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82 你可层婚配
  赵明熙兴奋的不行,哪里还管这丫头的义正言辞。

  “表哥,我知道你是在意我对长夏到底好不好!”赵明熙说完,放下筷子,立誓一般道:“我赵明熙活了十八年,第一次遇见心动的女子。我太子赵明熙像你保证,我对她一定会好到地老天荒。”

  正在这时,店小二敲门走了进来,一双桃花眼眯成元宝状,手里持着的小盐碟在灯光下闪着白光,几乎是一步步颠到了太子身侧,将盐碟放在了桌子上,赔礼道:“真是对不住太子殿下,贺大师说,刚才做这道菜的时候有贵人来访,所以一时失神,将菜品做的淡了,这盐碟里面有从西域捎来的作料,在醉仙斋还未曾有一人尝过,现在特地叫小的将这盐碟送来,陪不是,贺大师正在给四楼的客官炒菜,一会就过来。”

  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小二身上,没有人看到那衍刚才神色中的失落。

  但他是个隐藏极好的人,不过瞬间已经执起茶杯将茶香送进口里,这茶却不算什么好茶,有点涩还有点“酸”。

  太子知道小二口里说的贵人就是永和王,不禁笑道:“贺大师做的西湖醋鱼特别好,既然陪不是那就亲自做这道菜吧。”

  店小二似乎有瞬间的失神,但只好躬身说是:‘好嘞,您点的菜品马上上桌。’

  长夏的鸡皮疙瘩还未褪去,旁边的赵明熙继续道:“表哥,我在京都中有几处私宅,风光极好。”

  没等他说完,一直还算沉默的那衍,放下茶杯打断道:“你是想让我搬出夏宅?”

  赵明熙调整了一个姿势,宠溺地看了一眼陆长夏,这丫头吃得正嗨,完全没把两人的谈话当回事。

  复又看向那衍:“表哥如果觉得夏宅极好,那长夏可以搬走。”

  陆长夏本喝着鱼汤,听到这话转头对着赵明熙,忍不住将混着口水的鱼汤尽数喷了出来。

  那衍被喷过,自然知道那种滋味,只见赵明溪闭着一双眼睛,鱼汤从眉毛脸颊四处往下落,将月白的绸衫污得不见颜色。

  “不怪我啊,怪你自己,我在夏宅住的好好的,为什么替我做决定,我不走,我表哥也不走,如果你觉得我们碍眼,大可以不来,反正没你的日子我一样逍遥自在。”

  说完,手指前移,将自己先前送给他的手帕,又从他的袖口拽出来,扔到了他的脸上。

  素白的手帕从他的额际渐渐滑过,这个过程被前来赔罪的贺大师瞧个正着。

  长夏还以为贺大师是个粗壮的老头子,没想到是个精瘦的中年妇人。

  这贺大师虽说上了年纪,但长得极其清秀,皮肤生的极白极细,穿着一件时髦的圆领暗纹老绿绸衫,外面罩着一件蜀锦围裙,围裙做工极好,浅灰色绣花包边配着湖蓝色的云纹面,又舒服又可爱。

  而她身上没有厨房的油烟味,只有淡淡的熏香。

  这可围裙的主人,却蹙眉扫了一眼那衍,又将目光定格在陆长夏身上,那目光带着审视和狠厉,似乎仇视她刚才做出的一切。

  太子却起身笑道:‘贺大师?’

  想来能让太子殿下起身相迎的必定有过人之处。

  太子都起身了,长夏和那衍自然不好在坐着,纷纷起身行礼。

  贺大师不理太子,刚刚洗过湿手在胸前抹了抹,随后,店小二端了几道菜上桌,空气中又多了几种香味,陆长夏偷眼去瞧,确实有那道西湖醋鱼。

  贺大师点点头坐到了太子身侧。

  “太子不理朝事,整天只想着吃喝,不算大梁百姓的福气吧!”她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身板挺直坐下去的时候扫了一眼桌面又问道:“这蘸料如何?”

  赵明熙点点头:“极好吃,醉仙斋可以尝试推广。”

  赵明熙朝着长夏忘了一眼,拉着她同样坐下去,复又看向贺大师道:“贺大师,这位是....”

  对方却不打算听,直接伸手夹起一块做的淡了的海参,在盐碟地蘸了蘸,放进红唇里,使劲咂摸着味道:“嗯,不错,只是胡椒粉放的多了些。”

  “以后这种地方太子还是少来,京中权贵云集于此,各人的嘴巴我们都管不住,说的多了传到皇帝耳朵并不好听,哦,对了,这还有位姑娘....这位姑娘也是太子的红粉佳人?太子确实应该找个正妃管管了。”

  意思再明白不过。

  陆长夏作为太子的红粉佳人,只知道陪着太子吃喝玩乐,耽误了太子的前程,这是皇上不喜的。

  皇上离得远分析不出喜怒,倒是眼前这位身有华贵之气的贺大师不喜太子携佳人吃吃喝喝吧。

  从贺大师进屋,陆长夏就觉得,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中年妇人极难对付,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不仅定了陆长夏的罪名,还间接说明,太子赵明熙根本不可能娶陆长夏。

  盛气凌人,心机毒辣,是对这位妇人的直观描述,这样一个人又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厨师呢?

  赵明熙当然知道贺大师口里的话,但对方身份特别,不好说什么,只是淡淡回道:“我娶亲的时候贺大师可否赏光到府上做喜宴?”

  那衍倚向靠背,神色未明。

  贺大师面容缓和:“你小子气我答应永和王?”

  “不敢!”赵明熙一摇头。

  贺大师却凑近他耳根说道:“他许我三万辆银子。”

  赵明熙低声道:“敲他五万两。”

  贺大师:“我要了十万两。”

  二人的小声说话,那衍和长夏自然都听不清,倒像是个外人一样被晾在一遍,许是赵明熙察觉道什么,这才清清嗓子:“贺大师,这是长夏,我想你已经得到消息,说我非娶她不可了吧?”

  贺大师挑挑眉,哂笑道:‘我只知道郭尚仪,不晓得其他人。’

  态度高傲,像一只老孔雀。

  长夏的性子岂是吃亏的,当时就放下筷子欲开口说话,但那衍已经抢了先:“贺大师做菜一流,看人未必。”

  贺大师抬眸望去,见圆桌对面坐着一位相貌俊俏的少年,那少年眉目冰冷,似乎透着不耐烦,但那通身高贵的气质却无所收敛的散发出来。

  贺大师一时呆住,扫了眼赵明熙,发现这小子在对面这少年面前也有点黯然失色,不禁小心翼翼地问了句:“你可曾婚配?”

  ------题外话------

  本书主角太子虽然帅,但最帅的另有其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