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宋风天下 > 第五十一章 御前献捷
  汴梁城金耀门北边十余里处有一小镇,官道穿镇而过。镇内酒楼茶肆林立,以往都是为河.北之地过来的商家们提供入汴梁前的歇脚之处。

  不过今天,之前因为即将入冬而逐渐平淡下来的各家酒肆却是异常热闹。来自汴梁城内的男女老少们将各处酒肆茶楼挤的是水泄不通,二三楼的栏杆上面趴满了人。

  镇中官道一侧的驿站外,一长串的华贵马车非常显眼。马车外侍立的仆役与四周警戒驱赶闲汉们的禁军无不说明此时驿站内的人身份不凡。

  驿站正厅,一员身穿紫袍,面容俊朗,年不过四旬的朝廷大员正坐在主位上摆弄手中的茶水。

  “王相公,常闻人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位燕王殿下可真的是足够惊人的。”一员风姿俊美,气度不凡的紫袍大员笑呵呵的与主位上的人说着话。

  “士美此言甚是。”主位上的人就是现今少宰王黼。此刻这位权倾天下的宰相王相公率领百官出城十里迎接大胜归来的伐燕大军“之前从未觉得燕王有什么过人之处,可谁又能想到其武略竟如此强势。”

  “将明兄。”被表字士美人叫李邦彦,是当世著名的风流才子。官居正三品的中书舍人,妥妥的朝廷重臣“不知官家准备如何安置这位燕王?”

  赵栩伐燕,深深撼动了整个大宋官场。

  不仅仅是他战果滔天,一手击溃了辽国夺取了燕云之地。更重要的是赵栩敢在战场上直接斩杀了童贯。

  童贯可是赵佶的心腹之人,是堂堂太师枢密使,在外领兵二十多年声威之重天下皆知。

  可这样一位朝廷顶级大员,却是被赵栩直接干掉。虽说是有着丧师辱国的罪过,可这些年这种事情他做的多了去了。赵栩的胆量真的是把所有人都给吓到了。

  没等朝廷商议出要如何处置胆大妄为的赵栩,更要命的消息传了回来。西军残部已经被赵栩完全吞并,整个燕云之地都被掌握在了赵栩的手中。甚至他还把手伸向了河.北之地。

  与金人交恶,与辽人暗通等等都只能算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

  这下朝堂上再也没人说要拿赵栩回来治罪了。大部分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假装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少部分人还在苦心算计要如何解决掉赵栩手中的权势。为他们的主子赵佶分忧。

  像是王黼与李邦彦就是其中之一。至于原因也是非常简单,因为突然崛起的赵栩就像是一个搅局者,完全打乱了之前大宋传承百年的游戏规则。像是他们这些规则的得利者,自然是发自内心的排斥。

  还有一点不能说出口的原因就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手段能力心性都是上上之选的赵栩明显就是一位中兴之主。皇室之中出了这样的人对于国家来说是好事,可对于他们这些什么坏事都干的臣子们来说就是坏事了。

  “还能如何。”王黼皱起了眉头。他也没有想到离开汴梁之前还给自己送礼的赵栩居然真的飞上了天成了真龙“先把人供起来,再想办法削其权,夺其兵。”

  虽说都是奸臣,可能力方面都不差。他们很清楚赵栩的强势来源于他麾下的那支神武军与燕地。只要能解散神武军,夺走燕地。那赵栩就成了浅水塘里的老鳖,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此事,恐怕不易。”李邦彦明白现在百官出迎就是将赵栩供起来的第一步。可问题在于能够在短时间内拉起一支灭国大军,将整个燕地都握在手里的赵栩岂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这位燕王就算再是天资出众,也不过是不到二十的小子。”王黼随意挥手“各种美名吹捧,各种赏赐一砸,还不得晕头转向。”

  李邦彦对王黼的话不置可否。在他的心里赵栩很像是一个人,一个在史书上留下过赫赫威名的人物。

  秦王,李世民!

  大军伐燕,灭国而还。

  如此辉煌的大胜自从开国以来再无第二遭。而且打赢的还是立国比大宋还久,互相对峙百余年,给大宋打来巨大压力的辽国。在许多人看来如此丰功伟绩自从数百年前大唐灭突厥之后就再无人能出其左右。

  整个汴梁城从上到下都被震动了,仅仅是在这处小镇上就赶来聚集起了数万人之多想要一睹伐燕大军的风采。

  有点身家的,都带着家人朋友上了各处酒肆茶馆。喝上一碗小酒热茶,凭栏而望。至于那些没钱的人家则是沿着街道两侧挤成一团。还有小贩们沿街叫卖,真真是热闹异常。

  等到王黼等人浩浩荡荡的出来在官道上等候,四周的人群顿时骚动起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伐燕大军要到了。

  这次伐燕献捷的入城仪式,按照枢密院的计划能有个几千人走走御街就行了。可这份方案送到城外军营内赵栩面前的时候,却是被他直接仍在了使者的脸上。

  “本王麾下将士都是伐燕功臣,尔等只许几千人入城,是瞧不起伐燕军?”赵栩这句话砸下来,谁也扛不住。

  据说如狼似虎的伐燕军当场就要暴走,入城和诸位大员以及官家聊聊为何瞧不起伐燕军。等到朝廷方面好不容易安抚好赵栩,整个仪式的流程就全部落入了赵栩的手中。

  深知宣传工作重要性的赵栩第一步就是定的百官出迎。这是古礼之中最高功绩才能有的待遇。之后大军从金耀门入城,沿着大街一路走过大半个汴梁城到相国寺。

  从大相国寺转弯上御街,之后直抵皇宫正门的宣德门。到时候皇帝赵佶会率领皇室宗亲,文武百官们在城门楼上迎接大军。

  赵栩之所以如此安排,走了一条几乎绕行大半个汴梁城的路线。为的就是炫耀威势,让整个汴梁城的人都看到自己的强大。他想要做大事,需要的展现实力吸引更多的人站在自己身边,而不是什么藏拙。

  打头而来的是神武军步卒,这些经历过血火考验的步卒们神色平静,以都为单位排列出一个个十乘十的方阵踏步而行。

  步卒们的衣甲都满是风霜破旧之色,与一旁那些维持秩序,衣甲鲜亮,旌旗招展的禁军形成鲜明对比。

  可四周围观之人却绝不会有人认为他们不如禁军。因为步卒的衣甲上大都有被斩扎箭射的痕迹,甚至还有一些暗淡的黑污血渍。这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经历过血与火的悍卒。哪里是汴梁城里那些样子货们能比的了的。

  一队接一队的步卒步伐出奇的一致,上百号人同时迈步同时落步。行进之间踏踏作响,仿佛让四周人的心神也随之跳动。

  步卒队列没有在乎官道中间的文武百官,仿佛这些穿朱着紫的朝廷大员不过是路边闲汉。他们直接从百官身边走过,向着十多里外的金耀门走去。

  往日里那些从不将武夫们看在眼里的百官,此时却是无一人敢于对这些无视自己的莽汉们发火。因为步卒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血火杀气让他们根本不敢说话。

  等到数万步卒都过去之后,正主才算是登场。

  轰轰隆隆的马蹄声犹如惊雷般响起。围观的人群纷纷惊呼,因为他们感觉大地都仿佛在颤抖。就连那些向来讲究风仪的百官们也是纷纷变色。他们哪里见识过万马奔腾的场面。

  成千上万的骑兵轰轰隆隆的驶过,犹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等到大队骑兵通过,压轴的赵栩终于出现的时候。恭候多时的百官们甚至有不少都已经是站的双腿发软,就差直接瘫倒在地。

  头戴紫金冠,身披黄金甲。腰悬龙渊剑,胯下千里驹。

  在众多铁甲卫士的簇拥下,全身披挂的赵栩策马前行来到百官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相比起年初出征的时候,赵栩的面色黑了不少,原本白净的脸也是多了几许风霜之色。唯有那目光锐利如剑,一眼扫过去,王黼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

  “拜见殿下。”王黼等人整理衣衫,恭敬向赵栩行礼。

  宋朝宰相权势极重,面见皇亲国戚都不需行礼。此时身为宰相的王黼却是向赵栩行礼,由此可见赵栩此刻声威之盛。

  “起来吧。”赵栩手握马鞭,坐在马背上面色倨傲,丝毫没有下马的意思。

  下拜行礼的王黼暗自咒骂一句跋扈,不过面上却是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赵栩敢在万军面前斩杀童贯,天知道他胆子究竟有多大。要是被赵栩砍了,他才是活活冤死。

  “官家与诸位皇亲都在宣德门等候。”王黼笑容满面的示意一旁马车“还请殿下上马车。”

  “不用。”赵栩甩动手中的马鞭“你们自己过去。本王随军前行。”

  说完不等百官走各种仪式宣告什么的,赵栩直接策马率军奔着汴梁城而去。

  在赵栩看来,眼前这些人都是无用之辈。没有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不过是些漏刀之辈,等到自己上位之后这些人都是要彻底清理。开.封府的铡刀也该开张了。

  “真是跋扈!”李邦彦上前在王黼身边小声嘀咕“见到我辈居然连马都不下。”

  王黼自然也是满腔怒火,可他的城府究竟是要比李邦彦强上不少。目光阴狠的盯着赵栩的背影,重重甩了下官袖迈步上了马车。他们还要赶路去宣德门和皇帝汇合。

  “殿下,这汴梁城可真是壮观。”跟在赵栩身边的杨再兴看着四周鳞次栉比的众多房舍,看着如山似海人群明显很是兴奋。

  “放心,一切都会有的。”英姿勃发的赵栩昂首挺胸,目光看向巍峨的汴梁城“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天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