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修真小说 > 此间再无仙 > 第五章 梦一般的杀
    “对了,就算我再没有教养,恐怕也比不上你这个一晚上能换两个男人的女人。”

    林平开口了,虽然没有回头,但那说话的语气却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平静了。

    不过,偏偏这种平静的语气却是让他身后这对男女神情剧变。

    “什么?!”

    因为林平这翻话,两人的脸色都白了,尤其是王腾,他煞白的面色还透着绿光,真的很吓人。

    

   

    “你说谁一晚上换两个男人?”

    终于,一男一女都同时开口了,相同的话语,却让林平听出了两种完全不同意味。

    “哥,这人说得都是真的。”

     正当林平犹豫自己要不要将自己所见说出来时,周围人群中,却有一名少年走出来了。

    这是一名与王腾有八九分相似的少年,相貌也称得上相当的俊俏,只见他快步上前,将王腾拉到旁边的柳树下嘀咕了一阵,王腾的神情便连连剧变。

    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王腾在柳树下呆不住了,怒冲冲的走回来。

    

    当王腾重新回到他的琴师妹身边时,他那张显得很俊俏的脸庞,已是铁青得发紫,说是难看到了极致也不为过。

     “你这贱人,快说,今天晚上你跟陈玄那家伙在前面那片林子做了什么?”王腾开口了,他黑色眸子里升起了让人胆寒的凶光,目光紧紧地盯住眼前这个女子,真的难以想象他这时究竟有着多浓的怒火。

    那琴师妹也因为感受到他的怒火,后退了数步,花容失色。

    可是,王腾对此却是没有任何的理会,身形向她逼近了过去:“快说。”

     “我……”

     女子无言以对,她脸色通红,几次想开口,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贱人。”

    最终,王腾爆发了,所有怒火都被他汇聚到手掌中,而后向自己眼前的女子拍了落去。

    啪!

    肌肤碰撞的声音响起了,女子那张绝色容颜上也多了一道鲜红的掌印。

   可是,却没有人因此而同情这个女子,周围的人都向她投来了怪异的目光,唾弃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一个勾三搭四的女子,还好意思说别人没家教?这种脸皮也是没谁了?”

     “话别这么说,没准人家,家人也死光了呢。”

    “…………”

    唾弃的声音不绝于耳,让女子红肿的脸上,更多了另一种鲜红。

    “关你们什么事?”

     终于,女子开口了,只见她双手捂脸,美眸中的目光流转在地上,看她那样子,似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此时此刻,哪有什么地缝出现在她的眼里,所以她只好将纤纤玉手捂着自己肿起的脸庞,而后向着远处跑去。

    然而,此女在路过林平身边时,她还是停顿了下来。

    “你这个没家教的家伙,活该你家人都死光了,恐怕你也要不得好死。”女子真是很恶毒,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两人有着很深的仇恨,她望住林平的眸子里居然充满了怨恨,仿佛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似的。

    “很多人都说过这样的话。”

    林平真的有点高冷,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有点拽,他居然没有丝毫在意女子对自己的怨恨,那样子说得上是轻描淡写,他居然还在脑海之中细数着那些曾经怨恨自己的人。

    那些人真的多,在他的脑海中,竟然数不过来了,真是称得上数不胜数。

     而在他的印象中,那些人的下场更是貌似都不太好。

    “你很漂亮,但恐怕红颜薄命,你可能要命不久矣了。”想到那些人的下场,林平也向眼前这个对自己充满怨恨的女子,提醒道。

   

    说完,林平便真的不再停留了,离开了此地。

    与此同时,王腾口中的琴师妹,也是逃离了此地,她像是一阵风那般,逃之夭夭,逃离这处让她无地自容的地方,只不过,此女边走时,嘴中仍然不忘诅咒林平这厮“不得好死”。

    次日一早,清晨的阳光照亮了大地。

    那位琴师妹居然真的印证了林平所讲的“红颜薄命”这句话,她的尸身出现在落日宗的十丈大门前。

   而且,还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其中,林平这货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

    “几位师兄,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怎么死了?”

   人群中,林平向身边的人问道,那影帝的演技,在他这里尽情绽放,凭借这出色的演技,压根没人能够看出,这货居然是在明知故问。

  

    “这你都不知道吗?”

     一名弟子开口了,他见林平满脸好奇,似乎有意要吊他的胃口那样,反问了一声。

    直到林平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时,他才继续道。

    “这个女人是被一个叫王腾的人杀的,是情杀,就在昨天夜里,那个王腾在一个林子里面把她给杀了……”

    此人有声有色地说着,就像他亲眼看见王腾动手似的。

   这让林平也是啧啧的称奇,他真的很意外,如果不是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恐怕也要被眼前这人蒙骗过去。

     “没想到,师兄你知道这么多……”林平与自己眼前这名弟子寒暄了几句之后,便隐入人群当中,询问其他人去了。

   

     众人众说纷纭,一套套天花乱坠的说法下来,让林平也感觉到大为意外。

     而让林平更加意外的还是,他问的那些人皆是认为女子是被王腾所杀。

     所有人都说那厮杀人之后,就去一个叫陈玄的人算账,不料却被其反伤,而后遁入魔道去了。

    “遁入魔道吗?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林平暗暗地点头,猛然间似乎为自己想到了一条退路。

    林平再也没有继续向其他人询问了,他迈步离开了人群,身形径直地向落日宗那十丈大门外走了出去。

    然而,当他靠近地上那女尸时,他的步伐还是停顿了下来。

    “这是死前鞭的,还是死后?”

    林平望着尸身上那几十道触目惊心的鞭痕,沉思了半响,脸上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最后,终于明白了其他人为什么会认为此女是被王腾所杀。

    感情是王腾那厮在鞭人的时候,被别人发现了,所以众人才会认为女子是被他所杀。

    “这就是爱得越深,恨得越痛吧,只可惜我那些宝贝,最后一些也用完了。”

    林平真的在叹息,他虽然觉得王腾的鞭人行为有些过激,但终究对那个俊俏的人有所同情的。

    心中想着的时候,林平的身形也在不知不觉间迈步出了落日宗,远离这处是非之地。

   没有任何人怀疑,在没有惊动落日宗高层的情况下,落日宗所有人都认为,是王腾杀了女子,只有林平一人真正知道女子的死因与死法。

    日当正午,艳阳高照。

    林平的身影已然走到了一片密林的不远处。

    这是一片全是参天大树的密林,随便拿出一株,就足以让万万载之后的光头啊强为之疯狂。

    而这时,林平眼前这些参天大树却并非是一株,而是一眼无尽,连绵不断,树与树之间,都构成了紧密的连环。

    若是那光头啊强这时能够出现在此,恐怕他就是再面对多十头熊王,也要把林平眼前这片密林砍尽。

    林平没有停留,他迈步走了进去。

    但很快,林平的前方就没有路了,被一片荆棘挡住。

    这是一片密密麻麻的荆棘,荆棘上还长满了毒刺。

    那是一种修士见了也得头皮发麻的毒刺。

    这等毒刺一旦被划破他们的身体,没有真气境七八重的修为,绝对抵挡不住那些毒气入侵而瞬间暴毙。

    而就算有真气境八重以上的修为,也只能够暂时抵挡住毒气,时间长了,还是会因为毒气攻心而成为废人。

    眼看自己离这片毒荆棘还剩数步之遥,林平抬头了,望上那些似要高耸入云的大树,那般神色,若是有人看见,定然会知道,这个少年眼前这些大树,就是他的前路。

   只见他一跺脚,那身形便跃上了旁边的大树上,而后更是连连发力,向着林中而去。

   这时的林平确实是很像林中的灵猴,一道道树影如同闪电般在他眼中快速掠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渐渐地,林平那张平凡的脸庞,都是掠起了疲态,汗水也是毫不留情地渗透了他的全身,由此可见,这般在树上纵行,对于他来说也并非什么易事。

    十多分钟的时间很快又过去,林平脸上的疲惫也越发浓郁了,奔行的速度更是大不如先前,两者相比,说林平这时的速度为蜗速也不为过。

   “那绝涯也应该快到了。”

    林平自语着,说得上是艰难地跃上了一株树干,而后抬头望下去,果然见得下方出现了一处绝涯。

    这是一处真气境也难以逾越的绝涯,上百丈的距离,中间还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

    这种深渊,若是寻常人见了,绝对会被那黑压压的感觉,吓得后退。

   而这时,林平面对眼前的绝地,虽然没有像寻常人那般被吓退,但他也没有轻举妄动了。

    他选择了休息,在树上盘膝而坐,将呼吸控制匀运,直到感受到自己身上其气绵绵似流水,便捏起法印,将体内这些气运入丹田。

    周而复始,林平一次次地将周围的自然气,转换成真气,再将它们逼入丹田,化为己用。

   整个过程略显枯燥无味,但林平却没有感觉丝毫的不耐烦,因为稍有不慎,他就有可能经脉错乱,爆体而亡。

  

    转眼之间,大半个时辰过去了。

    林平散发出来的气势也变得越发凌厉了,呼的出了一口气,他也睁开了双眼,那眼神真的如同利剑出鞘。

    “估计今晚再运一次功,我的真气就能够突破到真气境九重了。”

    林平低语,即使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即将突破,他的神色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他目标太大了,大到难以形容。

    那等感觉,就像一个定下目标要赚十亿黄金的商人,只赚了一文钱那般,压根不会有任何感觉。

   

     所以,这时的林平也只是平静地站了起来,而后向下方的绝涯跳了落去。

     找死!

     这绝对是找死!

     此时,如果有人在这里,肯定会因为林平这翻惊人的举动所震惊,发出类似的惊呼。

     然而这惊人的举动,这时出现林平身上却显得有些轻车熟路了,只见他的手掌弯曲呈爪状,在身体落下的瞬间,便向眼前的巨石爪了落去,轻喝一声“起”,那羸弱身躯便借势落到绝涯的夹缝处。

     这是一条很细的夹缝,但却直通绝涯的另一头。此时林平落在夹缝中,那羸弱身躯也需侧身才能前行。

    

   林平没有犹豫,直接侧身向绝涯的另一头走去。

    没有任何的意外,林平很快走到了尽头,一个巨大的山窑随之浮现在他的眼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