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Mafia寡妇生存守则 > 第32章 Chapter.32
比起作为港/黑首领本身, 中岛敦更加出名的身份其实是太宰治的遗孀。

太宰治的死轰动了整个地下世界,他留下来的遗产里曾经包含了他这位漂亮的妻子,也曾有不少组织暗中窥伺着这一独一无二的‘遗产’,想要将她据为己有。

但是‘遗产’最终成为了新任港/黑首领, 避免了被掠夺、被当成物品交易的命运——随之而来的则是她与港/黑干部中原中也纠缠不清的流言。

当时那样劣势的她是如何凌驾于中原中也之上成为首领的……在这之中必然有中原中也主动退让的因素在, 而中原中也为什么要退让,个中原因引人遐想。

这位女首领向那位干部献上了什么才换来今天的地位, 问题的答案仿佛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似的笑而不语。

然而现在, 这位女首领有情人了——

在中原中也还好好地活着的时候,中岛敦有了新的情人。

这简直叫人不可置信, 纷纷想去看看女首领的新情人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这位女首领大着胆子不惜顶撞干部也要包养他。

而流言中被包养了的‘首领的情人’正悠闲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

太宰治就像是真的被包养了那样什么工作也不用做, 花着金主的钱, 吃着金主的米,住着金主的房。

除此之外,他只需要精进自己讨好金主的技术就行了——比如说精心打理自己的美貌、再提升提升床技之类的……

但是,现在的他毫无美貌可言,而且他的小妻子自从上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和他做的意思了。

太宰治丝毫不担心这一点,因为他现在其实还没有被正式包养, 迟早会到那一天的……

门铃准时响起,男子放下书起身开门,一名娇小的白发女子站在门口。

“您来了啊,首领,请进吧。”

“嗯, 谢谢。”

女子脱了鞋进屋,换上了摆在门口专门为她准备的粉色拖鞋。

虽然这段时间一直都有拜访此处,这本来也是她的房子, 但是每一次来她都显得有些拘谨。

直到坐到沙发上,太宰治给她倒了一杯热茶,中岛敦才开口问道:“津岛君在这里过得还习惯吗?”

她几乎每次都是这么问的,太宰治也一如既往回答她:“习惯哦。”

“会不会觉得有点无聊之类的?”

“还好吧,不过确实太清闲了呢,以后可能会无聊吧。”

“那……津岛君想学点什么吗?”

“没什么想学的呢。”

“……那津岛君要不要养一只宠物呢,一个人在家里会觉得孤单吧。”

中岛敦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关于没有工作一个人在家里怎么样才能不无聊,答案五花八门。

有人说不能和社会脱轨太久,还是应该去工作;有人说可以出去学点手艺,比如说插花、茶艺、料理之类的;有人说养一只宠物能有效缓解无聊和孤独。

中岛敦想了想,觉得比起自己决定,还不如问问津岛修治本人,让他来拿主意。

只要不是那种到处乱跑的要求,她都会答应的。

太宰治闻言靠在沙发上姿态慵懒,可面上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一点好奇:“宠物啊……我没有养过宠物呢。”

“可以试一试,这样津岛君在家里也算有个孩子陪着了,”中岛敦见他那副表情,果然再接再厉说了下去,“津岛君喜欢什么宠物呢?一般家里养宠物都是养狗吧,我也听说狗比较听话。”

“唔,我不喜欢狗。”

太宰治的话令中岛敦不由愣住了,一时间没接上话。

而他自然而然地自己接了自己的话:“我比较喜欢猫,首领,我可以养猫吗?”

“……当然可以,”过了好一会儿,中岛敦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自觉低下头不去看他,“不过猫……好像不是很粘人,不会像狗一样粘着主人。”

“没关系哦,宠物都是需要细心调-教的。”

眼见男子似乎确实决定了要养猫,中岛敦犹豫稍许,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津岛君为什么不喜欢狗呢?”

“狗呀,总觉得我会被它们咬呢,要是被咬的话一定很疼,而且还要去打狂犬疫苗,真是麻烦呀。”

男子回答得轻巧,中岛敦却暗自心惊,怎么连这种细节的喜好都如此相似。

女首领定期关怀完毕之后,婉拒了男下属共进晚餐的邀请,在天黑前离开了公寓。

最近外面的传言她并不是不知道,所幸也只是些桃色新闻而已,津岛修治没有接触外界应该不会知晓,对港/黑也没什么实际影响……顶多也就是她多看看中原中也的臭脸罢了。

干部大人对于她把津岛修治安置在她名下的房子这件事没有异议,但肯定没有好脸色。

虽然干部说到底是她的下属,既不是她的丈夫也不是她的情人,对她在情感私生活上并没有约束的权利,但是中岛敦还是尽量不去触怒他,每次看望津岛修治都会早早回来,别说留宿了,晚餐都不会在一起吃。

当然,只要她还和津岛修治有联系,中原中也就肯定会不满——

关于这一点,中岛敦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天她回到首领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赭发干部正好把她之前处理的最后一份文件批改完毕。他把文件放到了手边,看着走进来的女首领,语气嘲弄:

“他又跟你提了什么要求?”

“……”中岛敦有些不好意思回答。

每次去见津岛修治,对方确实都会向自己索要一些东西,但中岛敦觉得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毕竟那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物品,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丢在那里就能过活了……但是要跟干部说这些事,无疑是为津岛修治在中原中也眼里极其差劲的形象雪上加霜。

“……他是一个人住嘛,又不能在外面乱跑,所以我想给他买一只宠物。”

“宠物?”中原中也挑了挑眉毛,“他有这闲情逸致不如去工作。”

中岛敦又不能说津岛修治不想工作所以她不给他安排工作,只能干脆不说话了,走到中原中也旁边坐下。

见她不说话了,中原中也嗤笑一声:“就这么一个男人,你准备一直养着他吗?不工作,整天闲在家里,想要什么就向你要……他就不觉得害臊吗?”

“……以后再说吧。”

“哼,中岛敦,你是喜欢他像太宰那样得寸进尺吗?”

“跟太宰先生没有关系,可以请您不要说津岛君的事情了吗?”

“呵,行,随便你。”

中原中也冷哼一声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斜眼看见女首领在上猫舍的网站找猫,心里顿时更加不爽了,想开口讽刺几句,又不想自讨没趣,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隔日,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候,女首领提前下班了。

他问她去哪里,她说她要去接猫。



中岛敦不是没见过猫。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时不时有野猫钻进来偷吃厨房的剩饭剩菜;她后来加入港/黑执行任务,偶尔在阴暗小巷子里走的时候,也会看见聚集在垃圾桶旁边脏兮兮的野猫。

在中岛敦为数不多的关于猫的记忆中,野猫的眼神总和那些为了生存而疯狂掠夺争抢的人类一样闪烁着残酷的光。

所以,当她从下属手中接过那个航空箱时,看着里面那个缩在角落的小毛球,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滋生。

下属帮她把这只从国外猫舍运过来的猫的资料全部都收好,她只需要看看这只猫就行了,接下来就是把猫送到公寓里。

中岛敦坐在开往公寓的车上时,看着脚下放着的航空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脑子有些发懵。

那只猫……真的好小,缩在箱子的角落里,看上去能被一只手托起来。

猫是前天晚上她找了资料发给津岛修治,对方选的。男子选了一只虎斑串银渐层的小母猫,才一个多月大,她当时看着放大的照片觉得有点小,接到了这只猫才发现比她想象中还要小得多。

行驶过程中,车子拐弯时航空箱稍微晃了晃,里面的小奶猫被惊得发出两声细弱的喵喵声,中岛敦担忧地弯下腰看了看,把航空箱提起来放到了座位上。

太小了,这么小就离开了妈妈,来到了完全陌生的国度陌生的环境,接触完全陌生的人,会很不安的。

中岛敦从航空箱的栏杆缝里看着那只瑟瑟发抖的猫咪,心想这根本就和刚出生的婴儿没什么区别啊。

等终于到了目的地,中岛敦独自提着航空箱上楼。男子为她开了门,看见她手上提着的航空箱时脸上的微笑似乎更加灿烂了一点。

“这就是猫咪吗?怎么看不见呀……哦哦,在这里,好小一只。”

中岛敦在换鞋的时候太宰治就把航空箱举起来往里看,晃晃悠悠的箱子引得里面的幼猫立刻不安地喵喵叫起来。

“津岛君把箱子放下来吧,她还太小了,晃的话会吓到她的。”

“好的~”

专门为了养猫咪而添置的物品早就在昨天快递到了,现在这只小奶猫相当于拎包入住。太宰治把航空箱放在地上打开,等了一会儿,小奶猫还是缩在箱子里不肯出来。

“咦?”

他蹲下来弯下腰从那个口往里面望,只见那只猫咪直接背对着他缩在毛巾里,连短短的小尾巴都藏到了身体下面。

“首领,她不出来,怎么办?”

中岛敦换好了鞋,把大衣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也一起蹲下来往箱子口看。

看见小奶猫在里面连面对他们都不愿意,中岛敦也觉得有些苦恼。

不过猫舍告诉她猫咪一开始到了新家都会不适应,让它自己什么时候走出来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可中岛敦有点担心这么小的猫咪饿了怎么办,她还要喝奶的吧?

“要不……先给她兑一点羊奶备着吧,我记得有买。”

她说完以后太宰治就从快递纸箱里找到了羊奶粉,拿瓶子开始给猫咪兑奶。中岛敦见他兑奶时有模有样的,总算稍稍放下一点心,之前她可担心他没有耐心不够细心,照顾不了这么小的奶猫。

重新把目光放回小奶猫身上,中岛敦忽而想起从前天决定要养宠物到今天接到这只小奶猫……他们好像都没有思考过该给小奶猫取什么名字。

然而还没等她开始思考,她就猛然意识到这是津岛修治该考虑的问题,与她无关。

虽然是她买的猫,但她只是买来送给津岛修治当宠物而已……她只需要提供物质帮助就好了。

“首领,我把碟子放在这里可以吗?她饿了可能就会自己出来了。”

“嗯……可以。”

“好的,现在就等她自己出来了。”

“……津岛君,打算给她取什么名字呢?”

“嗯?”

男子仿佛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露出了一个稍显苦恼的表情。

“名字确实还没有想过呢……”

中岛敦原本跪坐在地上抬头看着太宰治,结果她没想到自己膝盖处突然被一阵柔软的皮毛擦过,若不是及时反应过来,她差点把那个东西一巴掌拍开——

“……哟,出来了啊。”

太宰治俯首轻笑,望着那只小奶猫仿佛很是依恋似的在女子的腿和膝盖处来回蹭了蹭,女子试探着把手伸过去,小奶猫便就着那只手爬上了她的大腿,在她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窝起身子睡下。

中岛敦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不知怎么的这只小奶猫就在她身上睡下了,不敢乱动。

“可能像这样的小奶猫会本能地亲近同类成年雌性吧,首领多抱抱她吧,说不定她就不会这么害怕了。”太宰治笑着说。

中岛敦表情别扭地反驳他:“才不是‘同类成年雌性’,我不是猫……”

“是是,反正都是猫科动物嘛。”

念及对方大概是因为没见过她变成月下兽的样子,所以才能如此轻松地把她和这种小奶猫当成同类,中岛敦便没再计较了。

不过这只小奶猫会亲近她,主动爬到她腿上睡觉,可能还真和她是老虎有点关系。

虽然说能让小奶猫放松下来、适应这个家是一件好事,但是……她要是一直这么窝在自己腿上也不是个事啊。

就目前来看,小奶猫睡得太可爱太安稳了,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爬下去的意思呢。

太宰治捣腾完小奶猫的新猫窝和玩具,走回客厅时发现奶猫还窝在妻子腿上,而妻子一脸苦恼的表情。

于是他开口建议道:

“首领今晚要不住在这里吧,看样子猫咪把您当成了她的妈妈,正离不开您呢。”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哒宰讨厌狗的原因,稍微参考了一点三次太宰治的《蓄犬谈》一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