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书屋 > 修真小说 > 此间再无仙 > 第二章 少年破星
    林平离开了食堂,他就向自己宿舍走了回去。

    他住的宿舍是外门弟子的宿舍,这些宿舍有很多,共有一百五十间,每间能住四个人,加起来可以住下六百人。

    和林平同一批的弟子,只有三百五十多人,所以,这些宿舍没有住满,每间只有两到三人。

     但是今日落日宗又新招了三百多弟子,而这些弟子也需要安排到这些宿舍中。

     这就让负责招收弟子那几个人一个头两个大。

    “床位就只有六百个,但两批弟子加起来足有七百人,你们说怎么弄吧?”

     这几人背对着新招的弟子,脸上神情尽是苦涩,他们是正式弟子,半个月前被安排出去招收新人。

     本来,这时距离他们回来还有几天,但在几人刻意安排下,他们提前完成了任务,早回了两天。

    只是没想到回来之后,他们竟是要因为宿舍而苦恼。

    “雷山,都怪你想得馊主意,说什么不用管资质随便收就行,只要凑齐人数就好!”

     突然,这五名弟子,有四人同时望向了其中的一人。

   

    “这能怪我吗?”

    被四人看着,雷山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人如其名,暴跳如雷,像是喷发中的火山。

    只是他的眼睛,天生就细小无比,让人无论怎么看也不会感觉到半点气势。

    “现在就说我想的是馊主意,前几天还不知道是那几个王八羔子,说这种收弟子的日子很无聊,叫我想个办法!”

    “你说谁是王八羔子?找死吗?”

   

    其余四人脸上也布满了怒意,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架势。

    此时此刻,真的没有人能够看出,雷山的主意,的确是他们叫想的。当时,他们还纷纷说是好主意。

   “我不管,主意是你想,现在也得你想办法弄好。”四人沉吟了一下便开口说道,眼下这情况他们都觉得推卸责任才是正道。

    “我没有办法,要想你们自己想。”雷山似乎知道几人的企图,就像愤怒的公鸡,和几人喋喋不休的争议着。

     “……”

     一众新弟子望住几人,皆是感觉到一阵无语,然而,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皆是眼睁睁的看着这几人争论。

    几人一直在争辩。

    突然 ,他们却停了下来。

   而这一幕的出现,竟是因为林平已经回来了。只见他脸带疑惑地向几人走来,而当他走到几人不远处时,他显然已经明白了这几人的难处。

   “太难了,七百多人怎么住六百人的宿舍?”林平摇了摇头,继续向自己宿舍走去。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这个简单的摇头动作,却惹怒了几人。

   “臭小子,你摇头是什么意思,要找死吗?”几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出来,拦住了林平的去路。

    “这个人也太倒霉了,居然撞枪口上了!”一众新弟子面面相觑,他们都看得出几人拦住林平,是有意想把他当作出气的沙包。

  “我什么意思和你们有关系?”

   这些新弟子明白,林平自然明白,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惊慌的神色,很是淡定,瞥了一眼几人后继续道:“好狗不拦路,你们挡在这路口中间,是不是连狗也不如。”

    “这个人是谁啊?……”

 

   “身为外门弟子,居然敢挑战正式弟子的权威?”

    一语惊人

     这一刻,所有新弟子望着不远处的林平,都觉得伶牙俐齿的他,在五人手中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果然,雷山几人就像爆竹般,一下子都被林平点炸了。

    只见雷山一步跨出,如同老鹰抓小鸡,一下子便抓住了林平的衣襟。

      “小子,是不是想找死?有种再说一遍。”

      “小子,我看你是连死字都不会写?区区一个外门弟子,也敢在我们面前放肆?”其余四人也向林平靠了过去。

    看到几人的架势,很多新弟子变色了,感觉到这似乎是要围殴的节奏。

     “这人怕是要倒霉了。”

     有人都开始同情林平了,五名正式弟子对一名外门弟子,这种不要脸的架势,让他们觉得无解。

    林平亦只有被几人欺凌,这一条路。

    可是,林平面对这种路,偏偏却是神色不变,依旧很淡定,一丝也不带怕的。

    他哼了一声,便发力挣脱小眼睛的手掌,立在数人中间,目光如冷电,环视了一周,鄙夷道:“就算我要找死,恐怕你们也没有能力杀得了我。”

     “这个人真嚣张,真以为自己能够一挑五吗?”

    无数新弟子让林平的话震撼到了,压根不会相信林平说的是实话。

  “你小子还真的是不怕死啊。”雷山几人也懵了,在他们心目中,压根想不出任何一个理由,能让林平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挑衅他们。

    他们压根想象不出林平在进入落日宗之前到底经历了多少血腥的场面。

    在他们的眼里,林平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是一个可以让他们出气的沙包。

    “怕不怕,你们试过不就知道了吗?”

    林平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从容又镇定,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他不会真能一挑五吧!”

       有数名新弟子开始怀疑了,感觉到林平面对雷山五人,就像在面对五个小丑那般轻描淡写。

     

      然而,这几名新弟子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便引发出一系列的嘲讽声音。

       “你们几个听故事听太多了吧?一挑五?有这个可能吗?”

        “你们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这个是什么人?一个外门弟子而已,他能是正式弟子的对手?”

       被众人一翻嘲讽下来,这数名新弟子也觉得自己的想法的确不太现实。

    “对啊,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而已,一个正式弟子都能把他干趴下,就更别说是五个了。”

    

       没有人再看好林平,都认为他只是在故作镇定,在故弄玄虚。

      雷山几人也是如此,阴阳怪气的道:“小子,你听到没有?他们这些新来的都知道你小子不是我们的对手,你是不是也应该有点自知之明?”

     “这样吧,我们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小子跪下来学三声狗叫,我们就让你走,你看怎么样?”

     “一群白痴。”面对几人一再挑衅,林平真的怒了,平凡的脸上浮现起了一丝怒意。

    他经历过无数次生与死的徘徊。

     但这种被人毫无道理的找麻烦,他却极少经历。

     此时身在其中,他已经赫然发现,对于这些人,不给他们一些教训是绝对不行的。

     “你们真以为自己是正式弟子,就没人可以治得了你们吗?”

    林平沉声道,目光如冷电,再次环视数人一周,有了动手的打算。

     “哦,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打算出手,由你来治治我们?”

    雷山几人嗤之以鼻,压根没把眼前这个只有自己肩膀那么高的少年,放在眼里。

    “我的确是想教训一下你们,只可惜宗里有规矩,不让弟子之间私斗。”

    林平叹气,觉得有些可惜。

     “你小子还真会打蛇随棍上,我们都还没有夸你,你就觉得自己已经成了,如果夸你两句,那你不得上天?”

     雷山几人脸色都有些难看了,林平的话让他们觉得很刺耳。

    “小子,既然你是因为宗里面的规矩才不出手,那你敢不敢与我们一起立下血誓,保证今天的事永远不让宗门知道。”

    雷山几人道,略显忌惮的神色,不难看出,他们也在畏惧宗里的规矩。

     “好。”

      林平很爽快地答应了,当即与几人立下了血誓。

     “小子,你上当了,你知不知道血誓是不可违背的,尤其对于我们修士者,一旦违背血誓,上面的报应就必然会应验。”几人大笑道,脸上升起了得意的神色,很是奸诈。

    小人。

    奸诈的小人。

    一众新弟子将几人的神情看在眼里,涉世未深的他们也不想到什么词来形容这时的几人。

    “上当?究竟是谁上当,现在还不清楚呢?你们现在就开始得意,是不是早了一些?”林平对几人的话完全不以为然,淡定地说道。

    此时的他,身穿黑袍,却纤尘不染,淡定无比,仿若魔神下凡,立在几人中间。

     “小子,你实在太嚣张了,老子今天就弄死你,让你小子后悔都没地方后悔去。”

    雷山真的怒了,他第一个忍不住跳了出来,林平淡定的样子实在让他很讨厌。

      他先前被四人针对,心情本来就极差,这时已经到了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的地步,将真气汇聚于掌中,就向林平拍了过去。

    “真气境八重小成吗?!”一股掌风扑面而来,早已经历惯生死的林平立马察觉出敌人的强劲。

    所谓真气,可是汇聚于修行者百脉之中,一旦百气归元,百脉真气就会化成真元,那么,这个修行者就正式踏入修行一途,成为真正的修士。

   而这时,雷山散发出来的真气,虽然还没有达到九之极数,化气为质,但也达到了八之王数,化气为形的境界,是真气境八重的修行者。

    化气为形的真气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雷山这一掌落在普通人身上,那这个人绝对会被拍得变形,落在大石,大石也得粉碎。

    林平没有硬接,身形向后一错,便退后了两步,硬生生的躲过了这一击。

     “想不到你小子还有两下子,能躲过老子一掌,不过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一击不中,雷山更怒了,双掌齐出,打算左右夹击林平。

    “凭你?!”

     望住雷山那两只手掌如同饿虎扑食般向着自己拍来,林平没有再闪避了,轻轻出了一掌迎上去。

     轰!

     四掌相对,雷山退后数步了,虽然没有受伤,但双掌却在颤抖着。

   “真气境八重巅峰!?”

    看到这一幕,还没有动手的四人都被震惊到了,终于明白林平为什么敢挑衅他们。

     “真没想到啊,这小子还是外门弟子就已经真气境八重巅峰,一旦让他成为正式弟子,必然是炽手可热的人物,受各殿的争抢。”

     几人在震惊之余,身形也后退了数步,再次凝视眼前的林平,只觉得这张平凡的脸庞,在此刻,却不再平凡了。

     “你们怎么啦?还不过来帮他的忙?”

      林平将几人后退的动作看在眼里,一时间,他也有些懵了,直言雷山在自己手中绝对撑不过三招,邀请几人赶紧加入战斗。

   “不,不,不……”

    面对林平的邀请,几人同时摇头,语气中也没有了先前的傲气,尊称林平一声“师弟”。

    “师弟,这是你和他之间的公平对决,无论胜负,我们也不会掺和。”

    “按你们的意思,是让这个小眼睛自己跟我打,你们不参战啰?”林平讶然道,他也想不到几人会这般姿态。

     “对对对,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决定先等你们分出了胜负,再作打算。”几人点头道,态度真的很城恳。

     “呵呵……好一个公平起见。”林平目光如电,几人诚恳的态度,落在他的眼中就像一个笑话,他压根不信。

    “看来你的人缘不太好啊,他们都不愿意帮你呢!”

     林平从容且镇定,谈笑间接连向雷山使出了三招。

     一拳

     一掌

      一腿

      雷山完全印证林平的话,仅仅三招就让他踢趴在地,异常的狼狈。

     “你该庆幸今日有这么多人在看着,现在只是捱一身疼,如果没人在看,明年的今日很可能就是你死忌。”

     林平瞥了地下的雷山一眼,眉宇间那略显失望的神色,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如果不是我们在看着,这个人难道还要杀人吗?”

    有几名新弟子开口了,他们都很震惊,正是先前说林平可能会一挑五那几名弟子。

   “应该会吧。”

     这一次,没有人再反驳这几名弟子的话了,所有人望向场中那个平凡的少年,都被深深的震撼。

    那个人实在太牛掰了,把所有女同胞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这时的他,依旧纤尘不染,那黑袍在阳光的映照下,完全把他的魔神气质衬托了出来。

    实在太可恨了,诸多男弟子都想踹死这个少年,取而代之,自己吸引女同胞的注意。

   

    “我和这个小眼睛已经分出胜负了,你们打算怎么样?一起上?还是公平对决?”在众人还在震撼时,林平却是开口了,转过头望向剩下的四人。

   “师弟,你可不要太过自以为是,可曾听闻,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句话……”四人沉声道,声色俱厉。

 

  “没胆子就是没胆子,不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林平真的觉得很好笑,不过一向对敌人都是一击必杀的他,也没有继续相逼四人,转过身就向宿舍的深处走去。

   

     “牛人啊!”

     望住林平那略显羸弱的身影渐渐远去,不少新弟子脸上都掠起了敬佩之色。

    由始至终,他们都没有一个人能想到这场交锋会以这种方式而结束。

    林平一路走入深处,他也没有再去其他地方,径直回了宿舍。

    在他这届弟子中,他的宿舍可以说得上是极好,足有五十平,虽然已经有数张床位,但目前还只有两人入住。

    回到宿舍前,林平正想走进去,一名少年也正好从里面出来了。

    这是一名与林平相年纪差不大的少年,但与林平那羸弱的身躯相比,这名少年便显得壮实了许多,正是林平的室友。

   此子姓石,名破星,是林平在落日宗唯一的朋友

    而两人之所以能够成为朋友,是因为在进入落日宗之前的一次偶然。

    在那次的偶然下,林平还间接性的救过破星一命。

    “林兄弟,今天怎么快就回来了!”

     这时,破星已经看见林平了,他有一丝惊讶,但还是重新打开那要正要关上的宿舍大门。

     “嗯,你要出去吗?”林平点点头,打过招呼后便走进了宿舍。

     “在屋太无聊了,想出去走走,现在你回来正好,咱们聊聊,也正好解解闷。”见到林平进屋,破星也走了回来,而后行云流水般倒起了一杯茶,递给林平:“来,兄弟,先喝杯茶,解解渴。”

   “破星,我说了你多少次啦?”

    望住眼前这杯还飘着轻烟的茶,林平犹豫了好半响,才接了过来:“虽然我救过你,但这几个月,你帮我做了那么多事,已经足够了。”

   “兄弟,看你说的是什么话?救命之恩岂是儿戏?当初要不是你那几箭,我的小命早没了,这等恩情,又岂是做点小事能报答?”破星看似是有些不悦了,撇嘴表示不满道。

    想起当初的经过,他真是心有余悸,那时他被几头猛虎围住,要不是眼前这个羸弱少年出现,他命丧虎口,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你太过耿直了,以你这性格恐怕很难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修真界存活。”

     林平直言道,虽然他的确救过破星,但他一直都觉得当初只是举手之劳。

     而且自从破星踏入修行一途后,林平就不时对这事后悔。

   

     林平暗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过多的去想往事,这时把话题岔开道:“你不是说有个妹妹叫紫云吗?今天我看见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