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第34章 Chapter.34
“呀, 您来的真早。”

公寓门开时,中岛敦一眼便看见了男子和他怀里的小奶猫。男子用快活的声音向她打招呼,他怀里的小奶猫也对着门外的女人喵了一声。

看上去相处得不错。中岛敦无不欣慰地想道。

她脱掉身上的大衣时,小奶猫对着她喵喵了好几声, 朝着她挥舞了一下肉垫, 中岛敦便从男子身上接过了这只渴望母亲怀抱的婴儿般的奶猫,用指腹轻柔地刮了刮猫咪头上的毛。

“喵~”

“妮露真的很依赖您呢, ”太宰治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着小妻子宠溺地低头注视奶猫的样子, “虽然今天都是我在照顾她,但是一见到您, 妮露就马上不要我了呀。”

闻言,中岛敦顿时有些脸热。妮露会这样依赖她和她的异能大概是有关系的, 但是作为老虎, 被小奶猫当成母亲亲近还真是有些微妙,而且她还没有生过孩子呢……

不过男子这样称呼她,倒是让她想起另外一件事。

“津岛君现在不是港/黑的员工,所以我已经不是你的首领了,津岛君可以不用这样称呼我。”

总是被对方以‘首领’称呼,中岛敦其实觉得有些不习惯。虽然从能掌控一些下属、带小队出任务时起, 就有人开始称呼她为‘敦大人’,但那是在港/黑冰冷的环境下……现在是在家里,温馨舒适,津岛修治也确实不是她的下属了,再这样以职位相称的确不合适。

太宰治依旧噙着笑意望向她:“那么您希望我怎么称呼您呢?”

“中岛就好。”中岛敦回答得很快。

“中岛?”男子点着下巴, 脸上的笑容转化为了一个迷惑苦恼的表情,“好生疏啊,我可是住在您的房子里呢。”

“这套房子只是我对你的补偿……在这方面津岛君不用有压力。”

“可是, 您是妮露的妈妈呀,妮露要是知道我居然这样称呼她的妈妈,就算是小猫咪也会难过的。”

男子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凑近了中岛敦,就在中岛敦以为他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他却把手伸向了她怀里的小猫咪,手指捏着小猫咪的两只肉垫,像哄小孩子那样说着:“你说是不是呀妮露?妮露也不希望我这么称呼妈妈吧?”

妮露格外配合地喵了一声。

中岛敦的脸已经红得不像话了:“你、你在说些什么呀?!什么妈妈,我才不是妮露的妈妈,不要开玩笑了……”

“哎呀,那妮露回来我这里吧,你亲近的人并不是妈妈呢,真是可怜啊妮露。”

男子作势要把妮露从女子怀里抱回来,女子立刻慌张地辩解道:“我又不是不喜欢妮露了……再说津岛君怎么称呼我,和妮露没有关系吧?妮露又听不懂……”

“您轻视了猫咪呢,猫咪可是很敏锐的动物。”

“那也不可能听得懂人话吧。”

太宰治看着她辩驳时可爱的样子,轻笑两声后说道:“既然首领坚持的话,我就称呼您为中岛小姐,怎么样?”

‘中岛小姐’这个称呼并无不妥,虽然他们之间已经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了,但是‘津岛修治’是作为被中岛敦供养的人住在她家里,不称呼首领也应当对她使用敬语——

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操作起来,中岛敦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不自觉抱紧了怀里的小奶猫,目光小心翼翼地与男子回望,在接触到他戏谑夹着一丝宠爱的温柔的眼神时,她瞬间缩回了目光。

她知道哪里不对劲了……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好好地叫她‘中岛小姐’,叫这个称呼的时候未免太不端正了,而她居然不知道该如何纠正他‘不端正’的态度。

“也可以……”中岛敦只能讷讷地回答,毕竟也没有比这更加合适的称呼了。

太宰治已经把手收回去了,让女子继续抱着妮露。奶猫在女子怀里仰起圆圆的小脑袋奶声奶气地喵喵叫,女子不由自主地对着怀里的奶猫笑。

虽然说自己不是妮露的妈妈,但是中岛敦觉得这只小猫咪确实像个需要照顾的婴儿似的。

“那么中岛小姐多陪陪妮露吧,我去帮您准备晚饭了。”

男子向她打了个招呼就进厨房了。

中岛敦抱着妮露坐在沙发上,一人一猫似乎都在用忧愁的眼神望向厨房门口。

昨天,差不多比这晚一点的时候,男人也是说了类似这么一句话后进了厨房,在里面折腾了没几分钟就把锅煮炸了。

……这是中岛敦第一次看见有人能煮面把锅煮炸了。

尽管后来她帮着他把厨房收拾了以后教了他该怎么煮面,很简单的步骤,但是现在她还是有点担心他一个人在里面出什么幺蛾子。

于是中岛敦把妮露围在自己的大衣里,在沙发上放好,准备去厨房看着点。

她一进厨房就看见男子围着围裙有模有样地烧着水,正如她昨天教他的那样,干面和碗也摆在旁边准备好了,井井有条。

他盯着烧水的锅的模样认真得甚至有些乖巧。

中岛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自己心里的感受。这样一个说了就听、教了就会的男人恐怕和她的丈夫最大的区别正在于此,换了太宰治的话恐怕还是炸锅吧,不,他根本就不会煮面,他只会在厨房搞一些奇奇怪怪的实验……

应该说这个时候,拿津岛修治和太宰治对比本来就很可笑。

“您还不放心吗?放心吧,我不会像昨天那样了。”

男子发现她站在门口,回首朝她露出一个笑,如此保证道。

中岛敦表情不知为何有些讪讪,过了一会儿才问他:“津岛君以前没有自己做饭吗?”明明是一个人住来着。

“偶尔会拿厨房来玩吧,不过我是不会吃我自己做出来的东西的。”

“……那你吃什么?”

“一般吃餐厅的吧,偶尔也会有人在家里做给我吃哦。”

他这么说的时候,中岛敦压了压嘴角。

在家里给他做饭的人是谁?母亲还是前女友?他说过他没有家人,也没有恋人,那会是谁?

“……哎呀,那个表情,”围着围裙的黑发青年趁着水还没烧开,转了个身朝白发女子笑得揶揄而意味深长,“是在想谁给我做过饭吗?”

女子乜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刻意的冷淡:“我只是记得津岛君说过自己没有家人也没有恋人。”

“那是当然啦,但是恋人什么的以前还是有过哟。”

“……”

“中岛小姐生气了吗?”

他笑得太灿烂了,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因为她不高兴而担忧。

见他这个样子中岛敦就来气:“我没有生气,这本来和我就没什么关系。”

“欸,好吧,不过如果您好奇的话我可以告诉您哦,关于我以前的恋人。”

“我一点也不好奇……”

“好,好,您不好奇,是我想说。”

“……”

沉默意味着默许,男子看着她靠在门框上别扭的样子,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可爱。

他缓缓开口,脸上也难免浮起一丝虚幻的神色:“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很小,还是个小女孩呢,瘦瘦弱弱、营养不良的样子,一看就是没有被好好对待过。”

中岛敦脸上浮现出一丝异色,但没有打断他。

“我以前见到过的女孩子都像含在珍珠蚌里长大的一样,被精致地养育着,总是穿着漂亮得体的衣裙,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样脏兮兮的女孩子,头发也剪得乱七八糟的,说实话看着有点丑。不过洗干净以后……”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好像因为回忆到动容之处而有些愣怔。

“洗干净以后……倒是很漂亮。”

她那个时候说不上多漂亮,充其量是个有些可爱的小姑娘罢了。太宰治很清楚这一点,但是现在回忆的时候,总觉得那张稚嫩的脸格外惹人怜爱,明明那个时候,他刚刚把她捡回来的时候只是觉得她长得一般而已。

“……有多漂亮?”中岛敦好奇地问了出来。

本来中岛敦觉得这和她的经历还有些像,但是听到津岛修治说那个女孩很漂亮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知道自己不算很漂亮,那个时候她被带到港/黑的时候只有十四岁,港/黑里成熟性感的大姐姐多得是,和她们一比,中岛敦觉得自己当时简直幼稚且毫无特色。

“有多漂亮啊,那当然是……会让人一见钟情的美丽啊。”

那确实很漂亮。中岛敦暗自嘟囔着,看着男子陷入回忆中有些温柔的表情,心里有些不爽。

“明明看上去是纯洁清新的铃兰花令人赏心悦目,事实上却像无色无味的毒-药一样会令人不自觉沦陷呢。”

这个形容……中岛敦眯起眼睛,听上去一副沉浸在前女友的美貌中无法自拔的样子,他现在真的不喜欢前女友而改成喜欢自己了吗?

“一开始也没有人教过她做饭呢,应该是自己学的吧,偶尔做给我吃的时候味道已经不错了。”

“……那津岛君为什么跟那位小姐分开了呢?”

“这个啊,”太宰治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奇怪,“用‘分开’这样的词形容也不是很准确,应该说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在一起了吧。”

另外一种方式?中岛敦为这说法迷惑极了,但一个想法突然一闪而过:那个女孩该不会是死了吧?所谓的另外一种方式可能就是把前女友的遗物带在身边之类的……

“好了,我说完了,轮到您了。”

“欸?”中岛敦一时没反应过来。

而男子莫测的眼神早已落在她身上——

“轮到您来说说您以前的恋人了,中岛小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2-12 00:06:47~2020-12-13 08:37: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嘿吼嘿吼葫芦娃 5瓶;nightshan1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