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第54章 Chapter.54
孩子们嬉闹的声音随着远去而逐渐消失。在年迈的院长的嘱托下, 中岛敦留在了原地。

与她一同留下的还有一个男人。

「大庭叶藏」,或者应该说是……太宰治。

被剩下的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就连原本细细喵叫的猫咪都安静地绻缩于主人怀中,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似乎是过了很久之后,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开口了:“敦君是想做妈妈了吗?看着这些孩子嗷嗷待哺、满怀期待与依赖地看着你的模样, 觉得自己就像他们的母亲一样?”

中岛敦很难形容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是什么样的,只是他的话叫她下意识想去反驳。

可是她没有反驳。

中岛敦转过身与他对视的时候, 面上已然抛却了方才的愣怔与紧张,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近似无情的镇定。

“您来这里做什么呢?”

他映在紫金眼眸中的面色苍白,仿佛中岛敦离去时他身上的伤口仍未痊愈。

听到了她的问话, 太宰治弯弯眼睛:

“来找你啊。”

他就像是在说天气真好那样回答了她的话,殊不知这个回答与恶魔的低语无异。

中岛敦没再应声。

她十分清楚要是太宰治不打算放过她, 那么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去, 这个男人也能把她抓回来。

她以为自己安稳地度过这些时日,应该说明他可能多少放弃了……现在看来,又不是。

或许她度过的这段安稳的时光只不过是这个男人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捕猎时机罢了。

太宰治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弃呢?

“一个人生活很辛苦吧?找一个不会被我怀疑的城市落脚,找一个不贵的房子住,找一份不体面但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黑衣的男子叙叙说着,仿佛妻子从未离开过自己的视野那般。

“你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就被淋了一次雨, 就算被淋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也舍不得去买一把伞,因为你身上所有的钱可能只够你租下一个小小的房间……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心疼呢,可是就这样出现在你面前一定会吓到你的,所以我只好叫人给你送了一把伞。”

女子的手指颤动了一下。

她记得, 刚刚来到这座城市时被淋的第一场雨,以及那位恰好多带了一把伞的‘好心人’……

“后来去找房子,敦君长着一张容易被骗的脸啊, 那些老鼠不安分的眼睛也喜欢在你身上瞟来瞟去,真是让人厌恶。我也不想看到敦君被迫和别人挤着住在一间房子里,所以那一次……”

“您到底想说什么呢?”

中岛敦打断了他的话。

她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从一开始她就没有逃脱过他的视线……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毕竟那可是太宰治,是她曾经信服了整个少女时光的神明。

被打断之后,太宰治稍稍愣了一下,接着便继续朝她笑了:“明明只要回到我身边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呢?敦君这么努力,是想模仿普通人吗?”

他挂着温柔的笑容,用最温柔轻缓的语调,说出了最恶毒的话:

“明明你知道的,你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了。就算不再是白色死神,你也是我的妻子……port mafia的首领夫人。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可能摆脱这个身份。”

宛如诅咒一般的话语在空气中打了个旋儿,轻飘飘地落入妻子的耳中。

他的妻子只是用一种近乎悲悯的眼神注视着他。

“你病了,太宰先生。”她如此说道。

而太宰治笑容一顿,随即告诉她:“我从未痊愈,只要你不在……我就会一直病着。”

“我没有办法使你痊愈,太宰先生,”中岛敦冷静地指出这一点,“我曾经陪伴了你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你病得越来越严重了。”

所以,回去养病吧,来这里找她又有什么用呢?

只是一只素来听话的宠物突然想跑到院子外面的世界生活了,不想再吃他的饲料,不想再接受他看似温柔的抚摸了而已……

哦,对了,他是爱她的。

这就是原因吗?

她看见面前高了她一个头的男人低下高贵的头颅,在听到她冷静的话语后抿了抿嘴唇。

他再度开口的语气显得有几分委屈:“我不是来找你帮我治病的……我只是想来找你而已,敦君。”

“……”

“虽然总是因为想要敦君过得更好一点而总是干涉你身边的东西,但我本来还想多看看敦君努力的样子的,只是最近真的忍不住了……敦君很喜欢小孩子吗?”

“……这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呢?”太宰治歪歪脑袋,语气理所当然得就像与妻子正蜜里调油的丈夫那样,“想要小孩子的话就生一个吧,无论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我都会满足你的,只要你想。”

他把孩子说得像是可以用来讨妻子欢心的玩具一般,中岛敦难免皱了皱眉,面对着这样的太宰治却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

从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了,这个男人不喜欢小孩子。

或许对于他来说,现在说出要和她有一个孩子的话来已然是一种示弱,是一种讨好,但是……现在的她又怎么可能与他拥有一个孩子呢?

“我不是想要孩子,一会儿和孩子们见面之后就快点回去吧……谢谢你的资助。”

“为什么?以前不是很想要一个孩子吗?”

太宰治像是真的不明白那样问她,中岛敦也终于忍不住在他面前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为什么还能用那样的表情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你真的不明白吗……太宰先生。

你难道不应该比谁都要明白这一点吗?

“太宰先生,或许以前我确实希望与你拥有一个孩子,但是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也不想用那样的方式把你留下了。”

中岛敦盯着他的眼睛,紫金色的眼眸中更深邃的眼底里没有太多波动的情绪,只是心平气和地陈述着事实。

“你自由了。”

太宰治在听到她这么说之后,脸上彻底失去了笑容。

他在妻子的注视下蠕动了嘴唇许久,最终才像宣誓那样告诉她:“我不会自由的,你也不会,敦君。”

中岛敦不愿再与他多言,转身准备离开房间,却被男子抓住了手臂。

她并不意外,所以还算镇定地准备甩开他,可是他在这时说出了一句令她感到毛骨悚然的话来:“有了孩子的话,你会回到我身边吧?”

她的眼睛倏地瞪大,甩开他的力道也重了好几倍。

但是,男人的力道出奇的大,与他苍白病弱的面色全然不符,宛如冰冷的铁制品铐在她的手臂上一样,无论怎么挣都挣脱不开。

“太宰治……”

中岛敦的额头上沁出冷汗,忍不住叫出了他的全名。

她不太确定太宰治会对她做什么,太宰治似乎只是想看她狼狈挣扎的模样觉得好玩,既没有把她拉到他怀里,也不愿意放开她。

但是他如果觉得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孩子就可以让她回到他身边,那么他是真的有可能这么做的。

就在她挣脱不能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从门外飞来,直直朝着太宰治飞去。

凭着对危险感知的直觉,太宰治躲开了这个攻击,但是抓着中岛敦的手臂的力道也随之松动,中岛敦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等双方都匆匆站定后,太宰治看向方才袭击自己的身影——那是一个穿着运动服的青年,看上去很年轻。

“没事吧,敦。”夜斗护在中岛敦身前,用自己的身躯把她和太宰治隔开,警惕地瞪着太宰治的同时不忘关心身后的女子。

太宰治也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扫视着这个青年。仔细回忆了一下,非常确定从自己的观察以及下属提交的报告里没有与这个青年有关的信息,但是青年很明显是认识中岛敦的。

“敦君,他是谁?”

太宰治选择直接询问中岛敦。

而夜斗也朝她发出了同样的疑问:“敦,他是谁?”

如何向两个男人介绍彼此并不算一件简单的事——至少这对中岛敦来说有些棘手。

她看了看太宰治,又看了看夜斗,最终选择先回答夜斗的疑问:“他是我以前的上司……”

“上司?”夜斗语气和表情都很怀疑,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

听见妻子这样向对方介绍自己,太宰治仿佛抓到了她的什么把柄一样开心地笑了。

他为自己补充道:“大概吧,我以前确实是敦君的上司,现在的话虽然已经分居半年了,但是我们还没有离婚哦。”

分居?离婚?

夜斗在脑子消化完这两个词语带来的信息量后,一脸震惊地看向了中岛敦:你结婚了?!你俩是夫妻?!

“你呢?”

就在夜斗还在震惊的时候,太宰治朝他发难了。

“你和我的妻子是什么关系呢?我似乎没有听她说起过呢……”

就算这个黑衣男人和中岛敦是夫妻的说法冲击到了夜斗,而且从中岛敦难以启齿似的态度来看这个说法应该是真的……

但夜斗也看得出来,现在中岛敦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一定不和睦。

或许,用“不和睦”来形容都太浅了一些。

神明很快恢复了镇定:“我是她的朋友,你没有听她说起我很正常……因为她根本不想见到你。”

“外人就不要对夫妻之间的事情评头论足了。”

太宰治依旧笑着,但笑容渐冷。

“敦君思念我,作为她的丈夫,我很清楚这一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