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其他小说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第一百五十章 鲸吞象
  2008年

  9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控股公司申请破产保护。

  2008年9月16日美国国际集团(AIG)提供850亿美元短期紧急贷款。这意味着美国出面接管了AIG。

  美国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不会出事的吗”

  方孝聪终于知道怕了。

  “方少,这是全世界的金融危机,百年难得一遇,我怎么可能想得到啊”

  财务总监肖恩解释道。

  “那现在怎么办啊”

  方孝聪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

  “套现,方少,现在只能套现你手上的天荫股票才能度过难关”

  “我的不都抵押掉了吗,哪还有什么股票啊”

  “你没有,老爷有啊;你不是有他的股票账号和密码吗?我们可以套现一部分他的股票啊”

  为了贺天生承诺的那笔钱,肖恩不遗余力的把方孝聪往死路上推。

  “不行,我爸知道,他会打死我的”

  这是方孝聪最后的理智。

  “你不这么做,那几家跟你对赌的投行也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还是一个死;

  老爷就你一个儿子,他又能把你怎么样呢”

  “对,对,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他不能把我怎么样。”

  看着方孝聪自我安慰,肖恩知道那笔钱稳了。

  ……………

  香港文华东方酒店

  顶楼的总统套房里

  凯斯和章明晞又见面了。

  “把我叫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时隔半年多,章明晞当然查清楚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彼列基金的负责人

  金融界有名的女强人

  圈内众所周知的取向有问题。

  “你应该猜的到,不然也没资格做乘风的女人,准备好叫姐姐了吗?”

  凯斯今天一身帅气西装,完全没有半岛酒店那晚的妩媚,却多了一丝寻常女人没有的英气。

  “大话谁都会说,大半年过去了,也没见你有什么动静”

  章明晞知道凌乘风最近在谋划什么,但每次询问,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所以具体情况她就不是很清楚了。

  “听说方松荫是你干爹,我要是帮乘风吃下天荫集团,你会替他难过吗”

  “你还是先做到再说吧”

  面对凯斯的挑衅,章明晞不为所动。

  “要不我们在打一次赌吧,就赌今天我能不能帮乘风吃下天荫”

  “赌什么?”

  “你说呢?”

  凯斯今天可是有备而来,她要在这里彻底压服章明晞,奠定自己后宫之主的地位。

  “可以开始了”

  随着凯斯一声令下,原本就因为金融危机在下跌的天荫股票像吃了泻药一样,开始一泻千里。

  “怎么会这样?”

  透过酒店的玻璃可以看到窗外交易所大屏幕上股票的实时价格;

  短短三分钟,天荫的股票就从原先的80,跌到了60,这让有所预料的章明晞也大惊失色。

  “这才刚刚开始呢,你就吓成这样?”

  凯斯很满意章明晞的反应,走到她身边,开始上下其手。

  “你干什么,我还没输呢”

  章明晞有所反抗,但哪是女流氓凯斯的对手。

  “天荫我吃定了,耶稣来了也没用”

  凯斯把章明晞压在酒店的落地窗前,霸气道。

  半小时后

  天荫集团

  “他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方松荫给两个老朋友打完电话后,对秘书问道。

  “是啊,董事长,方少会不会出事啊”

  “死了最好,这个混蛋,半年亏两百亿,还抵押股票,要不是他……额……额”

  “董事长你怎么了”

  “药,给我拿药”方松荫强忍着让秘书给他递药。

  “董事长,要不去医院吧”秘书服侍方松荫吃完药后提议道。

  “我去……医院的话,天荫怎么办…天荫怎么办?你快帮我看下天荫股价,现在到多少了”

  方松荫顺风顺水了一辈子,没想到临老了会遭这样的罪。

  “董事长”

  “你说啊…”见秘书犹犹豫豫,方松荫不耐烦道。

  “刚跌到45,不过还在跌”

  砰

  “董事长,董事长,快叫救护车啊”

  傲堂集团

  卓家父子三人和傲堂的一众高管一脸紧张的看着大办公室显示屏上的实时股价。

  “查清楚是谁在狙击我们了吗?”

  卓启堂邹着眉头问道。

  “董事长,是境外资金,具体是谁再给我点时间”高哲回答道。

  “现在怎么办,你们谁有好的建议……都说话啊”

  见平时侃侃而谈的一众高管都闭了嘴,卓启堂气急道。

  “董事长,我们必须投入资金稳定股价,不然散户跟着抛售,场面会更难看,而且你看一下,这是今天天荫集团的股票走向”

  最后还是高哲站了出来。

  “35,怎么会这样,刚才不是还有60吗”

  天荫股票大跌,卓启堂当然有注意,只是他1小时前看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夸张。

  “我刚问了投行的人,天荫会跌成这样,主要是因为方家人自己都都在抛售股票,然后引发散户恐慌性抛售”

  “不可能,方松荫不会这么短视”

  要说了解方松荫的人,卓启堂一定排得上号。

  “方松荫是不可能,但是方孝聪呢”

  “我们现在再说傲堂的事,你跟我扯天荫干嘛”

  被高哲顶的下不来台,卓启堂气急道。

  “我希望董事长你能联系董事局的人,让他们再吃进市场上流通的傲堂股票;即使不能,也要确保他们不会抛售,不然我们很可能步天荫的后尘。”

  知道傲堂账上没有多余的资金抬高股价,高哲给卓启堂出了一个知易行难的主意。

  中环乘风大厦

  看着周围的写字楼已经开始下饺子,凌乘风吩咐贺天生可是开始吃进了。

  “凌少,才到25呢,就现在这情况,跌破20不成问题啊”

  贺天生提醒道。

  “不赚最后一分钱,还有,吃相太太难看会败人品的;完成我跟你说的那几支股票的收购以后,你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告诉他们我们准备了2000亿救市”

  凌乘风朝贺天生挥了挥手,准备离开。

  “凌少,你去哪啊”

  贺天生有点不明白,到了这种振奋人心的时刻,凌乘风为什么要离开。

  “佳人有约啊,你这种单身狗不会懂的”

  三分钟前,凌乘风收到了凯斯的约炮短信,还有一张章明晞的私密照。

  吊我的马子,还敢拍照片,不知道网上很危险吗?

  我都只敢画画留恋,而且画作还都放在空间里。

  胆大妄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