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Chapter.23
此次举办舞会的跨国公司老板名为安藤乔瑟夫,舞会的地点正是他那位于东京的豪华别墅。

安藤乔瑟夫这一次还邀请了许多外国的合作伙伴,加上他本身就是日意混血,所以来自意大利的名流格外多。

当然,毫无疑问的是,港口黑手党在这之中依旧是重量级的贵宾。女首领在中原干部及其他下属的陪同下来到舞会会场,立刻吸引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力。

挽着赭发干部的手臂步入会场的女子有着一头丰润的象牙白发丝,长发于脑后优雅地盘起,露出了女子香艳的脖颈。那件穿在她身上的绕脖吊带黑裙简约不加多余的修饰,衬得她的肌肤在黑夜里月色下愈发莹莹白皙,收束的腰肢格外纤细。

她目光平视前方,传闻才出院没多久的女子看上去脸色不佳,加上众人都没有忘记她是个失去了丈夫的女人,白皙到甚至有些病态的脸色让人不禁想要上前去给这个柔弱的遗孀一个拥抱——

而她身边的赭发干部则像占据领地的雄狮一般目光犀利地扫视着对她露出贪婪眼神的同性。

那很显然是警告,警告着所有想要趁虚而入的家伙,警告他们,这个女人已经是他的所有物。

中原中也看上去更强大、更有领导力、更加令人臣服,他是权臣,却更像port mafia实际的王。

站在他身边,挽着他手臂的女子,纤细而美丽,是他拥护的女王,却理应是他庇护的王后。

前王后与权臣之间的猫腻众说纷纭,中岛敦上位成为首领一事已经让她和两个男人的艳史传遍了地下世界,曾经作为port mafia游击队长的她靠着爬上了首领及老师的床成为首领夫人,在丈夫死后又靠着取悦最高干部成为首领。

这在地下世界其实没有什么,有很多漂亮的女人都会利用自己的美貌去换取生存的权利和更高的地位,而中岛敦若是不这么做,她作为前首领遗孀只会过得非常凄惨。

但是这不妨碍众人继续议论她,好像这么做就能真的将那个女人踩在脚下肆意践踏。

赭发干部为她逼退了一些恶心人的视线,带着他的女首领去应酬。

众人只能看见那个在横滨足以呼风唤雨的男人时不时与旁人交谈,时不时附在白发女子的耳边,亲昵地与她说着什么。而女子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看上去宛如精致的人偶。

“是不是累了?”

“没有。”

“想吃点什么吗?”

“……我不是很饿。”

“是不是觉得很无聊?”

中原中也连问了她三个问题,中岛敦在最后一个问题抿了抿嘴唇,缓缓答道:“……也没有很无聊。”

赭发干部盯着女子沉思片刻,接着又问她:“想不想去跳舞?”

女子闻言偏头,绚烂的紫金色眼眸朝着舞池中央转着圈的男男女女望了望,没有立刻回答。

中原中也没想到她是想去跳舞——他认定女子这个动作的意思肯定是想去而不好意思说。

老实讲他并不想让她去跳舞,现在医生们都说她受到异能影响会很敏感脆弱,如果有其他男人邀请她跳舞,他还得想办法帮她一一拒绝。

干部大人一点也不希望有其他男人在这个时候触碰她。

但是干部大人也想尽量满足女子的期待。他知道中岛敦对他有什么不满,他也不能总是当那个所谓的“恶人”,让其他只知道听从她的话的家伙钻了空子。

“我带你去跳舞。”

当机立断,中原中也牵着中岛敦的手就步入了舞池。

中岛敦被他牵引着有些讪讪,干部大人真的把手搭在她的腰上时她还是忍不住轻颤了一下,随即把手扶上了他的臂膀,在舒缓的音乐下迈开了舞步。

她不是第一次和除了太宰治以外的男人跳舞,却是第一次和中原中也跳舞。干部大人虽然看起来不拘小节,社交该具备的这些繁琐的礼仪却一个不落,舞步很熟练。

“啧,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中原中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中岛敦收回了望向旁边的目光,重新把视线投注在了干部大人身上。但是她还是不敢看他的脸,于是只低头盯着他胸膛上的交叉领结。

她知道中原中也一直看着她,这也是她不敢与其对视的理由。

舞池的音乐轻柔舒缓,舞池里众人的舞步也都缓慢优雅,干部大人却注意到女子的耳朵有些红。她的皮肤很白,稍微红一点就十分明显,那红甚至有从耳朵蔓延至脸颊的趋势。

干部愣了一下。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他才刚刚问出口,中岛敦就松开了扶着他的肩膀的手,轻声道:“我想去洗手间……”

中原中也还没放开她,中岛敦却有些急切地推开了他的手,提起裙子小跑开了,中原中也轻啧一声,只好跟在她的后面。

跑进了洗手间的中岛敦来到洗手盆前,拧开了水龙头,冰冰凉凉的水花顿时喷溅在她的手心。她掬起一抔水扑在自己的脸上,为身上突如其来的燥热降降温。

等冰冰凉凉的水成功降下她身上的燥热后,中岛敦才有些羞恼地盯着镜中的自己。

那实在是对中原中也难以启齿的“不舒服”,仅仅是贴身环抱着共舞而已,被对方身上雄性的气息充斥鼻翼的她就觉得有点热。

没有了太宰治,她就会变成这样对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发情的女人了吗?

偏偏此时洗手间外,赭发干部跟上了她,他的声音传来:“你没事吧?”

中岛敦咬着下唇,直到把那处咬得红得快要滴血似的,才回答他:“……我没事,你先走吧,中也先生。”

“我走?”

干部大人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拖长了尾音反问她,她都能想象出说这话时干部挑起眉毛的嚣张模样。

“你以为你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吗?现在的你可是随便走在走廊上都会有大把大把的人凑到你面前,我不在你身边你要一个人应付多少人?”

“只是舞会而已……你不用保护我。”

而且,中岛敦也不觉得自己需要保护,这个舞会虽然邀请了port mafia的人,大多数却是商人,没有什么武力值。

但是中原中也依旧不愿意离开:“你说的倒是轻巧,出了什么事还不是得我帮你解决。”

中岛敦沉默半晌,又说道:“……不会出事的,除了你,没人能伤害我。”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中原中也。

他冷笑一声,直接推开了洗手间的门,手撑在门上盯着中岛敦:“这么介意上次的事情不如你现在用异能打我一拳?我保证不还手,然后你可以好好听我的话了吗?”

“……你出去。”

女子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有些冷淡地叫他出去。

中原中也既没有出去,也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口用一种介于愤怒和隐忍间的表情盯着镜子中的她。

两人陷入了僵持中。

好一会儿,僵持才被女子的一个喷嚏终止。

中岛敦打完那个喷嚏之后有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眼睛却立刻变得有些酸涩起来,薄薄的水雾充斥了那双紫金色眼眸,鼻子也开始发痒——

她好像……感冒了。

已经开始入冬的天气偏寒,可是来这里参加舞会的女性为了美观都穿得很少,中岛敦选择的晚礼服不仅让她露出了圆润的双肩,更是露着上半边白皙后背,再加上她刚才用冷水泼了脸……这在之前肯定不会让她感冒,现在却太容易了。

眼瞧着女子打了个喷嚏,赭发干部立刻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她披上。

“我带你回去休息。”

中岛敦条件反射就要拒绝,却被-干部的下一句话堵住了嘴:“生病了就别闹脾气了,等病好了再闹……到时候我说的让你打一拳还作数。”

这话说得她像一个不懂事的小孩一样……

她没由来地觉得委屈,可或许中原中也是真的很累了才会对她说这样的话,真的出了什么事确实是还要中原中也来处理烂摊子……于是中岛敦闭上了嘴,被他牵着往外走。

中原中也也觉得心里不舒服。他不太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好像他随便说点什么都会让女子露出这样委屈的、忍耐的表情,明明他只是想劝她回去休息而已。

他发现自己就没让中岛敦开心过。

披着干部的西装外套的女首领低着脑袋□□部牵着,即将离场。安藤乔瑟夫毕竟是港口黑手党的重要合作伙伴,不然中岛敦和中原中也也不会出席,提前离场当然要先打一声招呼——

女子却在等待赭发干部和宴会主人交涉完毕时被眼角余光所及的一道影子吸引了注意。

她分神一瞥,看向那个身影,瞳孔骤然收缩。

“真是令人遗憾,能邀请到中岛小姐实属在下的荣幸,但是身体不适还是尽早回去休息吧,这个天气确实需要注意保暖。”

宴会的主人对于中岛敦无法久留表示了遗憾,同时趁着两人离开之前唤来了自己的儿子,介绍给中原中也:

“修一,你怎么现在才来?这位是port mafia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先生,快和中原先生打招呼。中原先生,这是犬子修一,也是未来我的家业的继承人。”

中原中也淡淡点头,看了看这个未来安藤家的继承人安藤修一。安藤修一二十出头的年纪,继承了来自祖母那边的欧洲血统,身材十分高大,不过五官还是偏向亚洲人,长相帅气……

干部身居高位这么多年,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安藤修一脸确实是女孩子会喜欢的那款,但有点流里流气,恐怕是个情场老手,还是不怎么绅士的那种,比起他父亲的精明能干可差得远了。

安藤修一虽然在中原中也面前老老实实地问了好,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不高兴。他的父亲正准备再把他引荐给port mafia首领中岛敦,却发现方才还坐在沙发上的女子已经不见了。

“这……中岛小姐这是去哪里了?”

中原中也同样也是才发现她不见了,眸色顿时一沉。

“我去找她,拜托安藤先生也让宴会的侍者一起找到我们首领。”

安藤乔瑟夫一口答应下来,接着让管家吩咐下去寻找中岛敦。

见众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安藤修一被撂在一边无所事事,忽而听见管家对侍者们吩咐说那位女首领的发色是象牙白的,瞳色是十分特殊的紫金色,穿着黑色的晚礼服……

安藤修一愣了愣,随之露出了一个轻浮的笑容。

这样特殊的外貌……不就是方才走廊里与他擦肩而过的美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