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修真小说 > 巡天妖捕 > 第九十五章 鼎不见了
  林季几乎是逃着离开大梁寺的。

  他修炼了六识归元诀,除了五感比旁人敏锐太多之外,第六感也同样如此。

  在见到了章弥之后,林季的心中便开始悸动。

  慌乱?紧张?

  他不清楚。

  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又是天机,又是天机!怎么鬼王都退走了,这事还没完!”

  下山路上,林季的脸色极为难看。

  每一次见到天机,都是在他的算计之中,亏得当初林季还热心的亲自下厨请他吃饭,真是后悔啊!

  鬼知道这一次听到这个该死的名头,又会惹出什么麻烦。

  “我只是个区区第四境的捕头,没什么上进心的监天司小吏罢了,你们要算计什么,要谋划什么,别再牵扯我了,让我过几天安生日子行不行...”

  带着杂乱的念头,林季回到了梁城。

  来到府衙,刚刚走进书房没多久,就有衙役来报,说是展大人有请。

  “展大人不是昨天才走吗?怎么就回来了?”林季下意识问了一句。

  衙役自然不清楚这些,只是低头不语。

  林季摆摆手将其打发,连忙来到了府衙后院。

  展乘风就在自己的小院里,一如林季刚来梁城时那般,拿着本卷宗看个不停。

  不过这一次,见到林季来了之后,他却放下了卷宗。

  “展大人回来的这么快,可是事情办的顺利?”

  “顺利个屁!”展乘风一听这话,脸色顿时黑了。

  林季愣了愣,他还未曾见展乘风如此失态过,但也不准备追问。

  何苦触霉头呢。

  但展乘风却直接问道:“林季,你还记得上次山洞里见到的那个大鼎吗?”

  “当然记得。”林季连忙点头,随后就反应了过来,大惊道,“大人,莫非是那大鼎出了变故?”

  “那鼎不见了,有人破开了我的禁制。”

  展乘风黑着脸,语气不善道:“我昨天离开便是为此事而去,原本只是准备将那大鼎处理了,谁知道去了山洞才发现,有人偷天换日,竟然没有触动我的禁制,就带走了大鼎,留了个丁点用没有的假货在原处。”

  “是那个黑袍人吗?”林季问道。

  “不清楚,但除了他还能是谁!”展乘风显得有些咬牙切齿,“敢在梁州祭炼万民血,此人的肆无忌惮当真是亘古罕见!而这么大的事,我竟然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

  林季默然,这时候不开口才是对正确的,老老实实的听上面发牢骚就是。

  但与此同时,林季心中也想起了上次见到那黑袍人的场景。

  梁河河边,黑袍人斩杀了猪龙,还放话说之所以不杀监天司的人,是因为某件事正处于关键时刻,不便过早被监天司的人盯上。

  难道就是指这件事吗?

  与此同时,展乘风似乎也将牢骚发完了。

  他看向林季,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

  直至将林季看的有些不自在了,他才似笑非笑的说道:“山远县的事,你胆子不小。”

  “您就知道了?”林季愣了愣。

  这消息传得可真够快的。

  “是陆昭儿发来的消息,山远县之事她汇成卷宗,一份带去京城,一份留在梁州。”

  展乘风摇头道:“事情的经过我已经清楚了,这事你办的大快人心,但不合大秦律例。”

  听到这话,林季就知道展乘风不准备拿这事为难他了。

  “大人,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但总归要有个章程。”

  一边说着,展乘风突然起身回到房间里,片刻之后,他拿着一个木盒子走了出来。

  “按规矩,你升任总捕之后,可以去监天司的密库里选一件宝物防身的,但因为山远县之事,这个奖励自然是没有了。”

  林季静待下文。

  展乘风将木盒子递了过去。

  “虽然监天司的奖励没了,但你解决了鬼王城之事,上面不给你奖励是上面眼瞎,我却不能让自己的手下受委屈,拿着吧。”

  林季接过木盒子,打开后,发现是一件内甲。

  入手冰凉,尝试着灌入灵气,内甲上顿时泛起了些许光芒。

  “琉璃软甲,这是我当年升任总捕时,在京城的密库里抢出来的。”展乘风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抢?”林季愣了愣。

  展乘风点头笑道:“那时的京城镇府官便是方云山方天官,他与我一同去密库,见我选了这件宝甲之后,却又想反悔。”

  “说什么这东西贵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云云...反正我只是硬着脖子说看见了就是我的,监天司也要耍赖不成?”

  “方天官拗不过我,最终被我取了宝甲。但也因为此事,原本的京城总捕位置丢了,将我丢去了云州。”

  听到这番话,林季下意识的看向手中的宝甲。

  “这宝甲有什么讲究?”

  “谈不上讲究,只是第五境以下的攻击能抵消大半。第五境以上的也能抵挡,但效果却不算理想。”

  展乘风说道:“此物现在对我无用,但对于你来说,却是正好。”

  林季也不矫情,当即将外衣褪去,换上了内甲。

  在穿上这琉璃宝甲之后,林季惊异的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运转似乎也快了些。

  “看来你已经发现,此物的珍贵不在对敌,而在能帮助修士修炼,以你第四境的修为来看,修炼速度快个两三成不是问题。”

  “多谢大人赐宝。”林季躬身行礼。

  而与此同时,林季心中隐隐觉得,什么事情好像消失了一样。

  这种感觉一出现,林季顿时明白了过来。

  “是黄翠身上的因果,原来此事的馈赠落在了这里。”

  原来这件事想要因果了结,还得由监天司知晓之后才算。

  也是,此事犯了律例,上面的处罚不下来,终究是有头无尾。

  林季重新将外衣穿上,准备告辞了。

  可还不等他开口,展乘风就又说道:“东西你拿了,接下来该你去办事了。”

  “什么事?”林季一时之间有些欲哭无泪。

  真就是劳碌命吗?

  展乘风将一封文书放在了林季面前。

  “临川县发来的,先前你去了大梁寺,临川县的妖捕来的急,下面人就将文书直接递给我了。”

  “本就是你分内的事,须得妥当处理,另外我再赠你两枚百愈丹,这丹药能治伤,也能解毒,是从你上任身上搜来的。”

  话音落下,展乘风丢给林季一个小瓶子便转身走进了房间里。

  林季收好瓶子,拆开书信,只是看了两眼,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