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越民国:我抗战14年 > 第242章:眼里揉不得沙子
  三天后,李山魁笑呵呵的把所有人都放走!还打了一个报告说当地的县长突然生病暴毙,让上峰派来一个县长来。

  钱士贵这个县老爷的死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手段并不高明!但上峰不会去多加追究。

  人都死了所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在孔老财主的面前李山魁立即就做了铁案,以通敌卖国被自己发现后突然疾病给吓死了,其中钱士贵如何与日本人接触的都写的清清楚楚,其中还加了很多可信的具有真凭实据的贪腐事实,所有账款查收以充当军资。

  这就高明了,七分真三分假由不得上峰不信!而且还让孔老财主他们联名作证画押,这罪名简直实锤了也把他们都绑在了一条绳子上。

  在所有人看来,李山魁就是强盗般猖獗!狠辣还算是守信用,没有把人赶尽杀绝。

  大洋有了,粮食有了!马化武在团部听着李山魁在眉飞色舞的讲述整个过程,奉承的竖起了大拇指。

  以后训练的事情提上日程后,自己想怎么训练都不怕钱粮的问题,至于装备就需要他马化武去师部,甚至是去军部交涉了。

  各营下去还没有回来,传来消息各营的营长到了乡下后卡就乔装打扮深入百姓家里,探听当地财主的善良谁险恶,对于气压百姓横行霸道的直接就去要钱粮,不给的直接用枪崩了也要把钱粮要过来。

  为民除害那个镇子乡里没有几个作威作福欺压良善的恶霸地主!?新3团下乡征粮是首要目的,重要的是还是收获民心。

  一个部队在当地不但要有钱粮,还要有兵源!更要得到百姓的支持,才能变得的更强做什么事情才不束缚手脚。

  口碑在这里,你想拿我也要想一想!声誉虽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却很有用。

  打杀惩罚了恶霸后,还整个县的百姓一个晴朗天空!钱粮也征集够了,更没有从百姓手里拿走一分。

  十天后赚足了民心的新3团将士,笑呵呵的带着部队用骡马车拉着钱粮回去了。

  只是各营从乡下弄来的钱粮,就足够全团吃上一年还有剩余的。

  马化武算得上是团里的狗头军师,他出的主意都听他的!其中不乏他治军严格的作用在其中。

  马化武的威望如同李山魁一样能指挥动部队的,有一天李山魁不幸战死了,接替指挥部队只有马化武不做第二人选。

  各营等全体军官还都服气马化武,这是个能征善战,能训练军士,更能出谋划策的强人。

  要不是军衔有点低,弟兄们都认为给马化武一个旅长都敢的下来,这叫真正的年轻有为。

  在全体军官回团部之后,再次召开了全团会议!此时李山魁一脸严肃的看着各位军官。

  李山魁做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么多的钱财也用不完他想到了其他的用处。

  这么多钱财给自己一个团二十年也挥霍不完,眼前日军虎视眈眈,说十年不会打仗都没有人信,五年之内绝对有可能。

  如今整个团一半的军官都是李山魁的手下,绝对是跟他是同一条战线上的,因为他们拥有一样的理想与抱负,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

  马化武他也调查过,虽然还没有线索但此刻绕不开他也不得不来一次突袭。

  这里除了三营长以及他手下的两个连长是跟着蒋的,其他的都很干净。

  部队里容不得沙子,他李山魁现在钱粮有了兵马强壮了,就要把眼里的沙子清理出来,避免到时候沙子弄瞎了眼睛。

  团指挥部的们突然关闭,一个排的弟兄抬着枪枪口对准了所有在座的军官们。

  此时此刻军官们正因为自己征粮惩奸除恶而吹牛的时候,喧闹声嘎然而止。

  团长这是干什么!?而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事要发生。

  “据说我们队伍里有沙子,我眼睛里可是不容沙子的!我29军虽然被整编,可我们西北军还是西北军。

  谁想控制老子的团,老子绝不会绕了他。

  现在老子有了钱粮了,拉起来一个师的兵力都没有问题!我怕的是有人要割老子的肉,喂给豺狼。

  我可是记得当初我团马上吃光钱粮的时候,狗日的师部,军部的军需长官是一粒粮食都没有给老子,还把老子给骂了一顿。

  差一点没有给毙了。

  佟副军长把我从那该死的老东西手里救下我,臭骂了一顿才把老子骂醒来。

  合计着我29军,他娘的就是后娘养的啊。”李山魁是指桑骂槐,说白了就是要杀人了。

  三营长自然是听的出来,他立即起立一头冷汗的站起来!跟着他后面的两个连长也站了起来。

  看着三日李山魁冷笑一声问道:“有什么想说的!?”

  这一刻马化武瞅着李山魁眼睛一亮,李山魁说的是谁他马化武更是听的清楚,这下李山魁的立场很明显了。

  老子弄来的东西可以给西北军自己的弟兄,可以给自己想给的人,就是不能给蒋!?老子在你们那里就是后娘养的。

  要是被你们透露出风声,该死的以前没有给老子一根毛!肯定会来身后用刀子割掉自己一块血肉。

  干脆你们这些家伙就不用活了,省的惦记老子。

  “我们也是打仗的也是打鬼子的,弟兄们都当了炮灰!靠不住的人老子为啥还给他们卖命!?

  团长信不过我崩了我们就是,从残兵营出来之后我们三个就已经决定生死是西北军的兵。

  老蒋他娘的就是个屁,呸!”三营长立正说道,神情坦然中吐出了一口唾沫在地上。

  “那你就不要怪我了!”李山魁起身掏出了配枪。

  这一刻马化武咳嗽一声,起身说道:“能吐一口唾沫说明曲章兄弟知道什么是忠义!?看清楚了那张可恶的嘴脸。”

  “对呀,我都听到三营长都骂骂咧咧的说,百姓被盘剥贪官横行!我们在前线打仗,人家还在吃香的喝辣的贪腐剥削。

  什么狗日的政府!?简直就是蛀虫。”坐在尤里黑身边的二营长说情道。

  尤里黑也站了起来说道:“毕竟我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有着过命的交情!就相信的曲章兄弟一次。”

  然而嘭嘭嘭三声枪响,李山魁还是把三营长与那两个连长崩了!血染红了会议桌,李山魁咬着牙说道:“我不能冒这个险,我们的身份毕竟不同,我赌不起。”

  接着李山魁扫向了所有沉默的弟兄说道:“现在还在内战,部队里的同志被抓到枪毙了很多,要是暴露了我们团一半的军官全部都要死,包括我在内。”

  另一半军官陡然站立了起立,他们很惊骇的看向了他们的团长看向了还做着的一大半与自己生死的弟兄。

  确实团长赌不起,这一半军官立即把自己的配枪解掉扔在桌面上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