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第56章 Chapter.56
太宰治没由来的觉得有些冷。

温度适宜的室内, 空调徐徐吐出舒缓的风,不会让大多数人感到寒冷,也保证了夏日里的清凉舒适。

可是太宰治还是觉得冷,就好像左胸口处的一个地方被开了一个大洞, 空调吹出的冷风正不客气地从那个地方肆意穿过, 将他的整个身子都冻得缩起来。

深夜里一个人躺在床上时也会有类似的感觉。将自己丢入那个熟悉的大床并不是为了睡眠,仅仅只是企图从这个举措中汲取一些来自过去某些回忆的心灵力量。

可越是那样做, 他便越是意识到那张床上本该睡着的女主人已经不在了。不管他在心中催眠自己多少次, 他的妻子肯定会在他的游说和计谋下再度回到他的身边,但床上愈发浅淡的妻子的气息最终还是几乎要消失殆尽了……

如果再也无法拥抱她, 再也不能感受到来自那具身躯的温暖,他会疯掉的。

所以他忍不住来找她了。

然而,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找到她了, 他依旧觉得冷……甚至比之前还要更冷一些。

为什么呢?为什么还是这么冷……

敦君,你不是已经知道我的爱意了吗?为什么反而离开我了呢?明明觉得那份爱是伪物时,你那么坚定地留在我身边……

“……这样吗。”

男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他甚至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重新提起些许嘴角的弧度。

“那敦君希望我怎么称呼你呢……直接叫‘敦’,可以吗?”

太宰治看见妻子耷拉的嘴角再度往下压了压。

她沉默了一会儿,太宰治耐心地等待着, 可当她刚刚想开口的时候,太宰治却突然不想听了——

“敦君。”

他截断了中岛敦欲说的话。太宰治已经知道妻子想说什么了,那一定不是他爱听的话,索性不听好了。与此同时,他又提出了另外的建议:

“那么, ‘中岛小姐’怎么样呢?像以前那样……您对作为‘津岛修治’的我更加安心吧,您也喜欢着那样的我吧?”

仿佛为了应证自己的话,太宰治对中岛敦用上了敬语, 一瞬间切换为了‘津岛修治’的角色,谦卑地征询着女首领的意见。

中岛敦觉得这简直荒唐至极。

她不想再陪太宰治胡闹下去了。

倏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中岛敦拎起自己的包准备走,却被对面的太宰治拉住了胳膊,而早有准备的中岛敦瞬间使劲儿甩开了他。

这么做牵扯的动作幅度有些大,被甩开的男人虽然不至于向后退几步,却弓起身子发出压抑的咳嗽声。

虽然已经极力压制过了,那种咳嗽声听上去还是有些凄厉,像是整个肺部都在哀嚎一般。中岛敦不自觉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男人的目光里有些闪烁不定的情绪。

“咳……没事哦。”等到太宰治再一次直起身抬起头,刚才毫不犹豫甩开他的中岛敦果然依旧没有离开。他安慰似的笑着:“我没事哦,不用太担心我。”

一下子被揭穿了内心的想法,女子方才还十分忧虑的眼神瞬间变得戒备起来。她像是十分气愤那样在原地停驻了一会儿,瞪着自己的丈夫,但马上又抬起步子离开了。

这一次没有人拦住她。

无论是太宰治自己还是暗藏在餐厅里的部下,都没有上前截下她的路的打算。

中岛敦匆匆赶回了自己的住处。虽然心里明白如果对方不准备轻易放她离开的话那么在餐厅的时候自己就该遇到天罗地网的阻拦了,直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拦住她说明这是太宰治要放她走的意思——至少今天他是准备放她走了,但是中岛敦还是惶恐背后有人突然叫住她的名字,喊她敦君,叫她跟他回去。

回到住处后中岛敦才稍微冷静下来一点,开始思考自己今后的计划。

她被太宰治找到了——或许也可以说是她从未逃离过太宰治,而太宰治只是在今天选择出现在她面前而已。

这样的情形放在以前事实上已经没有太多思考的必要了,因为那个男人的计划从未出错,被他盯上的猎物不可能逃脱——

可是她曾经那样悲哀地告诉他,她要做第一个出乎他的意料的人。

说出那句话的那个时候,中岛敦真的不仅仅是为了给男人对自己做下的事情的一点点回敬,若要追根问底,她那个时候甚至连报复的心思都浅淡得可怕……

“……敦。”

就在中岛敦兀自沉思时,一道声音蓦地出现在小小的租房中。中岛敦一惊,立刻警惕地望向声音的来源,只见白天出现过的紫发无名神不知为何站在房间中央,明明她没有给他开门。

“夜斗……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是神明大人啊。”

这话若是放到今天早上说,中岛敦还是不信的;可放到现在说的话,中岛敦倒是真有几分相信了,毕竟这样大剌剌地出现在她身边的一般人,太宰治肯定让部下把他的身世背景调查个底朝天了,不应该出现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状况。

而夜斗不知道中岛敦心里在想什么,他说完那句话后便肃穆了神情,开门见山地问道:“今天的男人真的是你的丈夫吗?”

只见白发女子一愣,过了好几秒钟才回答他:“……是的。”

“你是被他逼婚的吗?”

“不是。”

看见了她和太宰治今天的相处模式会往这种方向倒也不奇怪,不过这实在和事实相去甚远,中岛敦无奈地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为自己名义上的丈夫澄清一下的:“我们当初结婚都是出于自愿的,但是分开的时候……不是和睦,我是在他没有同意的情况下离开的。”

“……”

夜斗沉默了。

照理来说夫妻之间的事情算家事。

若说只是未婚情侣之间的矛盾或者说单方面痴恋造成的困扰,夜斗会很乐意为中岛敦解决的——只需要用他的拿手好戏,就可以替与自己十分有缘的信徒解除烦恼。

但是已婚的夫妻之间比普通情侣要复杂多了,他们已经组建成了一个小家庭,夜斗如果出手的话,斩断的可能就不仅仅是夫妻之间的情缘,他斩断的是一个家……最重要的是,夜斗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之间的情缘不是单向的。

不仅不是单向的,而且双方都在源源不断地回应对方的呼唤。

夜斗沉默稍许,还是决定在口头上征求一下当事人之一的意见:“那么,敦你真的想离开他吗?”

闻言,中岛敦有些发愣地点了点头。

夜斗了然。既然如此……

“如果真的是你出自本心的意愿,那我会回应你的愿望,敦。”

“什么……”

“如果你不想再见到那个男人,我会帮你斩断你和他之间的缘分,我可以做到这一点。”

月色下,神明蓝色的眼瞳纯粹得可怕。

事实上他已经对她说过一次类似的话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中岛敦觉得这一次听到这些话之后,眼前紫发蓝瞳的青年便仿佛真的拥有着神明的力量般强大而令人畏惧,连人与人之间的缘分都可以斩断。

“就像以前一样,只要五元就好了,敦。”

神明向她伸出了手,索要着那一份看似轻薄实则沉重的报酬。

紫金色的眼眸在阴影下的不规律地收缩着。中岛敦看着夜斗向她伸出的手,不知为何居然犹豫了。

就算做不到,也不过是五元的损失而已……她为什么要犹豫呢?

就在中岛敦犹豫的短暂时间里,小小的租房内却传来了新的声响——

两下‘叩叩’的敲门声在此刻静谧沉重的氛围中显得分外明显,让房内的一人一神都不自觉把目光投向了玄关处。

这个动静也让中岛敦顷刻从踌躇中解救出来。她松了一口气,向夜斗示意之后站起身子走到玄关边,贴着门板询问门外的人:“您好,请问门外是哪位?”

“是我,敦君。”

“……”

熟悉的声音隔着薄薄的门板传来。

房内的一人一神再次沉默了。

夜斗观察了一下女子的神情,觉得自己不适合留在这里了。他轻声告诉中岛敦,如果遇到麻烦只要给他打个电话就好,便瞬间离开了这间屋子。

对方离开倒是正合中岛敦的意,毕竟她没打算依靠夜斗来解决门外的太宰治,也更加不希望两者见面。

“敦君?”

门外传入的声音里浸透着丝丝疑惑,中岛敦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挑了挑眉,在索性不回应和好歹说点什么之间选择了后者——

“你回去吧,我不会给你开门的。”

这句应答显然在对方的意料之中。只听见门外的人似乎轻笑了一声,随即告诉她:“没关系,我会一直等着的,敦君不用担心我会用不正当的手段强行破门进入……我会等到敦君愿意为我开门的时候的。”

尽管隔着一个门板,中岛敦却仿佛能看见男人说这话时从容自信的仪态,就好像她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中一样。

为这样的态度烦躁之余,中岛敦又有些害怕自己以后真的会如他所愿给他开门。

太宰治总是料事如神。

所以,她不应该再在这扇门后停留了。

“……那就随你好了。”

中岛敦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匆匆走开了,顺带关上了玄关处和厨房的挡门。

门外,靠着门板的男人勾了勾嘴角,笑容有些甜蜜。

站在妻子的门外,似乎比睡在黑色大楼的最高层还要温暖一些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