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没想去参加选秀的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描述
  和白灼灼设想中一样,陈韫和李清欢待在一起后状态肉眼可见地在变好,虽然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心理变化,但他的情绪一下子就转好了,这让她大松了一口气。

  把陈韫交在李清欢手里,她也能腾出手去处理一下其他事情了。

  她替陈韫推掉了许多通告是不假,陈韫是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可以闲下来了,还有好多事情和决策都在等着她去做,就比如关于《当你》发行的事情。

  之前《慢慢喜欢你》在公开恋情的第二天就发行了,成绩属实不错,还在榜单首位挂了快一个星期才被刷下去,这《当你》就是第二弹,虽然陈韫现在休息了,但还是得保持他的热度的。

  演员就是有这点不好,在没有新剧播出的时候,如果资历不够深,也不刻意去活动保持自己的热度,那很快热度就会下降。

  就如同陈韫现在,之前《我们的岁月如歌》播放中和刚播出结束那会儿,他可是热度爆炸的,直追顶流,可随后便出了他公开恋情的时期,现在热度是一落千丈了,只是比起他选秀结束后沉寂那段时间要好上很多。

  怎么说呢?

  他因为作品不够多,也不够能打,本来是有点德不配位的,不少人都准备搞陈韫一下子,结果陈韫这么一个“骚操作”自断一臂,人家本来想造点谣影响一下陈韫发展的,结果现在都不用他们出手了,陈韫自己会去做。

  反正他现在是成了经纪公司和一些艺人口中的傻子,把他当成一个笑话看。

  毕竟他们想的都是,恋爱什么时候不能谈?搞钱才是要紧的事儿。

  不过在另一些人的眼中,除了佩服陈韫之外,剩下的就是羡慕李清欢了。

  比如余疏浅,她对李清欢的羡慕是由心而生的,不仅是因为她曾对陈韫动感情结果有缘无分,更是因为曾几何时她就是在憧憬着这样的爱情,可随着在圈子里边活动越来越久,她差不多是把这心思给熄灭掉了。

  圈子里边简单纯粹的人特别少,基本上所有的来往都伴随着利益的交换,很多人拿自己去换资源、换人脉、换机会,像陈韫这样靠自己一步步走着,没搞什么龌龊的人倒是很少了。

  娱乐圈里边人淡如菊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余疏浅也不知道陈韫算不算其中之一,他这些操作看起来似乎确实是没多少事业心的,其实她也有一点失望,觉得陈韫怕是失了分寸,脑子不清醒了,她清清楚楚地知道陈韫这个做法是放掉了多少的利益。

  只是越这样想,对李清欢的羡慕就愈来愈清晰。

  她少女时代也是爱看言情小说的人,也曾渴望会有这样一个人来爱她,倾尽全力。

  ……

  这边白灼灼他们把陈韫交到李清欢手里后便离开了,只是离开之前再三嘱咐陈韫好好休息,顺便让两人注意安全,两人自然是点头称是。

谷</span>  在注意安全这一块儿,谁能有李清欢懂呢?毕竟是医学生来着。

  两百多平米的房子内只剩下陈韫和李清欢两人,稍显空旷,也很安静,李清欢这时候才认真地打量起陈韫来。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现在认真地观察他,更是发现,他的身上似乎多了些她不知道的特质。

  以前的他坐在沙发上是会很自然地瘫下去坐着,懒散得很,可现在却是腰板挺得老直了,整个人也显得稳重了许多,眼神和动作都很克制。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他能有这样的常态,她还会觉得他是变得正经成熟了些,体态也有改善,心里多少还会有些欣慰,可得知他现在似乎是没能从戏里抽出来的状态,她现在就很担心。

  “你给我讲讲你在剧组里边发生的事情吧?我记得你演的是陈延年哈?”李清欢主动提起了话题。

  陈韫沉吟片刻,缓缓开口:“我演的是陈延年,是陈仲甫的大公子……”

  他慢慢地给李清欢讲起了陈延年这个角色的生平,这些资料已经在他的脑子里边扎根很久了,进组之后迅速地进入状态,除了处理恋情的问题,他整个人似乎都变成了陈延年一般,在剧组里边的时候,言行也被同质化,所以在杀青之后大家才会感知到他的状态有点差。

  就杀青那一天,他似乎就沉寂在那种悲痛和遗憾当中。

  那种情绪很难说得清楚,当时他身边的气压都有变化,冬冬作为他的助理是时刻待在他身边待命的,她特别清楚那种感觉。

  平常温文尔雅的陈韫在那天突然就变得特别压抑,在他的身边她都有点受不了。

  “在接这部剧之前,我是不知道陈延年这个人的,他的人生就只是历史书上边的一句话,我也是在查询了很多资料才逐渐了解到了他,进组之后进入表演状态后,对他的整个人生也有了特别深刻的理解。”

  “最后进刑场就义的那场戏我拍了一整个下午,拍完之后整个人都陷入了魔怔之中,当时确实是被属于陈延年的情绪给影响了,现在其实我还好,没有那种状态了。”

  “只是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我们站在历史后来人看那些革命先辈们,感觉到他们的确是伟大的,但他们的伟大远远和悲壮远远比从书本和资料上能看到、想象到的要深重得多。”

  “我们现在是看到了胜利,所以能感受到他们的奋斗和牺牲是有意义的,可我在演戏的时候,我站在陈延年的角度去想,真的是不知道多久才能让那时的中国有好转,也不知道多少年能迎来胜利,甚至是以之前的历史去猜测,可能也不知道最后到底能不能胜利,也许牺牲和奋斗并没有意义。”

  “剧里边陈延年有句台词是:我随时准备着为这个国家牺牲。”

  “后边还有台词,大概意思是,怎么他小小年纪就想到牺牲两个字,属实是太悲壮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