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整顿饭李斌都在劝江曙喝酒, 办法使尽了,但江曙一滴酒都没沾。

晚上十点半,从餐厅出来, 江曙终于得来空闲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这单子总算是彻底谈完了。

助理搀扶着李斌摇摇晃晃出来, 李斌满脸酒气, 脸颊飘红, 他指着江曙说:“江曙, 你这推酒技术不赖嘛,一晚上都是我在喝。”

江曙淡然回他:“我身体不舒服, 以茶代酒很正常。”

“嗐, 江曙你这女人真没意思,早知道我也随张名岳去玩。”他脚步虚浮,一只手搭在助理肩上,自言自语又添了句:“但不行,我老婆肯定得打我。妈的听说张名岳最近又找了个新的, 老色胚今晚肯定快活去了!”

江曙和助理合力把他塞进车里, 在听到张名岳又找了一个的时候眉头蹙起,反感之意袭上心头,她是知道张名岳有多邪恶的, 多少女孩为了金钱被他摧残, 那是后悔都来不及, 一万个不值得。

合上车门,江曙抬眼对小助理说:“那就麻烦你把他送到家了。”

助理点点头, 钻进主驾驶位, 车子很快绝尘而去, 江曙站在路边, 直到车尾消失在她视线里,她才掉了个方向走。

一声叹息,又是为了工作不得不和他们吃饭的一天,要说加班,应该是她加班最晚吧。

拿出手机给季怜星打了个电话,那边先是没接,第二通才接到。

“喂。”

背景声有些嘈杂。

“你不在家吗?”

“嗯,不在,刚刚接到电话说警l方找到季斯宇了,我刚处理完他的事,准备回家。”她的声音很疲惫,江曙听出来了。

“等我,我马上来接你。”

季怜星这边走出局厅,远离嘈杂,听到江曙要来接她,她第一反应是不要,因为她的心情很低落,低落到不想和任何人交流。

“不用,让我一个人静一下,半小时之内我会回家。”

这边江曙听后愣了一下,但很快明白季怜星的意思,打消了要去接她的想法。

虽然想接她,但可能每个人处理情绪的方式不一样吧,她能理解,季怜星应该属于那种习惯自我消化的类型,和她成长经历有关。

挂掉电话,季怜星沿着街道往前走,脑袋里还是刚刚季斯宇两手上铐的模样。

刚刚虽然对季斯宇很凶,但季怜星内心还是无法接受的。

他是什么时候步入深渊的呢?季怜星也不知道,岁月已经让他变成魔鬼,那些躲在黑暗里贪享欢愉的日子,早就蚕食他纯净的灵魂。

季怜星有些茫然,她觉得自己是漂浮在天空中的一粒孤寂尘埃。

她觉得她和谁都不亲近,也不了解谁,特别是在大伯死后,她是真的没有亲人了,无法感受亲情带来的温情,带给她的,好像永远都是刻薄和负担。

恨是一种很沉重的东西,她恨季斯宇,恨他们一起长大,恨他长大后的自私,也恨在那些遥远的日子里,她也曾真的把他当作过哥哥,那些来自儿时短暂的真挚情感,其实早就被整个灰色世界吞噬了。

陌生,一切都变得很陌生。

街道空阔,偶尔几辆夜车疾驰而过,季怜星站在路口,抬头看那盏吊在黑色天空下的路灯,它好像也很冷,连灯泡散发出来的光芒也像一只奄奄一息的蝴蝶,毫无生机,原来这就是冬天吗?

有时觉得冬天比秋天还悲凉,至少秋天还有枯黄的叶,而冬天只剩光秃秃的树。

她是一路走回家的,时间掐得刚刚好,到小区楼下的时候刚好半小时。

临街远远立着一道身影,江曙在小区门口等她,她好像也站了很久。

季怜星看到她时有些错愕,“你没回家吗?”

江曙笑着看她,牵过她的手,替她驱赶寒冷,声音很平静:“等你呢。”

被她握着,指节滑腻温暖,感觉好像没那么冷了,如果有人在意的话,冬天其实应该不孤独吧?

“难过了是不是?”江曙早已明白她的情绪。

季怜星眼眶有点泛红,只是点头。

“来,我抱抱你。”

江曙将她拉进怀里,季怜星顺从地贴上去,脑袋靠在她锁骨上,浑身的重量都托付给她,好像要把心里压着的沉重石头都卸下来。而江曙好像真的有这个超能力,在狭小的臂膀空间里,季怜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她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感觉,如果不是江曙抱她,她都忘了情绪是可以倾诉的。

“乖了。”江曙不停安抚她,她觉得季怜星此刻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刺猬,一副脆弱的样子让她心疼极了,“你可以依靠我的,不要什么都一个人消化。”

“嗯。”季怜星往江曙怀里钻,“我可以相信你吗?”

“可以,当然可以。”江曙忍不住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回家吗?外面好冷。”

屋子里开了空调,温度很快升上来,小猫趴在沙发上舔爪子,外面的世界安安静静,整座城市已入眠。

浴室内,江曙刚冲完澡,在这之前季怜星已经洗完上楼了。

她还在思考关于季怜星的事,江曙第一次觉得一个女孩子这么需要保护,她承受的比同龄人多得多,而今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可以依靠了。

人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不能选择自己的家人,如果可以选择,没有人会选择一个沾毒的人当哥哥呢?

季怜星实在不幸,江曙无法想象,如果这些年季怜星经历过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还能不能这样坚强地生活。

江曙思考的同时拿起架子上的浴巾,擦干身体,涂了一点滋润皮肤的产品,这才朝楼上走。

拖鞋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离卧室越来越近,门半掩着,屋子里的小夜灯晕开,给空间里涂上一层淡橘色。

江曙开门的时候,季怜星正靠在床头,她穿着一件黑色吊带睡衣,夏天的款式,但室内温度足够,不会觉得冷。她的黑发搭在肩头,浑身散发着一种天然的冷感。

身子纤瘦骨感,平直的锁骨随着呼吸在起伏,可见的那一片肌肤光滑白净,性感到让江曙呼吸不匀。

季怜星目光落过来,“你脸怎么那么红?”

“可能空调温度有点高吧。”江曙走进屋里,把窗帘拉上,坐在床沿边上,手正好碰到季怜星的脚。

两人呼吸均是颤了一下,只是碰了一下,好像带电似的。

“我把空调开低点。”季怜星低头,拿起遥控板,将温度调低了两度。

季怜星心跳莫名很快,明明前两天晚上已经发生过那样的事,尽管都是浅尝辄止,没有进去,可新的夜晚好像仍旧未知,似乎有新的体验在等待着她。

江曙朝她这边挪了些,掀开被子一角,很快也躺了进来。沐浴过后浑身夹带着一股香味,两种味道碰在一起,在空气中摩擦出无声的火花。

“今晚我没喝酒。”江曙关掉小夜灯,视线变暗。

季怜星往下缩了些,直到后脑勺触碰到软枕头,“嗯。”

“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江曙侧过身,一只手搭在季怜星的腰上。

季怜星呼吸一滞,江曙这么一碰,浑身的细胞都痒了起来,“不记得了。”

“你说,不喝酒就叫我姐姐。”江曙靠过来,两人距离拉近,她找到季怜星的手,轻轻扣进去,两人十指紧扣,“今晚我没喝酒。”

她靠近,香味再次碰撞,紧接着是甜软的唇,轻轻悄悄在季怜星的耳尖上碰了一下,带着炽热滚烫的气息,那缕气卷进季怜星的耳朵里,似一双无形的手在撩拨她。

“别,别吹——”话音刚落,江曙又在她耳边吹了下。

“唔。”季怜星阖上眼,满是烫意,一只手紧紧抵抗江曙的肩膀,她实在痒极了,可抵抗只是手上的动作,心里却一点都不想,软软无力地,好比一团棉花。

“叫姐姐。”江曙含她的耳尖,声音低而撩人。

这样的时刻,姐姐二字季怜星有些说不出口,好像那两个字便意味着不加掩饰的渴望。

但好在黑夜盖住了红透的脸颊,让季怜星能说出一些白日不说的话:

“不是姐姐,是鼠鼠,你是我的江鼠鼠。”她主动搂上江曙的脖子,用行动证明她的想法。

江曙一声喟叹,这样的小刺猬她怎么能不喜欢?她伸手圈紧她的腰,从未如此想要把内心最柔软的那份喜欢给季怜星。

她捧起季怜星的脸,唇贴在她的唇上,同时往下压。

黑夜之中,杂乱的呼吸交叠,季怜星偏过头,半张脸埋在枕头里。迷离之中好几次看到墙上挂的那张莫奈的油画,画面好像生动起来,海边漫步的人,红色的伞,悬崖之下的蓝色大海,她好像听到了浪卷的声音。

“江曙”她搂着江曙,声音有些颤抖,“江曙,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会,当然会。”江曙的唇无意触碰到季怜星的侧脸,发现她在哭,她替她擦掉眼泪,心都快酥了,“我会一直一直在。”

她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那么温柔?

季怜星觉得,自己好像溺进墙上那幅画里了,好像漂浮在浪尖上,好像一切都不真实,心里的那点防备早就溃不成军。

渐渐地,季怜星眼底浮出一层雾,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见江曙的场景,那时她只是一个初入大学懵懵懂懂的学生,而那个站在台上自带光芒的人,像白昼撞入黑暗,就这么走进她的生活里。

有很长一段时间江曙是她的精神支柱,她也想有一天成为那样优秀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出来的爱意,控制不住的喜欢,可那种悬差让她怯懦过,如果不是后来再次遇到她,怎么会有机会像现在这样。

“江曙”季怜星紧紧搂着她的腰,在黑暗里捕捉她的气息。

“嗯?”

季怜星有些情难自禁,在动情时刻说出了那句我爱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