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衰太子的小毒妃 > 003 林芮白将军
  陆长夏在城西找了一家客栈。

  客栈有些破旧,但热水手巾倒供应得及时。

  店小二睨了一眼,笑了笑才退出去,现在的姑娘可真是开放,一个姑娘家扶着个醉倒的公子开房?真是白瞎了那公子精美绝伦的姿容。

  长夏不理,将那人扶到床上。

  不过是中了一剑,不至于赖账吧,长夏伸手,对方无应。

  伸脚踢了踢他,又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蛋,脸蛋润滑,竟比她的皮肤好上三分。

  长夏眯眯眼,脚踩着炕沿,胳膊搭在腿上,伸手戳戳他的额头,很不耐烦地说:“公子,我的银子呢?你总不会是装着赖账吧?恩?”

  那人依旧没反应。

  陆长夏可不是吃亏的主,登时从他头上拽了金簪收进袖里,手指捏着簪子还有不小心拽下的几缕头发,手抖地笑道:“额,不好意思啊,刚才没注意呢。”

  但这人就跟一命呜呼了似的,不做任何回应。

  长夏一屁股坐在炕沿上,伸手探探他的鼻息,还要,这人有气。

  轻松地抓过对方那手,那手也好看,虽是长年练武之人,手型却修长笔直,只是有点凉。

  摸了脉,陆长夏才惊呼,这人不是假装晕,而是真晕。

  他是中了毒,刚才砍下的那只剑有毒,又或者他之前是带着伤的,伸手扒开他的肩膀,左右肩都受了伤,模模糊糊的一片血肉凝结了黑色的血块,看着有点吓人。

  她身上带了解药,胡族宫中秘制,只不过,需要把药化在热水里,借着蒸腾之气让他泡上几个时辰就好。

  但是,找谁脱光他的衣服?

  店小二是个女的,一路上楼也没看见什么伙计,就算有,他这一身伤恐怕会惊扰了人......杀他的明显不是什么江湖劫匪,倒像是养出来的死士。

  她的脚敲着地面,垂头想了半天只好说:“我收了你的银子,总不好看着你中毒身亡,这药需要脱光了去泡澡....都说男主授受不亲,我....得罪了。”

  说完拱拱手,瞄了那人一眼。

  由于中毒,嘴唇黑紫。脸白的吓人,饶是如此也可见是个美男子。这样想想还不算亏。

  长夏从怀里摸出药瓶,拧开塞子,扔进了热气蒸腾的木桶里,露胳膊往袖子去解那人的衣服。

  刚解开,就见一沓厚厚的纸张,展开一看是一沓银票。

  天哪,太激动了。

  这足足有9万两,陆长夏的手都抖了,想起和他的约定,便毫不客气地将银票塞进怀里。

  不一会儿,赤条条的一个人被扔进了木桶,水滴炸起,溅了一身。

  长夏拍拍手,心满意足地溜了,走到门口回身一看笑笑:“你的身材还不错,接下来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而她走后,某男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气若游丝地说了几个字,可回应他的只有窗外淅沥的小雨。

  *******

  清早的城门依旧伟岸高状,只是守门的士兵比平时更加严格审查出入的官民。

  不过一个时辰,已经抓了几个可疑的人。

  而对进城的人更是严加审问。

  陆长夏坐在一辆灰色骏马的马车上。

  马车是她昨晚花了300两银子买的。

  这身行头,也是昨晚从一家衣行偷的。

  当然,那家衣行绝对没故意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而这身衣服也是老板压箱子的货,走的时候,她还特意恢复现场。

  她故作沉静地拄着下巴,一条印着梅花的丝娟捏在手里,哼,如果娘亲还活着,看见她这幅出水娴静,出尘脱俗的样子,估计会惊掉下巴。

  马车缓慢地前行,陆长夏听见一声响亮的高喝:“抓住他。”

  声音清亮,又威有润。

  看来,今天的出城之行真是精彩,只是这样想着,陆长夏还是忍不住掀开帘子向前望去。

  一个穿着铠甲的修长身影骑在战马上,那人就是名冠天下的林芮白吗,人群中发出的惊呼声:“林将军....”

  “林将军真是英雄少年,端的是潇洒风流.....”

  “听说,太子殿下前几日驾临永州,怎么不见人影....”

  旁边一人讥讽道:“太子殿下岂是我等俗辈得见的?今日能堵林将军的风采已经是三生有幸了....”

  陆长夏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这林将军到底长成什么样?有二哥哥那衍帅?

  不过她没什么兴趣去探究林芮白的长相,索性放下帘子倚着松软的靠背,唉,这种又豪华又舒适的马车有两年没坐了,真舒服啊。

  马车缓慢地行驶着,突然停住。

  似乎是有人在问车夫,车夫照实答:“恩,我们戏班子老板朋友的千金,要出城去京都玩两天。”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新雇的车夫说话还算利落。

  一柄剑鞘掀开马车的帘子,陆长夏重重地捏了捏丝娟,车帘缓缓抬起,见着一个月白风清的少年,骑在站马上,蹙着眉,微微俯着身子,当得上京都之俊的美誉,不知道那太子殿下赵明熙又帅成了什么样?

  ------题外话------

  收藏关注我不会让你失望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