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第44章 Chapter.44
中岛敦找到那个洗手间的时候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 立刻叫管理员把钥匙拿过来。

看着管理员收到了来自首领的命令还有些畏惧和犹豫,中岛敦立刻冷声呵斥:“没听见吗?把钥匙拿过来!”

这一下,管理员才去战战兢兢地把这个洗手间的钥匙拿过来。

可没等到钥匙派上用场,洗手间的门便啪的一下解了锁, 从里面打开了。

中岛敦瞬间对上了赭发干部的那双蓝眼睛。

“……中原中也。”

她叫出了干部的全名。

那双蓝眼睛里蕴含着太多她看不懂的情绪, 但是现在她都没有心思去理会。她只知道中原中也在对津岛修治私下处刑,或者说, 发泄私愤。

于是中岛敦不顾男女有别, 撞开了干部的肩膀直接进了男厕所,随后她便看见了瘫坐在墙壁边狼狈的太宰治。

“津岛君!”

她急忙唤着他的名字企图叫醒他, 听到她的呼唤后,男子悠悠睁眼, 朝她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来。

“我没事咳咳……”

“担架!把担架抬过来!”

最高干部和首领的小情人为了美貌的女首领在洗手间打起来的事情瞬间传遍了整个港/黑。

事情的起因已然无从考究, 估计也就是不分场合的争风吃醋罢了。

单纯从战况上看,那当然是干部赢了,把首领的小情人打趴在了地上,但似乎输了首领的心。

首领看见自己的小情人受了伤,无比焦急地喊了担架把他抬去了医务室,却对一旁得胜的干部冷眼相待。

可怜的干部只能一个人孤独地沿着与女首领相反的方向走开——

是的, 在旁人眼中中原中也就像被渣女抛弃了一样可怜,尽管他和中岛敦之间从来没有确认过什么关系。

中岛敦的确没有理会中原中也如何,在她看来现在更需要照顾的是‘津岛修治’,更可怜的也是‘津岛修治’。

她是等医师处理完了太宰治身上的伤,又陪着他休息了半天, 才询问他关于中原中也和他在洗手间发生的争斗的事情。

太宰治放松地躺在床上,事实上他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中原中也对他的攻击一向只伤皮肉不动筋骨。

他轻巧地回答道:“也没有什么, 算是中原干部和我的私事吧,您不用太担心。”

然而听了他的话,中岛敦不赞同地皱眉:“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如果我没有赶到你现在可就不是这样休息一两天就能好了。”

“但是,您还是不要跟他起冲突比较好,不是么?”

太宰治笑得很温柔,温柔得叫人有些心疼。他瞥见了女首领愣怔的脸庞,于是伸出了自己的手去拉她。

这一次,他拉到了女人的手,将那双纤白如玉的手包裹在掌心,宛若呵护宝物一般小心翼翼。

“所以,不需要为了我去触怒他,我没有关系的。”

“但是……”

“有什么话可以当着我的面说。”

冷峻的声线从医务室门口传来,中岛敦一惊,转过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赭发干部。

他卷起了袖口,这在中岛敦看来不是个好兆头,因为看上去像是要打架的样子。

但是中原中也走到了太宰治的床前,却没有对他动手,只是意有所指地警告着女首领:“对他投入过多的同情与怜悯只会让你最后变得更加可怜,中岛敦。”

中岛敦那一双紫金色的大眼睛微微眯起:“你想说什么?”

“他可不像你想象中那样无辜柔弱。”

中原中也这么说的时候是看着太宰治的,同语气一般冷峻的眼神却只接触到了太宰治一如既往那股熟悉的叫人捉摸不透的目光。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无论自己怎样气急败坏地吼叫,这个家伙都可以维持着这样一副不咸不淡的表象,总是给人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干部的确暗示着什么,可要让现在的中岛敦明白还是有些困难。

她只把干部的暗示当成了一己私欲的宣泄。

“要是你是来说这个的,就请您快些回您的办公室吧,津岛君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

“你是把他当成‘你’了吗?”

中原中也似乎明白了什么,直接点出来,中岛敦顿时愣住了。

“你是把他当成了曾经那个深爱着太宰治却得不到太宰治的你了么?所以才这么不忍心伤害他,这么坚信着他肯定是爱着你的……”

干部没能把话说完,因为他看见了女子白皙的面庞上已然微红的眼眶。

中原中也攥紧了拳头,看着床上的男人拉着女子的手,轻轻地抱住了她。

太宰治用谴责而冰凉的目光掠过他,让他离开的意思很明显,但是中原中也不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留在这里,太宰治就能有这个资格。

归根结底,中岛敦会哭不是因为‘中原中也’这个人,而是因为太宰治。

“别哭了……他不是值得你为此落泪的男人。”

中岛敦忍着眼眶的酸涩,硬生生地把眼泪憋了回去。

她不想在中原中也面前示弱,况且这里还有津岛修治在,他要是看见她在中原中也软弱地哭泣,肯定会很不安的。

“和你没有关系,请你回去。”

虽然并不清楚中原中也所说的‘他’是谁,但是她也没有心思去追究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要他快点从她眼前消失就行了。

太宰治难得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没有挣开他的中岛敦,似乎是想给她一点安慰。

看着他那副样子,中原中也只觉得讽刺极了。

现在这么温情的样子,中岛敦又不会觉得是‘太宰治’表现出来的。

这到底是在做给谁看呢?

“你会后悔的。”

这是中原中也在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中岛敦拧起秀气的眉,没有回应他,可她不知道,她身边躺在床上的男人用只有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

“我从不后悔。”



尽管关于港/黑女首领与情人以及干部之间的风言风语不断,但向女首领自荐枕席的男人依旧不减。

仿佛一个‘成功’的例子便能让众人忽略其他所有屡屡碰壁的失败者,只要堆砌的数量足够多,那么微乎其微的可能性也会出现——

然而这种所谓的‘可能性’本来就是一种假象。

中岛敦在面对那些与太宰治的外貌有几分相似、眼神与气质却完全不像的男人丝毫提不起兴致,连话都不愿意多说,遑论收他们为情人。

要拒绝这些男人也是一件烦心的事情。中岛敦干脆减少这段时间的社交活动,省得让别人有机会给她送男人。

在外人看来,这当然是津岛修治被‘专宠’的表现。

渐渐的,有人提出质疑,说津岛修治和太宰治长得也没有很像,中岛敦真的是因为他像太宰治而如此喜欢他吗?

有人干脆认为中岛敦根本不是因为太宰治而喜欢津岛修治。

有人觉得可能是丧夫的年轻寡妇十分寂寞,而津岛修治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情场老手,在各种意义上征服了这个小寡妇。

又有其他更加夸张的流言传出,说这位曾经的港/黑游击队长在爬上老师的床后成为了首领夫人,其实就是与情人谋划夺取太宰治财产的一步,太宰治自杀也是她和情人杀死太宰治以后伪造出来的假象,而那个情人其实就是津岛修治……

“呼……真是够了。”

这些谣言多多少少落到了中岛敦耳中,她也为此感到不悦。

若说只是桃色八卦就算了,到最后居然揣测是她设计杀死了太宰治,就很难不让她怀疑是下面有人故意挑事制造流言了。

她紧蹙的眉头落入身旁人的眼中,男子柔和悦耳的声音顿时响起:

“又有让您烦忧的事情了吗?不介意的话请告诉我吧。”

中岛敦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她不想让津岛修治知道,除开有些尴尬的原因以外,这本来就不是他应该承受的污蔑。

但是太宰治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明知故问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他凑近了妻子,把妮露一同抱起来,将柔软的小猫咪放到了妻子怀里。

在妻子抚摸着妮露的时候,他俯身在妻子耳边道:“如果不方便告诉我的话,不如去找中原干部商量一下该怎么解决?”

“……不用了。”

中岛敦自知最近和中原中也的关系恶劣。

太宰治语气和缓地劝说她:“中原干部针对的只是我而已,况且他是最高干部,为您分忧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如果觉得苦恼,还是适当和他商量吧。”

不过……太宰治想,要不了多久,就算自己的小妻子没有开口,中也也会替她解决这件事。

港/黑首领有一些桃色新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前代港/黑首领,不管是森鸥外还是太宰治都遇到过。

当初太宰治还没有和中岛敦结婚时,外面总能冒出来一些莫名其妙的谣言或者是莫名其妙的女人自称是他的情人。

就算结婚了,太宰治也知道除了别人揣测中岛敦自己爬了老师的床以外,也有人觉得是他强占了自己的女学生女下属,本身就是把她当成情人培养的。

这些东西无法杜绝,也无伤大雅。

但是若被有心人利用,也会变成伤人的利器。

将中岛敦联合情人一同谋杀前代首领太宰治的谣言传出来的人……绝对不仅仅是单纯传谣这么简单。

对于年轻弱势、并且最近和扶持她的最高干部闹了矛盾的女首领来说,这种谣言足够成为将她拉下台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