“皇上交代微臣,将近日宫中节省的用度报上去,皇上一定会大赞皇后娘娘母仪天下。”

  皇后想要打仗一事,自己在后宫挑起的英明之举,脸色稍霁,这件事不禁为自己博得一个好名声,同时也让后宫那些莺莺燕燕缺少了金枝玉叶的陪衬,少去勾引皇上,她这个坐皇后的自然高兴。

  太子知道,郭宇轩说此话自然是出来圆场了,自己也不好太过,将事情闹僵。拉起陆长夏的手道:“母后,若没事我先退下了。”

  脸色有些苍白的郭皇后瞧瞧儿子又看了看郭凤仪,最后将目光拧成一道厌恶扫了一眼陆长夏,这才低头拜拜手:“下去吧。”

  站在后面的郭宇轩神色淡淡地瞧着太子殿下拉着陆长夏的手,竟是自嘲一般轻轻一笑。

  离开凤溪宫前,陆长夏扫了一眼红枫树垂下的红布条,上面用毛笔字写着许多句子,其中一句尤为深刻:“战士保家国,妇人煮粥眠。”

  那是皇后娘娘的笔体,虽然写得挥毫,但其中的忧思可见。咱们这位皇后不禁才貌双全,也是个痴情的女子呢?

  只是自己的夫君主宰着大梁天下,岂会将所有的情思放在她一个人身上?

  所以,她见自己的儿子独独对陆长夏情有独钟,看不过去,也看不下去,冥冥之中是自己心内的映照吧。

  十月的天气没有那么烈的热,但是日头上来的时候还是让陆长夏这个风湿病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似乎宫内的空气并不怎么纯洁,吸进去有一种凛冽之感。

  她轻轻皱起的眉头一重,发现是身侧赵明熙那个家伙正收了手,抱着膀子笑个不停。他笑了一会,用肩膀推推身侧这丫头说道:“我出现的是不是特别是时候?”

  陆长夏的个子有点小,抬眼白了他一眼,哼哼道:“谢谢你,救命恩人。”

  他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小声道:“贺大师今天会进宫和母后见面。”

  长夏皱眉懒洋洋回道:“你比皇上好命,能请得动贺大师,不过你和我说这个干吗?难道贺大师要把醉仙斋从阳明街搬进宫里?还是她要重新进宫博得皇帝宠爱?”

  他声音有点嗔怪:“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她进宫是我求来的不假,但是为的却是你我之间的事?”

  二人本在宫道上走着,听到这话,陆长夏停了脚步,。抬头问道:“你我之间?我郑重严肃地告诉你,我可没说要嫁给你,你给我听好了,本姑娘不嫁皇族人,这是早就说好的!”

  赵明熙叹口气:“没想到还是这套说辞,看来这段时间我白讨好你了,算了算了,不逗你了,贺大师进宫为两件事,一是想让母后帮着挑一挑这京都贵家公子看有没有能配得上真真的,二者却也真是为你,是我求她进宫说说母后,别老想着对付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郭皇后毕竟是他的生身之母,怎么也不能用自己那套奸计对付母亲吧,所以女人之间的事,最好让女人来解决。

  “你也知道你母后为难我?”

  “皇后是我生身之母,我怎么会不了解她的所思所想,只是我们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大不一样,所以与母后我是不大亲近的。这也是姑母和母后亲近的原因。”

  长夏眸光微眯,侧眸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其实长公主和皇后娘娘算是一种人?长公主殿下最近似乎有点安静呢?”

  长夏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叹叹太子口风,而赵明熙眸中一片晴朗,叹口气说道:“姑母奶娘重病,姑母有些伤心,所以近些日子不大入宫了。”

  联想起那衍哥哥说的,长公主有心放弃某些东西,就可想而知,那位深谋远虑的长公主殿下恐怕情绪受了些影响?

  等等,长公主的奶娘不就是云大娘吗?那个对自己无比照顾的云大娘居然病了?

  情急之下,她抓住赵明熙的手腕:“可以带我去公主府见见云大娘吗?”

  赵明熙想想点点头:“今明两天我要处理一些事情,后天如何?”

  陆长夏只得点头:“云大娘什么病?”

  赵明熙摸摸她的头,那姿势和那衍有点像:“人老了,什么毛病都有,你这丫头可别傻到给她吃你配的药。”

  陆长夏知道对方说的是毒药,不禁瞪了他一眼:“你别瞧不起偏方,我老师曾教过我几样偏方,到时候试一试也是无妨的。”

  “哦,你老师?你老师是谁?”他状似无意地扫了她一眼,没想到这丫头立马警觉超前大步迈去,摆摆手道:“好了,我要回绣坊了。别忘了去公主府的事。”

  经过御花园小径,一路向西,再折过几道弯,就是绣坊。

  但是御花园,陆长夏遇到了一人,那人正是正得宠的伊妃。

  此时,伊妃正在小丫鬟的搀扶下,娉婷地往皇上的议事殿走去,正值午膳时辰,想必久于政务的皇上一定想吃这温胃的小粥了。

  说是小粥,但做起来绝对是最繁杂的手续。

  十月的露水熬泡上等京米一个时辰,里面的精肉钉是从十种牲畜身上取下的,还有各色菜蔬打成泥用淀粉团成尾指大小的丸子,煮粥用的自然是江南盛产的瓮器,烧柴的火必定是紫薇山上的杉树尖,在命人拿着蒲扇熬两个时辰,这才算完美的粥食。

  ------题外话------

  早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