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宋风天下 > 第七十一章 青玉案 元夕
  李师师的身份在这个时代就是最顶级的大明星,一举一动都是备受关注。

  再加上之前她的身份敏感,属于那种只能是远观的存在。男人们对于这种只能看却得不到的一向都是最上心。

  此时在场众人看到李师师为赵栩擦拭嘴角这一幕,那震撼不亚于夜空之中冲天而起的璀璨烟火。

  “什么意思?”赵栩后退一步,目光疑惑。

  “赵公子怎会有雅兴来此?”李师师收起手绢,笑语盈盈。

  赵栩耸耸肩,示意一旁的茂德帝姬与赵瑗瑗“陪她们来的。”

  赵瑗瑗年纪小不知道李师师是谁,只是出于反感别人抢走自己心爱玩具般的心思对着李师师瞪眼,想让她离自己七哥远些。

  而茂德帝姬就不同了,目光很是复杂。

  李师师长袖善舞,目光敏锐。自然是看的出来赵栩身边的是女孩。想想赵栩的身份,自然不难猜出她们的身份。

  “赵公子,李女史。”李邦彦感觉头皮发麻,生怕赵栩不喜。急忙上前“已经到了子时,现在是诗会压轴之时,一起鉴赏如何?”

  “这么快,都子时了?”赵栩抬头看着映亮了夜空的璀璨烟火。点了点头,率先迈步走入了大厅之中。

  参加诗会的著名才子们纷纷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压轴大作拿了出来,用来竞争最后的点评。

  不过大厅内众人的目光却并没有关注那些诗词歌赋,而是都集中在了赵栩的身上。

  进入大厅之后,赵栩直接坐在了主位上。那里原本是李邦彦这位宰相的位置。这在极为重视地位尊卑的大宋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不过李邦彦却是诡异的没有丝毫表示,平静的坐在下首。

  如果说座位的事情让人难以理解的话,李师师更是干脆坐在赵栩身边,还为他斟酒削水果就让厅内的男人们目光喷火了。

  一篇篇的诗作送过来,李邦彦都是送到赵栩的面前让他点评。这番作为让有心人都看了出来,这位赵公子绝对身份不同凡响,皇子王爷也说不定。

  “一般。”

  “还行。”

  “这什么这是?”

  赵栩的文学修养在这里顶多只能算是普通,可他却是没有丝毫的推辞。依照自己的喜好给那些诗词歌赋做出评价。

  而赵栩的喜好,则是以苏东坡,辛弃疾的作品为标准的。

  众多才子们看到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落个一般般的评价,自然是满心不喜。只是想到赵栩身份不凡,而且大庭广众之下出声辩驳有失颜面,所以大部分人都是咬牙忍耐。

  不过愣头青什么地方都有,那位饶州知州郭允德的儿子郭名诚,看到自己的诗作被赵栩来了一句不知所谓仍在一旁,顿时炸了。

  “你有何资格点评在下的诗词不行?”郭名诚很生气,这可是他花费了足足二百贯从一个知名才子手里买来的佳作。是要用来在汴梁城扬名的“你谁啊你?说别人的诗词不行,你又能写的出来什么佳作?”

  杨再兴直接站了起来,不过赵栩却是摆了摆手让他坐下。

  李邦彦一脸焦急的给郭名诚打眼色,他父亲可是自己这个派系的。这孩子这么不知轻重,他老子怎么能放心的把他给放出来。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赵栩抬手摸了摸下巴。

  郭名诚在饶州属于横着走的类型,养成了其骄傲自大的性格,来到汴梁城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在下询问了相熟之人,从未听说过阁下的才名。”郭名诚没注意到眼皮都已经眨抽筋了的李邦彦“你何德何能点评我们的佳作?你自己又曾写过什么名作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我得有佳作出来证明自己,才有资格点评你们?”赵栩目光玩味“什么样的佳作才能被认可?东坡居士写的水调歌头?”

  “哈哈哈~~~”不止是郭名诚,大厅内的众人几乎都大笑起来。

  苏东坡的大名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是真正的大文豪。而水调歌头更是中秋词里的绝唱。水调歌头一出,中秋词就再也不好作了。

  赵栩说要作和水调歌头齐名的佳作,在众人看来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鲁班门前显摆自己的斧头。

  “你就说是不是吧。”赵栩今天出来就是来玩的。身为穿越者掌握远超时代的信息知识是必备条件。这种装XXX的事情的确是让人感觉兴奋。

  “阁下若是能够作出堪比水调歌头的佳作来。”郭名诚笑的直打跌,眼泪都快出来了“那在下就心服口服,信服阁下能做评判。”

  “这也就没意思了。”赵栩斜着眼睛看向郭名诚“总要来点赌注什么的助助兴。”

  “赌注?”郭名诚楞了下“多少贯?”

  “你还真是富二代,什么事情都直接上钱。”赵栩笑着摇头“谈钱太俗气,我们来点有趣的。”

  “我若是作出一首堪比水调歌头的上元词来,你就脱掉儒袍在御街上跑一个来回如何?”赵栩的话刚说完,他身边的李师师直接就笑出了声。

  御街不算太长,只有几里路。不过却是整个汴梁城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方。

  这里发生点什么事情,要不了半天就能传遍汴梁城。

  赵栩本想说X奔的,只是这个时代若是让人X奔就和直接逼人自杀没什么区别。不过脱掉儒袍只穿内衬的话同样也是非常丢脸。说是名声扫地也不为过。

  郭名诚被气的发抖,恨恨的看着赵栩“若是大家不认可的话,你也去御街跑?”

  “大胆!”杨再兴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闭嘴!”李邦彦一脸惊怒的站了起来。

  “若是在座的诸位不认可的话,就让李少宰给你开后门。”赵栩伸手向着李邦彦比划一下“你来汴梁城是为了参加科举的吧?这次春闱是李少宰主持,让人给你开后门过了如何?”

  大宋的科举比起唐朝时候合理了许多,一旦考中进士就能东华门外唱名,从此走上从.政之路。

  不过科举的难度说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都不为过。多少才华横溢的读书人从少年人考到白头都没能中举,其难度由此可见一斑。

  这也算是古代为数不多的公平事之一。

  “这个,这个。”李邦彦面色泛红,言词纠结。这种事情自然是可以操作,尤其是有了赵栩的点头之后更是可以正大光明的操作。

  可问题在于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要弄科举舞弊,那这辈子的名声就完蛋了。

  “看来李少宰不愿做这种舞弊之事。”赵栩笑了起来“也罢,这样的话如果你科举不中,就让李少宰举荐你为赐进士出身如何?”

  宋朝的士子除了考科举出来的,还有就是因为各种原因被举荐,然后获得了进士身份,就叫做赐进士出身。

  不过这种人数量极少,而且必须要有重臣推荐得到皇帝应允才行。其难度甚至比直接考中还要困难。

  “咳,咳~~~”这种举荐虽然比起直接舞弊好听的多,可依旧是让人丢面子的事情。尤其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下被人说出来。李邦彦也是无奈,只能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

  赵栩起身,在全场人的瞩目下走到了一张案几前。

  众人纷纷围拢过来,都是满脸好奇的想要看看这个神秘的赵公子究竟是能写出什么样的大作来。居然胆敢号称能和东坡居士的水调歌头相提并论。

  面带羞涩的茂德帝姬抢在了李师师的前面为赵栩研墨。而被抢了工作的李师师也不生气,俏生生的站在赵栩身边准备为他宣读。

  赵栩拿起毛笔站立一会,随后将毛笔在浸入墨汁中。目光看向窗外夜空中璀璨夺目的烟火,抬笔落向上好的宣纸。

  ‘青玉案~~~元夕~~~’李师师脆生生的念出来。不过随后正式词作第一句就让李师师的神色凝重起来。

  ‘东风夜放~~花千树~~’

  第一句传入众人耳中,顿时就让不少人面色一变。

  诗词的好与不好,其实并不难听出来。可像是此时这样第一句就大气铺开的,绝对是非常罕见。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李师师美目之中目光连彩,声音抑扬顿挫将诗词唱遍全场。

  四周的人全都鸦雀无声,哪怕是不懂诗词的人也能够听出来这首词的绝美大气。

  开篇的大气磅礴,描写上元节满城灯火,尽情狂欢的热闹景象。一簇簇的礼花飞向天空,然后像星雨一样散落下来。直接就将所有人的心神都带入了火树银花的美景之中。

  携带家人出门观灯,描述在月华下灯火辉煌,沉浸在节日里的人通宵达旦载歌载舞。

  就连郭名诚这样自大的人也是目瞪口呆,完全没有想到赵栩居然能够写出如此煌煌之作来。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下半阕诗词意转,转为写人。无数戴着靓丽女子们在街上游走,衣香在夜幕下飘散。美人如云的大街上让人眼花缭乱,不经意间转身就看到了心上之人。

  念完之后的李师师目光之中异彩涟涟,尤其是最后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更是让她轻咬下唇,攥着手绢看着赵栩。仿佛她就是那站在灯火阑珊处之人。

  放下笔,赵栩随意一笑,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这一刻,真是xx如风常伴吾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