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玄幻小说 > 神眷战纪 > 吴雪洁的烦恼
  原来独角兽族群内部,也是有地位争斗存在的。赤炎的父母便是在争斗中失败,因而离开了光明圣山外出探索。巧合的是来到这个火山口时,母亲恰好怀上了赤炎。因而在这里将赤炎生了下来,在生下赤炎的同时,母亲便去世了。
父亲一直带着赤炎,在这里生活。在不知不觉间,赤炎便受到了电系和火系魔法元素影响,产生了一定的变异。当父亲发现小赤炎开始变异时,便带着赤炎返回了光明圣山。
而圣殿对于独角兽的状态是非常关注的,因此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赤炎的异常。赤炎便被当做交换幻兽,交换给了龙吟帝国。
在贝卡尔湖畔大战和草原大战之中,赤炎多次感受到了光明神的神旨。最后还被大先知的启迪之光照耀,因此精神世界发生了巨大的提升。
在精神世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同时,赤炎的内心产生了迷茫的情绪,因此急需开展一次寻根之旅。这便有了赤炎前期的表现,和现在的情况。
感受到了赤炎不幸的故事,吴雪洁心痛的眼泪直流。赤炎的变化也已经停止,吴雪洁走上前去,一把抱住赤炎,不停的安抚着赤炎。
赤炎也亲昵的磨蹭着吴雪洁的小脸,心中的欢快与兴奋溢于言表。龙行云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此时的赤炎个头长大了一倍不止。
双翼张开时,更是达到了夸张的十来米的长度。龙行云为吴雪洁开心,也想给吴雪洁和赤炎留下空间。不过此时正在半山腰上,龙行云也是避无可避。
眼看着天空中太阳再次升起,龙行云知道这已经过去一整天的时间了。龙行云赶紧出声道:“呃,时间不早了,我们可能要走了。”
听到龙行云的话,吴雪洁赶紧松开赤炎,抬手将眼泪擦干,转生道:“急什么啊,赤炎现在就算带着我们两个,也可以飞的很快。”为了迎合吴雪洁,赤炎赶紧唏律律的来了一声嘶鸣。
龙行云道:“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请先带我下去采点雷铁矿吧,这可是极为珍贵的高级矿石。听说只要在竖炉里加入一点雷铁矿石,就可以冶炼出品质极高的铁器。”
龙行云越说越开心,就连眼睛中都释放出了金钱的光芒。看着兴奋的龙行云,吴雪洁跳上赤炎的背,冲着龙行云喊道:“那你就快上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能采出多少矿石来。”
龙行云赶紧跟着,跳到赤炎的背上。赤炎的背与追云还是相差太多,龙行云跳上来后,与吴雪洁仅仅的靠在了一起。感受着吴雪洁身上的体香,龙行云似乎有些沉醉。
赤炎载着二人飞入雷铁矿脉,龙行云看着一地的高品质矿石放声大笑。这会确实是发财了,可能整个大陆已经开采的雷铁矿石,都没有自己脚下这些多。
而这些雷铁矿石的品位,那绝对对得起岩浆长久的高温锻炼。龙行云立刻大规模的收集起雷铁矿石,他不顾精神力的大量损耗,疯狂的将雷铁矿石收入储物戒指。
直到将储物戒指的空间充满,龙行云自己也累得精疲力尽。龙行云强打精神,跳到赤炎的背上。赤炎带着二人飞回西固村,在路上龙行云竟然,迷迷糊糊抱住吴雪洁睡着了。
赤炎飞到龙行云的小屋前落了下来,吴雪洁拉了拉靠在自己身上的龙行云。龙行云哼了哼,调整了一下姿势,又沉沉睡去。龙行云耗费了太多的精神力,将雷铁矿石放入储物戒指之中。此时的龙行云极度困倦,因此吴雪洁尝试了几次将龙行云唤醒,都没有成功。
吴雪洁无奈,只好将龙行云扛在肩上,走到了小屋门口。龙行云走的匆忙,并没有锁门,吴雪洁推门进入小屋,将龙行云放在了床上。
回到床上,龙行云睡得更香了,吴雪洁给龙行云盖上被子转身想要出去。不过四处看了看龙行云的屋子,吴雪洁的眉头皱了起来。四下里到处是乱丢的衣物,书桌上更是散乱不堪。
龙行云自幼便有宫女照顾,后来虽然自己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是也多有月舞照顾,所以龙行云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屋子里的散乱。吴雪洁撅了撅小嘴,开始给龙行云整理衣物。
将屋子里的衣物收拾完后,吴雪洁开始整理龙行云的书桌。书桌上散乱的堆放着矿山资料、冶炼资料,吴雪洁一一整理清楚。旁边还放着一堆信纸,吴雪洁随手将信纸整理了一下。
忽然一页信纸上的字,吸引了吴雪洁的注意。信纸上抬头写着亲爱的月舞,后面用很大篇幅讲述西固村目前的建设情况。吴雪洁刚刚看了几行,小嘴撅的更厉害了。
吴雪洁放下信纸,强行扭过头去不看信纸。心中却越想越不是滋味,不觉得一双大眼睛中,眼泪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不过吴雪洁还是鬼使神差般的,再次拿起信纸看了起来。
下面记录的,是龙行云给月舞描绘的西固村蓝图。从城堡选择的地点,到大湖周边景点的描述。从矿场冶炼规划,到运输路径的梳理。
林林总总已经写了几千字。最后还要月舞生下孩子后,赶紧来西固村团聚。并且还要带月舞,去探索诸神风沙大阵中的土系和气系魔法塔。
从看到龙行云对月舞的称谓开始,吴雪洁的内心便涌起一阵酸意。在看到龙行云向月舞描述西固村建设情况,吴雪洁的内心开始愤愤不平起来。
在吴雪洁看来,西固村的建设,自己绝对是出工出力,而月舞都不知道人在哪里。再看到龙行云向要月舞带着孩子到西固村来,吴雪洁心中没来由的十分愤怒。
她猛然将未写完的信纸丢在桌面,紧握双拳向着龙行云冲了过去。冲到了龙行云的床前,吴雪洁撅起小嘴,将小拳头高高抬起,却无论如何都落不下去。
回想起与龙行云相处的点点滴滴,看着龙行云刚毅的脸庞,吴雪洁在内心的挣扎中,将拳头放了下来。两行清泪沿着吴雪洁的双颊缓缓落下,吴雪洁瞪着双眼注视着龙行云,却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来。
吴雪洁跺了跺脚,转身匆匆推门跑了出去。一阵寒风吹在吴雪洁光洁的脸上,犹如刀割般的疼。吴雪洁站在寒风中不知如何是好,赤炎走过来低头安慰着吴雪洁。
吴雪洁有些发蒙,伸出双手揽住赤炎的脖颈,紧紧的抱在怀中。来来往往有些下工的军户,看到吴雪洁都热情的打着招呼。吴雪洁勉强平复了一下心情,一一回应着大家。
抬头一看,正看见小屋斜对面的占星算命的招牌。吴雪洁立刻回想起自己和龙行云,在光明之都的那次占星经历,便不自觉的迈步走进占星小屋。
小屋内依旧是漆黑一片,只有老瞎子的周身散发出柔和的微光。感觉到吴雪洁的到来,老瞎子转身道:“欢迎你光明神的眷顾者,我们又见面啦。”
吴雪洁神情中充满沮丧,叹了口气道:“还没有谢谢你上次为我疗伤,谢谢您了老先生。”
老瞎子没有接吴雪洁的话,转而问道:“感觉你是如此的伤心,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得上忙?”
老瞎子的话柔和而平静,某种带有神秘力量的精神力,在无形中让吴雪洁放松下来。吴雪洁没头没脑的讲述着自己的烦恼,东一句西一句似乎连基本的逻辑都不存在。
不过老瞎子耐心的倾听着,仿佛是一个无边的黑洞,毫无波澜也没有感情色彩。面对着老瞎子,吴雪洁竟然可以毫无顾忌的,讲述自己难以出口的情感世界。
吴雪洁讲了一两个小时,眼泪也不停的流着。老瞎子一动不动,似乎真的感受不到吴雪洁的痛苦。吴雪洁讲累了,停下来看着老瞎子道:“你能明白吗?”
老瞎子这才开口道:“我明不明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不明白。”
“嗯?你在说什么?”吴雪洁一脸的疑惑,她希望老瞎子能够理解自己的痛苦,希望老瞎子能够帮助自己摆脱目前的困境。可是老瞎子似乎帮不上自己,这让吴雪洁非常失望。
老瞎子还是慢悠悠道:“你所困扰之事,其实并不存在。你还太小,并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什么时候你能想明白,自己想要什么,那个时候你便能够得到开解。”
吴雪洁还是一脸疑惑,老瞎子接着道:“小姐放心,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放平心态即可。命运之轮已经开始不停的转动,你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甚至神也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顺其自然,作为光明神的眷顾者,你将得到命运的眷顾。作为人类的希望,你将理解生命的真谛。”
老瞎子的话吴雪洁还是不明白,但这话却深深的印在了吴雪洁的脑海里。吴雪洁将满腔的委屈道尽,老瞎子又给予了她更高的追求,这让吴雪洁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一句顺其自然,这是吴雪洁从小到大,从来未曾体会过的感觉。吴雪洁自幼便生活在世家豪族,整日里被灌输各种规矩和要求。稍稍长大终于离开家庭的约束,可是进入神殿后,得到的是更加森严的清规戒律。
吴雪洁一直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如今在占星小屋里,吴雪洁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任意倾诉,可以毫无顾忌的地方。这让吴雪洁喜欢上了,老瞎子的这座占星小屋。
吴雪洁又和老瞎子,聊了许多其他的事情。老瞎子也向吴雪洁,讲述了许多自己游历的故事。渐渐地,吴雪洁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所有的委屈和烦恼都抛在了脑后。
老瞎子又为吴雪洁占卜一番,告诉吴雪洁,是命运将她和龙行云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如今大陆风起云涌,所有生灵的命运,就掌握在几位神眷者的手里。
当吴雪洁追问细节的时候,老瞎子只是遮掩,似乎将问题讲清楚,是很为难的事情。于是吴雪洁也没有继续追问,转而很感兴趣的研究其占星术来。
这是老瞎子的强项,老瞎子在教授占星术这件事上是毫不遮掩,几乎将所有法门都传授给了吴雪洁。当然老瞎子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吴雪洁不能对外透露,是自己教授的占星术。
而且尤其强调,绝对不能在圣殿施展占星术。吴雪洁欣然同意,能成为占星术师,这是吴雪洁自幼的梦想。
当时她也只当这是一个有趣的玩意,不过在老瞎子的教导下,吴雪洁渐渐发现,占星术绝对不是那么简单。这边吴雪洁跟着老瞎子学起了占星术,另一边龙行云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从大清早,一直睡到天擦黑才醒过来。醒过来的龙行云,看着整理一新的小屋心情大好。走到书桌上,发现自己给月舞的信还没有写完,于是赶紧提笔继续写信。
虽然龙行云也想过,是不是这封信被吴雪洁看到了。不过在龙行云看来,就算看到了,那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自己和月舞的事情,几乎在这里的人全都知道。于是龙行云静下心来继续写信,其中当然要将这次魔兽狂潮带来的影响,细细的讲述一番。
目前整个大陆上,讨论最多的便是魔兽狂潮。无论是茶馆酒肆,还是朝堂乡野,到处都流传着是恶魔王制造了魔兽狂潮。
只是这恶魔王究竟所为何物,在哪里居住却是毫无头绪。而在精灵族领地的最南部,桑干河北岸的桑青村,几名圣阶巅峰高手齐聚。他们才是,真正能够探究魔兽狂潮成因的人。
按照精灵王与几位高手的两年约定,此时柯林斯派的马西斯大师、圣殿的伊凡斯大师、西川帝国的剑圣林威、圣龙骑士史迪威齐聚桑青村。
他们准备进入大青山深处,再次挑战血魔领主。看着大青山深处浓郁的血腥之气,精灵王的脸色阴沉如水,这注定是一场恶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