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其他小说 > 不问梦境真与否 > 上卷:生辰宴天命现
  人都会做梦,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关联也无从考究。梦中世界有时假得一眼就能识别,但有时那种真实感在你梦醒之后还会留恋久久。

  此次梦境,我化身一个身负异禀的女孩,天生命格不凡,方圆百余里的鬼神与妖魔都对我虎视眈眈。意识中的大环境并不是现代,更像是脱离社会现实的另一个世界,梦境中时间起始点是我十八岁生辰。

  现在我们入梦。

  这每一年的生辰宴都大同小异,唯一不同的就是每一年的年龄都不一样。我不爱热闹,于是生辰宴见过众人后便走出房门散步,刚走到院子中央便看到我的大姐姐,她站在院子旁的柳树下,我知道,她又见到了她心爱的狗,意识中那是一条多年前死去的狗,它现在正趴在柳树下吐着舌头,我无心打扰她与“宠物”的重聚,继而转身离开。

  在我转身走了没几步时,面前出现了两只不知名生物,但我越发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看着这两怪物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但我身边经过的小厮却视若无物,丝毫没有任何反应。我谨慎地看着它们,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经常萦绕在我脑海的一句话“至阴至阳,命转不详,异象突现,非灾即难。”

  “请您随我来”门口小厮的一句话将我从发呆中拉回了现实。一老一少从大门走进,路过身旁时老者盯着我面前的怪物看了两眼,便迈步走过仿佛没看见一样,我冲客人点点头致意,这一老一少并没有给我任何回应,径直越过我走向了我姐姐。二人围坐在院子中石桌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不时姐姐还向我的方向瞟来。

  我对这个老人戒心很大,但也知老者身份神秘,从小到大我经常做梦梦到同一个场景,梦中妖魔当道,一位白衣少年负手而立,每次白衣少年转身走向我时,我都会感觉到一阵刺眼继而转醒。梦中是什么时期?妖魔当道人世将如何?白衣少年是谁?这由梦引发的问题困惑了我好多年。虽然这位老先生不明来历,但是他刚才看那两只怪物的举动,叫我莫名觉得这位老先生能解我的疑惑。

  我走向他们,在石凳上坐下,听了一会他与姐姐的谈话发现与我并不相关,话题停下时,我转向老者,向老先生请教了我的困惑,将我的梦境讲与他听。

  听罢他低头沉思了一会,说:“这是你梦境中看到的妖,依老朽愚见,你的身体中似也有一妖格,这才与妖魔相互吸引。”

  我闻言便问到:“不知这妖格为何物,为何会出现在我的身体中?”

  老者道:“这妖格便是能让妖变得更强甚至长生的契机。妖不似人,它们的性情更加阴阳难定,又因修炼的功法不同在修炼时识海中出现的考验也会不同,这妖格便是能稳定识海,使它们在修炼时能更加容易得道的珍宝。至于这为何出现在小姐身体中......”

  “为何?”

  “天机不可泄露。”讲罢,便拿起茶杯品茶了。

  一下午我都在思忖老者的话,为什么我身体中会有妖格?命转不详,非灾即难,又是何意?

  傍晚时分,家里来了一位年轻人,带着一位小厮,言到:“今日登门是来恭贺贵府之喜。”

  “不知喜从何来,先生能否明示?”父亲闻言一愣。

  “一喜:贵府二小姐生辰;二喜,我能解小姐之困。”话音落定,父亲看了看年轻人,放下手中茶杯,示意下我离开正厅,于是我回到了房间留下年轻人与父亲在正厅攀谈。

  回到房间后,我回想起了老先生的话,顿时我的脑海仿佛打开了自身命格与妖格的链接通道,顿时觉得身体飘忽,头脑昏沉。良久我睡着了,睡梦中耳边充斥了很多凄厉的声音,天空阴云蔽月,星光黯淡,恍恍惚惚我看到了很多人,他们点着火把,在奔跑、在寻找、在呼喊,当我极力想听清楚的时候,我突然转醒了。

  外面传来了打更的声音,寅正四刻了,我走出房门看到了昨日来到家里的青年人,身着黑衣,腰间佩剑,看到那把剑的时候,我心头一震,一种熟悉感涌上心间。震惊之余脑海中突然出现很多不属于我的记忆,百妖大战、万妖窟、欲念王等各种大妖涌入我的脑海。

  过了片刻,我稳住心神,理了理思绪,向年轻人致礼。“不知先生清晨出现在小女子房门外是何用意?”

  年轻人看着我便道:“昨日夜观天象,南方朱雀星宿翼火蛇大放异彩,东方青龙心月狐略带放光,这代表要有从南方到来的灾祸危害这处于住宅东方的生辰心宿女子。于是小生便来到小姐的房前。见小姐平安无事,就此离开”转身便走。

  我抬头见天色转亮,星影难寻,便立马换了话题问:“昨日先生对家父言你能解我之困,不知先生如何知我之困,又如何解我之困?”

  年轻人闻言停住脚步,转身看向我,眼底泛出一阵狐疑,只是一霎便立刻消失。叹了口气言到:“小生善推算知小姐成年后必多灾多难。至于如何解困,小姐之困不过是天命与常人不同,这解困之法也定与常法不同。”

  “为何之前我从不觉得我身处灾难,现在你却来说为我解困?”

  “道家讲九为至阳,想必小姐九岁时也发生了一些不平凡的事,而六为至阴,小姐年至双九、三六,阴阳双至,而又居住在这四周无煞,依山傍水灵气绝佳之地,天时地利命格外显,才引得方圆百里众妖虎视眈眈,这才有困。”

  既然身处灵气绝佳之地会外显我的命格,那父母为何不带我离开这宅院?我把问题压在心底,对年轻人言道:“那解困之法?”

  “这解困之法便是,学习道术。“

  “道术?我一介女子怎能修道,不可不可。”

  年轻人看向我说:“这天生异格千百年只在女子身上出现过,若我与小姐施法一番,外貌上便万无一失,寻常小妖法力不济自然识别不了小姐的真身,只是若遇见大妖小姐还需自保,这自保之法便是以道克邪。”

  我闻言:“莫不是让我出家?”

  “并非让小姐远离红尘,只是离开这依山傍水之地,学习保身之术罢了,然而道门中人必受三弊五缺,小姐也需慎重考虑。”

  我听罢,转念问到:“先生为何要解我之困?我于百妖有长生法力大增的功效,于先生又有什么好处?”

  年轻人转身哈哈大笑,便说:“并无好处,只是不忍小姐在日后受百妖迫害,至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