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江山无策 > 第494章 拿主意
李修涯脑袋一道灵光闪过,居然许下这样的承诺给几大世家,不过此事对于双方来说是好事。

  李烜现在无需治国,自然好好调养身体就是。

  不过命数不可逆,李修涯也问过御医,御医所言不容乐观。

  若是不再劳心劳力,安心静养,也最多一两年的时间。

  而一两年之内,萧鼎的新兵都未必能训练出来呢,何况是有一战之力,所以李修涯也是必须要时间的。

  因为一旦李烜归天驾崩,那李修涯也肯定不好过。

  张维的这根千年人参算是给了李修涯一点启发,就是御医也说,若是能寻来这等续命之物,李烜肯定也能坚持更久的时间。

  但是李烜也不是没找过,实在找不到而已。

  为此事李烜自然不能太劳民伤财空耗国力。

  李修涯之前还在发愁了,商会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而且闻先成虽然是商会会长,但也不是他的一言堂,能调动的力量实在有限。

  但是将此事交给七大世家的话,李修涯可就完全没有负担了。

  让他们为此事折腾去吧,不仅能省李修涯的功夫,也算是能安抚他们一下了。

  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也许比一味的镇压要有效得多。

  这样想着,李修涯突然回了回神,差点将今日的目的都给忘了。

  今日李修涯可是特意来敲打几人,怎么好像性质变了?

  李修涯神色一正,随后道:“此事暂时就这么定下了,等陛下那边给了回应,本侯会通知诸位的。”

  “是。”四人微微点头,心中又是欢喜,也有点奇怪。

  之前四人都以为李修涯这又是来找麻烦的,不过这件事情的话,对于几大世家来说明显是有利可图的,李修涯这是为什么?

  难道李修涯转性了,要跟他们修好关系?

  不太可能吧?

  四人心中几乎都这样想到,神情变换,眼神闪烁不定。

  甚至都在思考若是李修涯真的有心修好,自己还要不要答应了。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谁能拒绝攀附现在的李修涯呢?

  新亭侯、持上方印、监察大夫、枢密院指挥使、领兵部职权...

  妈的,随便一个官职爵位都让人觉得好遥不可攀啊。

  饶是七大世家这种千年门阀,在大燕根深蒂固,在这样的李修涯面前,那也是不得不低头的。

  蒋龟年几人更是不敢将李修涯当做普通的二十弱冠的年轻人来轻视。

  但是很快,李修涯便打破了几人的幻想。

  因为李修涯想起了自己的今日的目的了,暗道了一句差点跑偏了,李修涯脸色微微变化。

  “说完了这件事,本侯还有事情想跟几位家主商量一下。”

  四人现在正有些兴奋呢,听到李修涯说话,便也直接道:“侯爷言重了,但凡有命,侯爷尽管吩咐就是,为朝廷为大燕办事,我等义不容辞。”

  “好个义不容辞。”李修涯笑了笑,随后摆手道:“倒也没有那么大,就是一些关于商会的事情,本侯从闻兄那里听到一些事情,想跟几位家主求证一下。”

  四人脸色一僵,“侯爷想问什么?”

  李修涯看向蒋龟年跟叶承风,两人神色随之一紧。

  “听闻兄说,这段时间,蒋家跟叶家可是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啊。”

  四人当然知道闻先成是李修涯的嫡系,甚至比萧家李家更让李修涯信任,李修涯说是给闻先成添麻烦,那就是给他本人添麻烦的意思。

  蒋龟年连忙道:“侯爷说的哪里话,没有这样的事情,肯定是闻会长平日事情繁多,又要照顾自家的生意,误会,肯定是误会。”

  叶承风也附和道:“是啊侯爷,闻会长平日忙得很,我们两家也是行使商会主席的职责,为闻会长分担,又怎么敢给闻会长添麻烦呢?”

  “问题就出在这个商会主席上。”李修涯淡淡道:“当初本侯就是怕待薄你们几家,不想厚此薄彼,为了公平,这才让你们两家共掌一个席位,但是你们的好像不怎么领本侯的良苦用心啊?”

  两位闻言一惊,“侯爷说的哪里话?老夫与叶兄自然是感恩侯爷的,也未曾愈矩啊。”

  李修涯哼道:“愈矩倒是未曾,不过听闻兄说你们两家为了主导商会主席的权力,暗自争斗不休,当然了,这种私事本侯是不想管的,你们自行决断就可以了,不过若是影响了商会,那问题可就不一样了。”

  蒋叶蒋家自然一直都是在暗中较劲的,也正是因为这种较劲,商会的决策一直都有些混乱,好好的五人席位,生生变成了六人甚至七人。

  各自都想偏向自家一点,各自都想要权力,这对闻先成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情。

  也违背了李修涯的初衷,蒋叶两家如何争权夺利,李修涯并不想关心,甚至这原本就是李修涯的离间他们的目的。

  但是若是影响了正在蓬勃发展的商会,那就让李修涯有些不能接受了。

  商会和义务教育现在就是李修涯在推行的两件最重要的大事情,而李修涯不会允许任何一件事出问题,一点都不行。

  蒋龟年与叶承风对视一眼,各自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安。

  他们是吃过李修涯的亏的,这是个疯子,最擅长的就是小事化大,上纲上线,也根本不会给谁留面子。

  若是惹得他不高兴,就是再动刀兵也不是不可能。

  看来刚刚的想法还真是错觉,想多了,想多了啊。

  四人想到这里,只觉得有头皮发麻,李修涯到底是个什么性子啊?

  “侯爷,此事都是无稽之谈,闻会长肯定是被事情忙慌了头,还请侯爷明察。”

  “是啊,侯爷,我们两家的关系,侯爷也是知道的,不然侯爷也不会让蒋叶两家共掌一个席位了,如今要说我们两家争斗,这定然是谣传啊。”

  李修涯冷笑道:“两位家主的意思是,闻兄的话,本侯不能相信了?”

  两人连忙道:“当然不是,闻会长当然值得侯爷信任,只是闻会长也不可能事事躬亲,肯定是想下面的人嚼舌根,闻会长也不明真相,只好将此事告知侯爷了。”

  李修涯闻言微微点头,“两位这么说,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两人松了口气,连声道:“就是如此。”

  李修涯哼道:“最好是这样,本侯会派人查一查的,若真是闻兄偏听偏信,误信了小人的谗言,那就是本侯的多虑了,先给诸位道个歉。”

  四人闻言连忙颔首,“侯爷礼重,我等可受不起。”

  “呵呵...”李修涯微微一笑,语气一冷,“但是,若是本侯的调查结果真如闻兄说的那样,几位都应该知道本侯是个什么样的人,对吧?”

  威胁?你特么又威胁?

  能不能换个招?不知道这样很吓人吗?

  就这么点小破事,用得着吗?

  四人心中无奈,但见李修涯这模样,便也知道李修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四人倒也不怕,李修涯肯定是知道自家的情况的,但是还是这样说,其用意也不言自明。

  你们争你们斗,我不管,但若是影响了商会,那就不行。

  说是要派人查,其实就是说说而已,但是若是情况还是不变的话,那李修涯也不会手软。

  四人又不是傻子,李修涯的意思自然也猜度得清楚。

  叶承风当即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请侯爷为我们两家定个章程,也防止再让闻会长觉得我们是在添麻烦。”

  既然你觉得我们两家现在影响了商会,那你说怎么办吧,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这总行了吧?

  李修涯闻言也是微微点头,和聪明说话就是舒服,而且是听话的聪明人。

  就是上道啊,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太多。

  “既然叶老太爷这么说,为了商会,那本侯还真要插手了,蒋家主没意见吧?”

  蒋龟年暗自翻了个白眼,我有意见,你能采纳吗?

  估计你也不会采纳,还可能会跟我翻脸,那没事了,我没意见。

  “一切就听侯爷的吩咐就是,侯爷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好,那本侯就多谢两位家主的配合了。”

  李修涯笑了笑,随后道:“记得当初还在燕都的时候,本侯的意思就是让你们两家各自出一人为代表,轮流坐这主席的位置,不过你们好像并未采纳本侯的意见,而是要商量着来,这样也就导致了本侯制定的五个主席位置形同虚设,这让本侯很是不喜。”

  四人闻言心中都是一紧。

  李修涯继续道:“不过本侯知道,万事开头难嘛,刚开始,大家都没有经验,发生这种情况大家应该都没有预料到。”

  “是,侯爷说得是。”

  李修涯笑道:“既然事情事情走向了不好的结果,那便要反思了,蒋叶两家的意见如果不合,那就会直接导致商会的发展决策,以及上报给朝廷的消息有误,此事可大可小,诸位觉得呢?”

  四人也是默默点头,道理自然是这个道理,不过要想自家听别人的,这也是千难万难啊。

  李修涯笑道:“既然你们让本侯拿主意,那本侯就还是当初的那个意见,你们各自派人,轮流坐主席的位置,就按…一个季度一换,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