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没想去参加选秀的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杀青
  警备站在两旁,尽头刽子手手擒大刀,陈延年手脚皆为镣铐锁住,身上没有一处完好之处,伤口狰狞,血污布满衣物,严刑拷打之后遍体鳞伤的陈延年被押往刑场,每走一步,脚镣都被拖着响动,踩过开着野花的血洼,从容不迫地走向刽子手。

  临刑之前陈延年回眸,笑容里全是释然,眼里仍然绽放着希望的光芒,一如在法兰西的岁月那般。

  ……

  这场戏是陈韫的杀青戏,只是短短的几十步,可剧组却忙活了一下午才将这段长镜头给拍完,陈韫也走了几十遍,这才演出了张导想象中的场面。

  只是这段戏过后陈延年是杀青了,可陈韫在拍完戏之后半天都没缓过来,坐在位置上一直发呆,直到白灼灼过了好一会儿才让他去卸妆。

  卸完妆后张导和于伟过来看了一眼,和陈韫聊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留白灼灼在边上看着陈韫,他们继续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王翊然和陈韫同时杀青,杀青镜头也是类似,可他却没有像陈韫一样沉进去,轻松抽身出来,看陈韫好像还陷在戏里,他没什么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办,便去询问他的“爸比”于伟。

  “伟叔,韫哥他这怎么办啊?好像有点入戏了他。”王翊然看着陈韫的状态非常不对,心里也很担心,毕竟演员入戏太深这种状况层出不穷,而且有不少一直都走不出来。

  “这种事情只能让韫哥儿自己来了,可能跟他亲密的人能帮上忙,至少我们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戏演得是真的很好,就可惜韫哥儿野路子出身,他很有天赋,如果能读几年表演再出来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了,他好像这两部剧都是沉进去演的,演得虽然好了,但入戏也深了,不好办呐,还是得看他自己。”于伟也轻轻摇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该传授的经验已经传授过了,现在全靠陈韫自己了,先让他安静着从这段戏的情绪里边出来,之后再用别的方法转移他的注意力,才能逐渐从入戏的状态里边抽身。

  王翊然担心地看着陈韫,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口气。

  角色杀青后陈韫便不需要再待在剧组里边了,但张导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陈韫帮忙,他知道陈韫会写歌,正巧《觉醒年代》的片头片尾曲以及插曲还有没有着落,他想看陈韫能不能慷慨解囊,再发挥一下他的才华。

  白灼灼有心想让陈韫休息一下,心里边都在帮他找借口推脱了,可他却是一口答应了下来,并且表示会尽快完成,这下白灼灼也很无奈了。

  “你现在想干嘛?《鬼怪》十二月半月份开机,现在还有一个来月的空闲时间,要不出去玩一圈?我觉得你现在需要充足的休息来消除现在的状态,你这状态太让人担心了。”

  白灼灼忧心忡忡地看着陈韫,他此时的状态比《我们的岁月如歌》那会儿要糟糕多了。

  《我们的岁月如歌》杀青时候陈韫其实都没受多大的影响,只要不和余疏浅见面,不联系,时间一过,其实就什么也没有了。

  但这《觉醒年代》不一样,陈韫在接到剧本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充足,查了很多资料,只想将陈延年诠释到最好,拍戏的时候也是沉浸式表演,将体验派的路子走得越来越深,所以到最后“陈延年”英勇就义角色杀青之后,他才会出现此时的状态。

  “没什么事儿,给我几天时间就好了,不是还说了要去学骑马吗?我回蓉城待一段时间吧!顺便帮我找一个教练和马场,《鬼怪》里边有马背上的戏。”陈韫默默道。

谷</span>  “骑马的戏没有多少,我问过高导了,到时候用替身就OK,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调整自己的状态,接下来的行程都推掉,你回蓉城待一段时间吧。”

  白灼灼叹了一口气,否决掉了陈韫的提议,还是想要他能够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她也察觉到了陈韫这体验派路子入戏之后的麻烦,心里边盘算着找个机会送陈韫去北影或者中戏旁听一下,再不济帮忙找个表演老师辅导一下表演方法,老这样沉浸式表演也不是个事儿啊。

  万一哪一天运气不好没从戏里边走出来怎么办?

  白灼灼想着,安排好陈韫的行程后偷偷给李清欢发了消息过去。

  “清欢,陈老师杀青了,接下来这段时间他没有安排工作,你抽空好好陪陪他,他有点入戏……”

  李清欢这边刚刚看完导师拔完智齿,在征得导师和病人同意之后将那智齿收集了起来,毕竟是她参与的第一起手术,留下来做个纪念。

  而且这智齿的形状也蛮神奇的,有点像爱心,稍微打磨一下的话就更像了,她还盘算着要不要将这个有意义的智齿包装一下送给陈韫,虽然感觉他不一定会喜欢,但胜在特别。

  这辈子除了她肯定是没有别人会送他这种礼物了。

  不过搞得她就好像个直女一样,送礼物净送这些……

  李清欢想象着陈韫收到这颗智齿的场景,不禁莞尔一笑。

  随后她便收到了来自白灼灼的消息,说陈韫因为拍戏入戏太深,需要休息调整状态,让李清欢可以好好陪陪他……

  其实这段时间她还挺忙的,时间都是半天半天地用,要么在医院,要么就在学校,陈韫没在蓉城,她连家都回得少。

  不过看白灼灼的消息,陈韫似乎状态很差,具体差到什么地步她也不知道,内心不禁就慌张起来,想着那些因为入戏太深而抑郁的演员,她心里咯噔一下。

  和陈韫视频的时候她倒是没看出来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感觉他整个人都很疲惫,她不清楚这是不是白灼灼说的入戏状态,没见到陈韫,她的心思就越来越乱。

  可心思再乱她也得在医院如平常一般表现,不能让不好的情绪影响到自己的学习工作,医院的同学和导师们没有什么感觉,但王玥却很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