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科幻小说 > 别用疯批马甲玩游戏 > 第108章 108
温暖的阳光从打开的窗户外打进来。

小阳台上堆放整齐的杂物和卧室里简单但又分外干净的布置可以看出房屋主人的性格。

不大不小的卧室里, 一张单人床被安置在墙边,柏原早无正安静地躺在床上,他戴着一个科技感十足的金属头盔, 头盔特意比他的脑袋大了一圈。

柏原早无的额头和后脑上还贴着三四个金属贴片, 他时不时皱一下眉, 无声地袒露出自己的游戏体验。

卧室内不只有柏原早无一个人。

另一个身形修长的外国人就这样随意地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他皮肤白皙、五官深邃,带着明显的俄国血统。

陀思坐着的这把椅子被他刻意挪动过。

只要柏原早无从游戏中退出来,根据他的习惯, 一抬眼进入视野的第一个存在就是陀思本人。

他向后轻仰着,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过来打发时间。

半点也没有自己是在私闯别人屋子的自觉性。

桌上的时钟缓慢走动, 十几分钟后, 陀思若有所思地把书反盖在自己膝盖上。

躺在床上的乖巧少年手指忽然轻微地动了一下,紧跟着没过多久,少年挺翘浓密的眼睫毛也开始轻轻地抖动起来。

下一秒,柏原早无睁开眼睛。

右手熟练地扯开贴在脑袋上的金属贴片, 再对着某个地方一按, 用来进行全息游戏的设备就整个脱离下来了。

柏原早无把头盔拿下来,左手撑着床单一个用力坐了起来。

“你来了。”

对于睁眼就在自己卧室里看到的另一个人, 柏原早无不是很惊讶。

以自己笔友的性格来说, 如果陀思不过来,柏原早无反而还觉得说不过去了。

陀思先是递给了柏原早无一杯水。

虽然在游戏期间, 柏原早无佩戴的全息设备一直有在给他补充营养剂, 但毕竟玩了那么久的游戏, 柏原早无的精神难免疲惫。

“谢了。”

柏原早无和陀思这个时候的相处还算得上是风平浪静。

直到陀思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最后两个游戏副本的反馈报告不用写了, 这是你的报酬。”

比起方便的网上转账, 在非必要的时候, 陀思往往更喜欢用线下的方式付钱。

这算是他自己的一个小小趣味。

柏原早无这会刚刚站起来在活动身子, 一点也客气直接就拿过了银行卡:“那个游戏公司倒闭了?”

现实里的柏原早无,在不需要伪装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真实态度比游戏内的表现更冷漠,情绪起伏要小得多。

特别是在陀思面前。

乖巧听哈,但是不咸不淡。

陀思点了点头:“差不多吧。”

“游戏不准备上市了。”

也就是俗称——被毙掉了。

柏原早无并不惊讶,这个游戏的设定明显就赚不到钱。

玩家体验感不好,一看就是个只会亏钱的赔本玩意。

更关键的是,柏原早无从很早之前第一次兼职打工开始,他的所有兼职无一例外,做到后面都会出问题。

这个充满了玄学意味的设定,他自己都习惯了。

每一次兼职,他能得到的工钱最后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至少减半,有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比起之前的动辄就是打工半个月,老板倒闭跑路除了半个月被包的三餐外没拿到一分钱这种倒霉事情,这次已经算是好的结尾了。

最起码陀思还给了他最后两个副本的内测费用。

柏原早无知道陀思的习惯,他拿过银行卡,想着明天或者后天什么时候去银行把这笔钱转出来。

柏原早无视若无物,他直接无视了陀思,活动几下身子后就去厨房找到之前被他特意囤起来的方便食物。

感觉到跟着他一起走出卧室的陀思,柏原早无一边泡面一边抬头对陀思说:“你可以离开了,谢谢。”

他不需要在陀思面前伪装成任何模样。

陀思直接在柏原早无用来吃饭的小吧台坐下:“这个游戏怎么样?”

“剧情烂透了。”柏原早无想都不想直接就回答了出来。

陀思会纵容柏原早无在不触及某些底线的时候,在他面前放开点。

柏原早无完全不用担心,他早就学会了在什么范围内才会不惹怒眼前这个危险人物:“你想的这些剧情不是老套就是虐玩家,一点也不像个游戏。”

他低垂着眼神,看向某个地方的眼睛里闪过道不明的情绪,这双特殊的金色眼眸一如既往的漂亮。

至少柏原早无没有在里面找到什么玩游戏的快乐。

陀思把玩着小吧台上放着的一个马克杯,听到柏原早无语气里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抱怨意味,他笑了几声。

“不,恰恰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游戏。”

一个解放了柏原早无内心的游戏。

一个让陀思更加探究到柏原早无的游戏。

奉献。

别管柏原早无给自己找了多少理由,实际上他在四个副本里最后都做了类似带有奉献精神的举动。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在游戏的前提下,虚假的世界会更容易暴露出人类的负面情绪。

但是柏原早无的负面情绪很奇怪。

他是一个有着奇怪奉献精神的玩家。

和讨好型人格沾不上边,但是陀思作为游戏的操盘手,自然知道,柏原早无打出的这些“结局”,受到伤害最大的都是玩家本人。

除了最后一个副本,陀思小小地推波助澜了一下之外,其他的所有游戏走向他并没有进行任何干预。

只要柏原早无想,他就可以在游戏里活得很好。

太有趣了。

怎么会有这种人类呢?

陀思没有说话,柏原早无的注意力却被他手上把玩着的马克杯吸引过去。

那个杯子是山野美奈子从某个专卖店买回来送给柏原早无的,听说好像还是某个大热ip的联名款。

马克杯的样子特意做成了一种蠢萌小兔子的模样。

有点像是游戏里的那只小兔子。

柏原早无不合时宜地想。

谁知下一秒,柏原早无就听到陀思说:“我确实和那个游戏有关。”

“但是这个游戏没有剧情策划。”

陀思笑着解答了柏原早无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的疑惑:“「神明的叹息」是没有人可以篡改的游戏,既然你心底都清楚了,就不要下意识去否定自己。”

他说的很委婉,但是柏原早无听得明明白白。

陀思心情很不错:“我可以做的事情,只不过是稍微做一些无伤大雅的修饰罢了。”

他捧起手里的杯子,蠢萌兔子造型的马克杯贴在陀思脸边,看起来竟然没有多少违和感。

柏原早无看着陀思特意展示给他看的杯子,这个大热的ip产物,忽然让他有了某种不详预感。

“伊豆?”

陀思心情不错地点了点头,承认了。

他一点也不避讳:“当时第一次来考察的时候,刚好发现了这个杯子。”

意思是说,柏原早无在很早之前就陀思选中。

这个游戏的筹备也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了。

柏原早无知道他和陀思“没见过面的纯粹笔友关系”只是他一个人自欺欺人的想法而已。

他知道很久之前陀思早就暗中见过他了。

只是有些意外陀思现在直接摊牌亲口承认曾经观察过他。

他没想到陀思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些话说出来。

陀思看手上的杯子,话里带着几分满意:“怎么样,伊豆这个形象设计的还不错?”

那天因为游戏研发突破某个难关,他心血来潮过来看了看柏原早无。

正好就看到了山野美奈子把这个小兔子杯子送给柏原早无的一幕。

柏原早无煮泡面的手一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无法忍耐了。

陀思低低地笑着:“都说了你要坚持相信自己。”

“这就是我无伤大雅的修饰。”

柏原早无一切的游戏进程也好、剧情也还,背后都没有陀思做的手脚。

或者说,是没有他可以做手脚的地方。

伊豆不过是陀思送给柏原早无的一个类似监视器的存在,如果没有伊豆的话他也不能看到柏原早无的游戏经历。

柏原早无接收到了陀思的潜意思。

但他还是皱了皱眉头,出现了难得明显的排斥情绪。

“不要。”

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柏原早无有些心虚。

他想了想自己在游戏里的做法。

果然还是不符合他在现实里的相处之道。

太极端了。

如果这个游戏真的不只是一个游戏的话……

柏原早无蜷缩了一下手指。

不,这只能是一个游戏。

他现在已经不是玩家了,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切后续影响都和他没关系。

虽然、虽然四个副本里的时间线是和现实世界的时间线越来越接近的。

陀思耸了耸肩:“好吧。”

“如果你坚持这么认为的话。”

柏原早无是这个“游戏”唯一的玩家。

陀思离开了。

在柏原早无对他警惕起来,认为他将要做什么的时候,陀思却反常地什么也没做。

这不对劲。

柏原早无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想。

这可太不对劲了。

柏原早无回忆着陀思在离开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让我们放下游戏这件事,毕竟一切已经结束了。”

陀思当时是这样说的。

“好好准备你的下一份工作吧,小鸟。”

柏原早无很不喜欢陀思对他的这个称呼。

特别是陀思走的时候把他兔子形状的马克杯给顺走了。

柏原早无被陀思带偏了注意力,直到现在他吃完饭了才从已经结束的游戏和与陀思见面的双重影响中彻底抽身。

柏原早无忽然想到:

他的下一份工作是几个星期后的进组拍戏。

地点是——横滨。

当时在第二个副本的最后,他把中也带到哪了来着?

柏原早无闭了闭眼睛,他很想催眠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他的心中陡然升起的不安感正在飞速扩大。

而柏原早无这股接近本能的直觉从来没有出错过。

陀思是不会在最后无缘无故说这么一句话的。

所以刚才他放弃了继续追问的反常行为,这样就可以解释通了。

特别是,柏原早无的记忆力很好,他还可以清楚地记得,当初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去横滨面试的时候。

和传闻中那个危险的城市不同,他被保护得很好,就连因为意外留下过夜的居住条件也很不错。

当时的那些违和感,柏原早无都以为是陀思的原因。

现在看来恐怕不一定。

柏原早无沉默了。

他在脑中很认真地想着——

用自己得到的这笔内测员工资去向剧组违约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

东大的学费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至此之后陀思一直都没有出现。

柏原早无也怀揣着复杂的心情,等到了他需要进组去横滨的那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