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其他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救市英雄
  下午两点

  乘风集团的大门口,贺天生正在召开记者招待会。

  “贺先生,你刚才说你们已经完成了对天荫集团的收购,这是真的吗?”

  “是的,我们乘风集团已经收购了天荫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做到了对它的绝对控股;不出意外,下星期开始,我将代表凌乘风先生,入驻天荫,管理集团的所有业务。”

  贺天生意气风发的回答道。

  “你入驻天荫,那乘风集团由谁来管理,是凌乘风先生本人吗”

  又一个记者发问道。

  “凌乘风先生公务繁忙,没有时间;章明晞女士会继我之后,成为乘风的掌门人”

  “什么,章明晞?坊间传闻她是靠魅惑凌少才上位的,还跟你不合,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呵呵,你也说是坊间传闻,怎么可能是真的呢?章明晞女士她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乘风集团在她手上一定可以发展的更好。”

  老板娘惹不起,贺天生当着媒体的面恭维道。

  家昌旺集团

  黄永正一家人正在电视机前收看这个记者招待会。

  “阿九这个混蛋,口风这么紧,早知道金融危机要来,也不提醒一下我们。”

  一上午在股市亏了500万的梁顺华埋怨道。

  “意外,绝对意外,贺天生不也说了吗,阿九也不确定金融危机真的会来。”

  黄永正自己都不信,不过依旧帮凌乘风解释道。

  “姐姐,我到觉得凌少没有做错;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成害。”

  梁赞背了一段上礼拜刚学的《易经》,确实很应景。

  “失什么失,阿赞我现在是失钱啊”

  看着对自己咬文嚼字的弟弟,梁顺华快气疯了。

  “阿华,你平时买的不都是阿九的乘风集团吗,我看了它上午的走势很好啊,怎么可能亏钱呢?”

  听了凌丽萤这句话,梁顺华彻底自闭了;让她怎么说呢?

  我看阿九快不行了,所以卖了所有乘风集团的股票,还买了他对头天荫集团的股票吗?

  “是啊阿华,你买阿九的股票怎么可能亏呢,开市到现在都涨了20个点了,你应该赚疯了才对啊”

  经过老婆提醒,黄永正开口道。

  “还不是你那个好朋友许大少,说什么阿九做事顾头不顾尾,乘风集团迟早要出事;

  我就是信了他的邪,才卖了阿九的股票。”

  梁顺华怪起了两天前来安慰黄永正的许雅麟。

  “他那是好心提醒,再说他也没想到阿九藏的这么深啊”

  “所以说,还是阿九的错”

  黄永正替许雅麟开脱,却让梁顺华抓到了把柄。

  金融危机之下,全港百分之九十的上市公司都哀鸿遍野,许绰行自然也不例外。

  “Adam,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担心公司的事吗?”

  许雅麟对突然走进自己办公室的弟弟说道。

  “大哥…”许雅顿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唉,现在全港都这样,你不要担心,也就下跌百分之十嘛,我们撑得住的。”

  许雅麟指着电脑显示屏上许绰行的实时股价,对弟弟安慰安慰道。

  嘚

  “Adam,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啊”

  见弟弟突然对自己下跪,许雅麟大吃一惊。

  “哥,我闯祸了”

  “你起来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的”

  在关心家人这方面,许雅麟做的很好,都可以跟黄永正媲美。

  “我抵押了公司的股票,做空乘风集团,现在已经爆仓了……”

  想起银行业务经理刚来的电话,许雅顿决定老实交代。

  “什么,你抵押了公司的股票,你抵押了多少?”

  “全部”

  痛打落水狗,可是许二少最喜欢干的事;

  想到自己给黄永正拜年时的窘态,和半岛酒店凌乘风对自己的爱理不理;

  在投行业务员的建议下,他抵押了手上所有许绰行股票,贷了一大笔钱,就为做空乘风集团。

  听了弟弟的话,也就许雅麟年轻,还没有心脏病,不然就可以申请做方松荫的病友了。

  “哥,银行的王经理说了,过会他们就会开始抛售我抵押的股票,让你早做准备”

  见许雅麟瘫在椅子上,许雅顿小声提醒,只是他话音刚落,显示屏上的股价就开始急转直下。

  许绰行盘子本就不大,为了少亏一点,银行一下子抛售了许雅顿抵押的所有股票。

  90

  85

  ……

  25

  短短半个小时,许绰行的市值蒸发了四分之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Adam,你真的闯大祸了,让我怎么跟死去的曾祖父交代啊。”

  资不抵债,股价跌到60的时候,许绰行其实就已经资不抵债了,更何况是现在的25元呢。

  好哥哥许雅麟第一次以无比失望的眼神看着弟弟。

  “哥,我们许家植根香港100多年,这么多亲友故交,你打电话给他们,请他们帮帮忙啊”

  “现在是金融危机,他们自顾不暇,哪有能力帮我们啊”

  “哥,凌乘风,你可以找凌乘风啊;他有2000亿,一定可以帮我们的”

  前脚做空人家股票,后脚亏完了再找人借钱,弟弟的这个提议算是把许雅麟说懵了,可凌乘风哪有时间管这对难兄难弟的事啊。

  香港文华东方酒店的大床上,他正忙着哄人呢。

  “明晞,你别哭了,我都帮你罚过她了,还不解气吗”

  “是啊,妹妹,我都起不了身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凯斯躺在床上,风情万种的对章明晞说道,完全看不出上午落地窗前的咄咄逼人。

  “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人?”

  章明晞止住眼泪,对两人骂道。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虽然开始的时候我是动了的手段;可后来也没见你反抗啊,而且还叫得挺开心,我可是留了视频的”

  凯斯拿出了手机,对章明晞摇了一摇。

  “你混蛋,快还我”

  一听凯斯还留了视频,章明晞马上起身去抢。

  “就不给你;阿风,你要拿出对我的那份霸气,才能让她乖乖听话;

  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她可没现在这么矫情?”

  凯斯把章明晞压在身下,捏了一把她的脸后,对凌乘风指点道。

  凌乘风其实很想看两人的表演,不过想到最近这段时间对章明晞的所作所为,确实有点过分。

  再帮她一次吧

  凌乘风起身把凯斯压在身下,当然,最下面的依旧是章明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