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83 公良珠出场哭嚎
  对面的那衍一时语塞,不知道这位贺大师何意?

  这贺大师却放下筷子,语气缓和了不少。

  “实话,小女贺真真眼光极高,这京中子弟竟无一看上,说都是丑样子,今年十七了,竟学起老妇人整日躲在祠堂礼佛。”

  十七岁开始礼佛,这辈子怕是要呆在祠堂了,这可愁坏了贺大师。

  那衍的脸一红,攥成拳头的手指掩住唇口轻轻咳了咳,长夏却眨眨眼说道:“贺大师,我表哥有婚配了。别看他长得俊,为人算是个呆子,说话又狠又臭,因为这个对方差点退亲呢?”

  长夏当然想到的是孙绣闲,孙绣闲与那衍哥哥的感情不是说没就没的,自己有能力一定会想的周全,这样想着,竟在低下掐了掐太子的手背。

  太子吃痛,面上却没有半分神色,嗤笑道:“贺大师来这,不是看我的,倒是来给自己女儿相亲的。”

  贺大师被逗乐了,竟然笑道:“你还不知道我这个当娘的有多愁?现在只要能将你妹妹嫁出去,我这块心病才算了了。”

  妹妹,贺真真是太子殿下的妹妹,那么贺大师和太子殿下是什么关系?

  太子面上突然换上了一种谄媚的笑,竟学起小孩子撒娇:“贺大师,我就说你操心太过,儿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做马牛。这道理,你们这帮老太太也该懂了。”

  贺大师偷瞄了一眼长夏,俊是俊的,只是不知道皇后说的狐媚术到底有多狐媚,太子那张脸又凑过来,这才叹口对太子说:“当母亲的哪能不操心。”

  竟有替皇后说话的意思.

  “那姑娘叫陆长夏吧,今年几何?为人乖顺吗?”

  赵明熙想着自己该怎么答?年方十七,为人别说乖顺,能对自己有点好脸色就不错了,然而却不敢这么说,只得答道:“十七,乖顺得狠。”

  贺大师似乎很满意:“你要和你母亲沟通,婆媳之间吗?不好相处,先太后在的时候.....”

  说完竟摇摇头,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赵明熙知道她想起了从前,赶紧岔开话题:“贺大师,你应该将真真送乡下去干干农活,看看那里的女子是怎么生活的。别整天呆在京都,不爱绣花,不爱杂耍,戏班子都被赶了一波又一波....没什么事做,可不就想着礼佛?”

  贺大师居然觉得太子殿下说的有理,不禁点头道:“这是个正理,等她去乡下见惯了那些乡野小子,就知道京中子弟的好了。”

  ......

  太子殿下这鬼主意,贺大师也信?

  这时,小二远远唤道:“贺大师,有人点溜肉段。”

  贺大师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起身将椅子推开,伸懒腰道:“走了,我还要去炒菜,你呀.....”说完,竟是又看了一眼那衍道:“要是对方退了亲,你就来找我。”

  她想着,自己的女儿这个要是还看不上,那真是活该单身。

  那衍的脸又红了一红,起身行礼,才将这位贺大师送出了屋子。

  等贺大师走后,太子赵明熙捂着肚子笑道:“说实话,你到底婚配没?真没有的话,让你见见真真也不错。”

  陆长夏瞪了他一眼,讥讽道:“恐怕真真见到你,会喊打喊杀。”

  想到刚才说让真真到乡下去干农活,赵明熙回道:“人一旦忙起来,确实没闲工夫礼佛了,礼佛不是不好,但一个小丫头片子整日吃斋念佛的,岂不是辜负了大好春光?”

  说完,用肩膀推了推瞪着自己的长夏。

  那衍当然不喜他和长夏如此亲密,因此每当赵明熙无耻的时候,脸都黑了几度。

  陆长夏伸出一根手指,恶狠狠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他正色道:“你放心,答应你的事,从来没食言过!”

  ******

  几个人没喝酒,饱餐一顿从醉仙斋出来已经是傍晚,天色暗黑下来,路旁点着灯笼,将这一方照得分外妖娆。

  醉仙斋还有个规矩,过了戌时,概不迎客,此时刚过戌时,只有太子府的那辆马车停在一侧,车夫摸了摸马头见太子一行人出来,便拱手行礼。

  早从里面出来个小丫头,手里拿着一件银灰披风走到了太子面前,太子伸手扯过披风,两手一甩,竟将那极薄的披风搭在长夏的肩上。

  淡淡的月光倾泻而下,照得她眸色分外黑亮,当然,她眼中有惊讶也有嫌弃之色,他却不理,坚持将脖子处的领结系好。

  那衍看不下去,当先进了马车。

  太子得意地笑了笑,也不做理会,似乎这场普通的饭局,自己才算真正的胜利者。

  “谢谢。”

  陆长夏不问也知道,赵明熙细心地命人去夏府取了披风。

  伸手将领圈的细毛顺了顺,月白色的短绒毛趁着一张娇俏可爱又伶俐无双的脸颊,让赵明熙看的痴了。

  旁边的小丫头去笑着回禀道:“贺大师说了,肉块菜需要研究几日。”

  肉块菜是什么菜?

  除了好吃的菜品之外,醉仙斋还注重推陈出新,作为京中一绝绝对不虚。

  赵明熙的眸色却闪了闪,似是不让她看到自己的神情,半转着身子,从嗓子里“嗯”了一声:“回去吧,贺大师体寒,让她注意加衣。”

  肉块,就是那衍口中的红烧肉,临行前可是藏了一块放在袖子里,为的就是将它交给贺大师,刚才他假称小解出后厨找贺大师,贺大师见堂堂太子殿下从袖子里拿出一块干巴巴的头条,似乎猜到与那姑娘有关,狠狠地鄙视了一番。

  但最终答应太子研究研究这道之听过没吃过的肉条是如何做出来的。

  赵明熙掀起马车帘,见那衍坐在最里,阖着眉目似乎睡着了,便朝着长夏嘘了一声,小声建议道:“不如我们坐另一辆马车。”

  长夏瞪他一眼,刚要上车,听得后方传来一个压低声音的哭嚎声:“太子哥哥,求你救救我爹娘,救救我哥哥,救救我们全家。”

  二人回头,见到的不是别人,正是今个下午从翠迎轩出来的公良珠。

  只见这公良珠提着裙摆,钗发皆乱,一双眼睛早就哭成了桃状,见到太子回头,直接跪了下来,抱住了太子殿下的下袍,手指紧紧攥着,使了十分之力气。

  ------题外话------

  早安,周末看娃~给我儿子做了辣椒炒龙利鱼,又做了个半成品的鸡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