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75 竹末和素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子暗卫竹末。

  长夏说不上竹末是什么时候看上自己的丫头的,只是上次刺客事件,她们出现在夏宅的那个早上,竹末看到素月的那一瞬间,眼神深邃凝滞,像看到稀世珍宝一般。

  当时,也只道是自己想多了,但是那盛昨日禀报说竹末问他素月许了人家没有,她这个主子才恍然而悟,原来自己的丫头被太子的人瞧上了。

  长夏笑而不语,抓过素月的手说道:“你对竹末可有好感?”

  素月的脸竟白了,小心翼翼地皱着眉道:“小姐,其实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就是你进宫的那段时间,有一次她护送我到玉玲珑,我胳膊有点痒,在车上撸起袖子,他当时以为我睡着了,一掀帘子瞧见了我的胳膊,结果除了脸,脖子都涨的通红,那样子就像什么呢?像被谁掐死了喉咙似的。

  ”她虽然低着声音,但是横飞的唾沫在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下飞舞着。

  长夏呵呵地笑着,大梁人最重贞洁,别说看个胳膊,就是盯着一个女子的脚看都恨不得娶回家里,所以赵明熙总是来夏宅才会落下口实,让皇后以为自己的儿子似乎被女色迷住了吧。

  堂堂皇后怎么会允许将来登上帝位的儿子因为一个女人耽误正事?

  “小姐....”素月轻轻唤了几声,长夏才从默思中回过神。

  “你去吧,竹末是很好的,若你喜欢不妨一试?”

  素月脸刷地由白转红,粉嫩的脸颊若是被竹末看到,要慌好一会神呢!

  素月咬着唇,扫了一眼小姐,这才转身走了。

  不过是隔着一个门槛,外面似乎响起了暖意融融的笑声,与秋天极浓郁却不热烈的阳光格外匹配。

  你看,素月原来中意那衍,现在对竹末似乎生了情,可见,感情这个东西是可以培养的,这也许就叫做日久生情。

  长夏半转眸光,望向窗外,正好看到素月和竹末肩并肩向前走去。

  竹末瘦长,整整高出素月一个头,素月转头看向竹末的时候,竹末也恰巧低头看着她,他们走在阳关下,脸对着脸的距离里似乎开了极艳丽的花朵,惹得长夏也跟着笑了,笑过之后又想起一人,不是那衍,而是那盛,这回该轮到那盛伤心了吧,不过他那个冷漠的性子,素月怎么会喜欢?

  *******

  户部尚书公良子实被弹劾后,刑部大理寺开始着手查尚书贪腐一案,这一查不要紧,竟查出了公良子实在赣州还有个私巷之事,私巷经营多家ji院,一家炸药库(这家炸药库还曾引爆一次,造成附近官民伤亡严重),同时,公良子实手底下有个叫做李昌的门生贩卖私盐情节恶劣......

  皇帝震怒,当时掀了龙案。成摞的奏折如山倾倒,吓得太监在暴怒的皇帝面前跪了三个时辰,三个时辰皇帝和刑部大理寺共同定夺了案子,将公良子实及家眷收入天牢,一并审问,并且张贴告示通缉恶霸李坤。

  皇帝的余怒未消,待有大臣持怀疑态度质疑公良子为何我如此大胆时,皇帝阴冷的目光拧成了一把利剑,骇得那人缩回目光,颤着声音说全听陛下裁夺。

  显然,身为九五之尊的皇帝并不希望这场火焰烧及某位皇子,也不希望这件事就此罢了,查是要查得,一定程度上将事实翻出水面,而隐在水下的那一部分显然全部算在公良子实的身上,这样才算给大梁百姓一个较好的交代。

  公良子实一案着实惊了永和王一党,柳贵妃在后宫更加谨小慎微,甚至已经和永和王商量了应对之策,毕竟他们手里关于户部尚书的把柄不止一点,只要握着恩威并重,公良子实就咬不出他们。

  自昨日起,柳贵妃和静和公主一直往皇后的凤溪宫跑,当然打着的由头是为两个孩子张罗婚事,借着这场婚事转移皇上和朝臣的注意。

  凤溪宫的安息香味道特浓,皇后午睡醒了就见着大殿上柳贵妃和静和公主坐在下首品茶,言笑晏晏,似乎对于儿女之间的亲事极为满意,郭皇后温和的面色上挂着极好极妥帖的笑容,那笑是主人对待臣下,是姐姐对着妹妹,也是陌生人之间惯有的笑,那笑既高傲且亲和又显得无比疏离,....

  发觉皇后来了,二人起身行了个礼。

  皇后用温和的嗓音拍了拍身侧丫鬟的手,那丫头点头对下首的两位主子说:“皇后娘娘新得了两盒好茶,奴婢这就给两位主子去沏茶.....”

  皇后娘娘的丫头说起场面话干脆非常。

  柳贵妃和静和对视一眼,这才起身又谢了谢。

  皇后娘娘坐上了凤座带着三分亲和道:“你们两位做母亲的真是称职,倒显得本宫对太子过于不尽心了。”

  柳贵妃身侧的丫鬟则拿着蒲扇给她轻轻扇着风,大十月的本不该着凉风,但柳贵妃说自己内热,走到哪得带着把扇子,实则是不喜欢凤溪宫内的安息香味,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但她一个妃位总不能和皇后说,你的香太难闻了,换一种吧,这种话不是她这种身份的人说出的,但是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坐上那个位子。

  柳贵妃呵呵笑着:“哪里是不尽心,是太尽心了,别说皇后娘娘就是我见了凤仪那孩子都喜欢的不得了。”

  柳贵妃没说的是,可惜,她是郭家人?只要是郭家人,我儿永和王势不两立。

  郭皇后如实般地叹了口气:“凤仪这孩子太子也着实喜欢,等永和王办完婚事,我们这事看来也得提上日程了。”

  静和公主挑眉附和道:“太子和凤仪确实般配,皇后娘娘千万要当心,像太子侄儿这么好的人物千万别被什么野女子勾了去,不然这东宫脸面何在啊?”

  说完,伸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茶,笑着抿了几口,对同样抿茶品味的柳贵妃说道:“皇后的茶真的是最好,色香味俱全,我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的茶。”

  静和公主还气太子没娶宋嘉怡的事呢.....所以拿话讥讽皇后,皇后娘娘自然是气的,只是她多年沉浮早就练就了一脸厚皮。

  面色不改的皇后眯眯眼朝着静和公主道:“男人有个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哪里像宰相大人,这么多年心里没装下过别人,只在意静和妹妹,我看这天下再没有谁比静和更幸福了呢?”

  这话,让喝着茶的静和公主憋了个够呛....先是说她霸道专权,又在提醒她,当年可是有个叫做陆凌语的丫头很得宰相宠爱,又间接让静和公主想起了嘉怡生辰宴上宰相大人袖口上的胭脂....

  不愧是六宫之主,皇后娘娘确实厉害.....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静和公主的脸青红交加,看来回去必定和宰相吵个没完了。



  ------题外话------

  早安早安~我发现一种偏方真的好用,得出的结论是,老祖宗的药太神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