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65 绣坊坑
  长夏一抹身影逐渐变小,沈岩提醒道:“殿下,去凤溪宫吗?”

  再不去可真会误了时辰。

  昨个傍晚太子进了凤溪宫,是黑着脸出来的,想来和皇后之间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今早上,太子殿下又被皇后传召进宫,说昨晚染了风寒急需太子殿下进宫探望,但太子殿下似乎一点也不急。

  到了凤溪宫,门口的两颗枫树红透了叶子,叶子纷纷落下,皇后心喜这飒飒枫叶,特意嘱咐,才有了这满地红彤彤的景象。

  过了影壁,走了甬道,看到凤溪宫三字的金线匾额,听得屋内传来女人的嬉笑声,他停了步子,蹙着一双剑眉,英俊的脸上是疏漠的表情,苏岩早就屏退了外围的几个丫头,此时看主子了然于胸的神情,便低声道:“殿下。”

  低低唤了一声,就见几只麻雀叼着稻草抓着房檐瓦片使劲磕头。

  屋内,郭皇后的声音传了出来:“熙儿。”

  欲转身的赵明熙脚步一滞,随即迈步走进了凤溪宫。

  凤溪宫的寝殿,小丫头在收拾早上各宫请安的娘娘们喝剩下的茶水,郭皇后一脸笑颜地朝着他招招手:”熙儿过来。“

  赵明熙拱手给母亲请安时,旁边一抹俏丽的身影便莲步微移,带着朝阳般的笑容:“仪儿给太子哥哥请安。”

  赵明熙挑眉,眼皮都未抬一下:“嗯”

  郭凤仪难免失落,但是,她是何等会伪装的女子,即刻换上一副关切的表情对着郭皇后道:“姑姑,太子哥哥定是治理水患累着了,回头我叫我家厨娘送点补汤给太子哥哥。还请姑姑准许。”

  郭皇后含笑点头,抿了一口茶才说道:“凤仪细心,竟比我这个母后照顾得还要体贴,熙儿,你有福气了。”

  只见赵明溪晃了晃脖子,便听见咔咔的骨节撞击声,表情很轻佻地望了一眼郭凤仪,郭凤仪红了脸,赵明熙这才用极为随意的声音道:“母亲,苏岩尚未婚配,我看仪妹妹和苏岩正好搭对?”

  一个是礼部尚书的千金,一个是太子身边的护卫,怎么看怎么不搭对,苏岩不在屋中,自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一旁的郭凤仪脸上挂了冰霜一般隐忍着。

  屋内的气氛有些凝滞,还是郭皇后首先打破僵局。

  “熙儿,知道你因为昨日的事和母后怄气,可也不至于连着凤仪也带进去,凤仪这孩子和宋嘉怡可是京都响当当的大家闺秀,实话和你说了.....”

  太子赵明熙本已经坐到了皇后下首的椅子上,此时霍然起身道:“母后,儿臣还有要事去太医院,这就告辞了。”

  皇后气得嘴唇颤了颤,咬咬牙根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神情怔然的郭凤仪,忽地开口道:“熙儿,你到了年纪该选正妃了。”

  他边走边朝着身后的两人摆手:“母后,你忘了我跟你说的,正妃由我自己选。”

  说完,那风姿绰约的背影依然迈出了凤溪宫。

  郭凤仪跌做在椅子上,泪眼婆娑地瞧着皇后。

  皇后手里的茶杯被下人接过去,突然,她脑海中灵光一闪,朝着郭凤仪招招手道:‘孩子,你过来。”

  郭凤仪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朝着皇后走去。

  只见皇后摇头笑着:“你知道男女之间为什么有情吗?”

  郭凤仪不说话,皇后娘娘拉过她的手道:“情就是要多多接触培养,两个人怎么能生情不取决于男人,而取决于女人。”

  说完,那张柔美的脸笑出花:“我给你介绍个好人,你去和她接触接触。”

  这样想着,皇后神往一般地说道:“那确实是个有趣的人物呢?”

  ******

  陆长夏走进绣坊,就感到了一阵诡异的气氛,先是几个姑娘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见陆长夏从门外迈进来,便都噤了声,或执帚扫地,或拎壶洒水,大大的一方院落虽不是纤尘不染,但也算是干净利落。

  早就有个小丫头行礼通知了屋内的婆子,与此同时,屋内走出两个嬷嬷,一个矮胖,提着腮骨上的两块肌肉,一个瘦高,眯着眼,嘴巴差点咧到头顶,虽都是笑着,但是真诚度大打折扣。

  陆长夏特别注意到那个被叫做严嬷嬷的矮胖嬷嬷,手微微地抖着,脸色潮红,虽笑着却受惊一般。

  瘦高个子的姓钱,原来和柳如云最是要好。

  她当先开口道:“陆姑娘,您来的正巧。”

  长夏挑眉,在严嬷嬷和钱嬷嬷弯腰伸手请的姿势中走进了屋里。

  一面墙壁上用金线绣着梅花,一旁是通顶的没门的格子柜,柜上防着些衣物,扣子,绣线和时下流行的衣料,其中一个格子却是有门的紧紧地锁着,想来是最金匮的蜀锦。

  皇帝的龙袍自然放在更为隐秘的内室,此时,屋内还未正式开工,小丫头们也都忙着干着些杂活。

  钱嬷嬷伸出袖子擦了擦檀香木椅,布满褶皱的脸笑作一团,忽地又悲从中来。

  待陆长夏坐上,又吩咐人弄茶水点心,这才说道:“咱们绣坊出了一桩命案。”

  长夏本坐着,听到此处抬头对上钱嬷嬷那张审视的脸,笑道:“哦,命案吗?怎么不报官?”

  钱嬷嬷瞪了一眼在旁不发一声的严嬷嬷道:“今早上老婆子我正要小解,就听这婆子大声嚷嚷着说有人跳井了。皇上看中我,自然将这绣坊当做自己家,我当时穿好了外衣赶紧随着严嬷嬷跑了出去。当时,就听井里传来几声扑腾的声音,借着月光一瞧,井里面渐渐浮出一张惨白的脸,我认得,那是小花。”

  这空,有丫鬟端来了热茶,长夏伸出左手用白瓷盖子刮了刮茶叶沫子,小抿了一口这才问道:‘谁是小花?’

  一旁不说话的严嬷嬷终于发了声:“是咱们绣坊的姑娘,也是故去太医方成志的相好。已经怀了孕,估计是知道自己的丑事不能外扬,所以跳井自杀。”

  长夏挑起一只眉道:“钱嬷嬷和严嬷嬷为何要将此事告知于我?”

  钱嬷嬷从兜里拿出帕子,擦了擦脸道:“陆姑娘,说起来这小花似乎知道姑娘的一桩隐事?”

  说完,这钱嬷嬷朝着严嬷嬷使眼色,严嬷嬷便点头将门窗关了。

  长夏神情微滞,放下茶碗,清清嗓子,正襟危坐,用富有女性声线的嗓音说道:“哦,那要说来听听呢。”

  打陆长夏迈进绣坊门口,就觉得这两个蹦出来的婆子有鬼,此时才知晓,合着自己有什么把柄握在婆子手里?

  她倒是要看看,这绣坊到底有什么坑?



  ------题外话------

  连着病了两天,比生孩子还疼的是扭了脖子,当时就不能动了,连上厕所都需要人搀着!还好,我没耽误更新的事,我是不是特别敬业,亲爱的门,伸出可爱小爪爪收藏哦,笔芯笔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