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Chapter.9
事实上中岛敦感到恐惧。

她确实需要中原中也。赭发干部经历三代首领的风波,如今已是港口黑手党的最高干部。而作为没有像太宰治那样的才华,又没有雄厚背后资本的新首领,中岛敦知道中原中也就是她目前最可靠的后盾——

如果连她唯一的后盾都不把她当成这个组织的首领,那么她坐在这个位置的意义是什么?

“你怎么了?”

赭发干部一来到办公室就看见了女子苍白的脸色,不禁皱眉发问。太宰治死了以后她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可是今天似乎更差了一点。

“吃早饭了吗?”

女子一愣,随后答道:“吃过了。”

“吃的什么?”

“味增,煎鱼,溏心蛋……”

一边回答着,中岛敦一边觉得不对劲的感觉愈深。

什么时候……中原中也会问她这些问题了?这是中原中也应该关心的问题吗?

然而干部大人很快就为她解惑了。他依旧蹙着眉,在办公桌前站定:“你脸色很差,遇到什么事了?”

她下意识摇头:“没有……”

“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女子被问得犹疑了一瞬。她昨晚确实没有睡好,尾崎红叶的那句话让她不安,而且失去了夜里能够倚靠的丈夫的胸膛,本就为此感到孤独的女子更是难以入眠。

她犹豫了,干部大人便以为事实如此,所以为她做出了决定:“你没有睡好,去休息吧,我会帮你把文件处理好的。”

不需要她去处理这些文件了,中岛敦本该松一口气的。

可是如果现在放手全权交给中原中也……她又觉得自己可能把一些不能交出去的东西也一并交给了他。

所以她强撑着婉拒了干部的好意:“谢谢您,我没事……我可以继续工作。”

中原中也感到有点奇怪,女子看上去确实有些疲惫,需要良好的休息,这些复杂的文书工作她本来也不擅长……

“行,”他姑且应下,在女子身边坐下,“把你昨天处理的文件给我看看。”

听到他这么说,中岛敦的表情顿时变得更难看了一些,积攒起来想要自己独当一面的勇气瞬间泄了气。她把那些文件交给中原中也的时候都显得有些不情不愿,中原中也当然看出来了,在翻看了那些文件一遍之后就再次对她说道:

“你去睡觉,到了饭点我会叫醒你的。”

中岛敦知道自己的处理在中原中也看来一定很糟糕。可是再糟糕,就这样全部丢给中原中也,她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自己一个人处理文件呢?

“我不用睡觉,你可以告诉我该怎么改……”

“……你在怕什么?”

干部大人在盯着女子苍白的侧脸几秒钟后,突然冷声质问。

“你去休息,我帮你处理文件,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首领?”

尽管确实被称呼了首领……女子却有种被完全压制的感觉。

她甚至不敢与他对视,只轻声答道:“我迟早都要学会自己处理的……”

“就算你一辈子都学不会自己处理也没关系,你都会帮你处理完,你只需要相信我就可以了……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给予我应得的信任吧?”

赭发干部的反问几乎令她慌乱得无法呼吸。

她的确答应过,但是她从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提起。

而且,一辈子帮她处理文件,一辈子帮她做首领该做的事情……也就是说,她一辈子都学不会做首领也没关系,是吗?

原来,中原中也确实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真正的港口mafia首领。

可能她存在的意义仅仅是代表前任首领的遗志坐上这个位置吧……又或者是中原中也需要这样一个傀儡。

她既然无法离开港口黑手党,在这里继续生存下去就必须要依靠中原中也,而中原中也却正是那个将她囚于此处之人。

现在她更是愚蠢地选择了成为首领……首领这个身份于她来说并不是地位,而是她自己选择的另类枷锁。

片刻后,赭发干部便看见女子的表情中那些不知所措的难堪逐渐褪去,化为了一种了无生气的灰败。

她低下头,眼睛也一并垂下时浅色的睫羽盖住了那双颜色绚烂的眸子,看上去像是已经合上了眼,颤抖的幅度却能被轻易瞧见……耳边象牙白的发丝垂落稍许,遮掩了她纤细优美的脖颈,整个人都好像变得更加苍白了一点。

“……那就麻烦您了,中也先生。”

她的声音很轻,有种一折即断的脆弱感。

中原中也眸色一沉,条件反射想说点什么好话哄一哄她,没有男人看见自己喜欢的女人这副模样还能无动于衷——

但也只是想着哄了。

要他退让,去由着她疲惫地学习这些她不擅长的知识,又或者是让她逐渐成为独当一面的首领而不再需要他……这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随着办公椅下滚轮滚动的声音响起,中岛敦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向旁边首领专属的卧室门走去。

赭发干部犹豫再三,还是起身跟了上去。

女子发现他跟了上来,进了卧室之后快速关门想把干部拦在外面,却被-干部赶上,一只手撑在了门板上,一双蓝眼睛直直地透过门缝注视着她慌乱又尴尬的脸。

“别闹脾气了,让我进去。”

他其实已经在温柔地劝说她了,但是中岛敦却能感受到来自干部大人骨子里的逼人气势,就好像是在命令她一样。

她突然想到自己选择做首领是因为不想让被迫成为新的首领夫人,但是现在虽然自己已经是首领,是不是只要中原中也想,还是随时可以强迫她嫁给他?

“不,我只是累了……我想一个人休息。”

她拒绝了干部,却无法硬气地把门直接关上——中原中也还没放弃。

赭发干部似乎坚持认为她只是在闹脾气:“你在生我的气,因为我不让你处理那些文件。如果你睡醒了我会继续教你的,我只是看你太累了。”

“……我知道了,所以现在我要休息了,不需要你进来。”

“你不是要休息,你是因为不想见到我才不让我进去。”

“但是你本来就不应该进来,这里是我的房间……”

“有什么关系?”

这么说着,干部大人用上了大一些的力气便把卧室的门推开了。中岛敦被这股力道向后推得一个趔趄——

中原中也及时抓住了她的手,一捞将她揽了回来。

“没事吧?”

差点摔倒又立刻被-干部捞到了怀里,中岛敦在一阵短暂地眩晕后意识到自己被中原中也抱住了,立刻惊吓般推开了他,脚步忙不迭向后退去,结果再一次被脚下的地毯绊倒了。

摔倒在地的疼痛倒是不算什么,比这强一千倍一万倍的疼痛她都经历过许多次,更何况这一次垫在臀下的是柔软的地毯……中岛敦只是觉得,自己这样在中原中也面前格外的狼狈。

敞开的黑色大衣内除了上身的灰黑毛衣以外,下面是一条黑色包臀裙和半透明的黑丝袜。这是黑手党里的女人正常的打扮,她从十六岁起就是这么穿的,太宰治第一次看见以后也并没有什么异议,战斗的时候固然有走光的风险,但是中岛敦一般把大衣拉链拉好就没事,而且能看见她裙底的人都没活下来……

现在又有一个能看见她的裙底的人了。

中岛敦不仅没有杀了他的能耐,甚至顾不得自己走光的风险,手脚并用从地毯上爬起来后就往更深的房间角落退去。

“……你出去。”

身为首领的女子用语言驱赶着下属,强撑起的上位者严肃的语气下,却是她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的动作。

她向后退了相当长一段距离——这几乎横跨了整个偌大的卧室。

虎战斗的本能在女子体内燃烧起来,但是曾败于重力使的经历又令那股战意被浇上了一盆冷水。

没有人能够击败港口mafia重力使,但若是太宰治在这里,就算他的武力值远不如中原中也,中原中也不会这样对待他,因为太宰治有着令人信服的手腕……而她没有。

赭发干部从她推开自己起就一直冷眼瞧她,直到她退无可退,只能缩在房间的一角看着他,期待着他能自己走出这个房间——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退让在大部分时候并不会引起他人的良心发现,各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条件至少应该两者势均力敌。

如果并不是平等的关系,弱势一方的退让其实更意味着一种邀请。

她或许应该采用一些强而有效的手段来制止这一切,而女子所参考的对象其实只有她的亡夫,那个在位时成功把控了重力使的男人。

太宰治是怎么对待中原中也的……

【中也作为我的狗,也会露出那样不满的神情吗?】

【你可以出去了,中也。】

【这是首领的命令,我不是在征求你的允许,中也。】

……

回忆完毕。

中岛敦选择彻底闭上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